首页

搜索繁体

第4章 南宫子峰全面反击花家沦陷

    西禾尊域皇家园商院,一排三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入学校大门,直奔教务大楼。

    学校门口,安保主管夜春看去,迅速拨通了电话,“喂,师父,南宫子峰带人来了学校,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校长”

    夜春挂了电话飞身奔去。

    校长办公室内,陆威海正听着夜春的汇报,办公室门被人叩响。

    “请进”

    教导主任顾仝推门而入,“校长,南宫董事长来了”

    “哦,正主也来了?”

    “是,说是要召开董事会,请您过去参会,在会议室”

    陆威海点头,“好,我知道了”

    顾仝退出办公室,陆威海轻叹,“花董含冤入狱,南宫集团迫不及待就来入场了,大部队浩浩荡荡,来者不善啊”

    夜春瞪眼无话,陆威海起身,“走吧,去看看”

    二人走出办公室,直奔会议室。

    会议室中,南宫子峰高坐主位,左侧是金氏集团董事长金波,金氏集团二少爷金灿,右侧是南宫集团老管家傅忠,教导主任顾仝,随行的还有两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端坐。

    陆威海推开会议室大门,带着夜春走入,见此情况,显然一怔。

    南宫子峰抬手微笑,“好久不见啊老陆,进来坐吧”

    陆威海走去一旁随意坐下,夜春端立身后。

    南宫子峰歪头看去,“这是学校董事会,夜主管还是门外候着吧”

    夜春冷眼看去,陆威海抬手,“夜主管,你先出去吧”

    夜春无奈,退出会议室关好房门。

    门外,走廊两侧站满两排西装革履的安保人员,各个戴着墨镜,胸前挂着胸章,上刻‘南宫’二字。

    夜春见状丝毫不怯,正身而立,双手背后站立门前。

    南宫子峰拍手,开门见山,“好了,今天召集各位到场,临时召开校董事会,原因只有一个!相信大家都听说了吧?花氏帝国集团目无王法,走私贩毒被人赃并获,花天也被传唤入狱接受审查。以前,学校股权三分天下,我南宫集团受人排挤,几乎是无足轻重,骆氏集团远在海外无暇顾及,一直以来都是花家实际掌控着学校的发展,我敬他花家坦坦荡荡一身正气,没想到,竟然是个瘾君子,走私贩毒危害百姓,贻害一方。今天我不得不站出来说说话,为了学校的百年发展,也为了中国老百姓的身体健康,花家这颗毒瘤必须从社会上剔除掉”

    南宫子峰义愤填膺的说着,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陆威海阴着脸,扭头开口,“南宫董事长,您今天来是召开校董事会,不是谁的批斗大会吧?”

    “当然”

    “既然是校董事会,怎么不见其他校董?”

    南宫子峰轻笑,“呵呵,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也罢,为了公平,我已经向警局申请花天出席”

    正说着,办公室大门被人推开,两名民警全副武装架着花天,身后跟着花福,走进会议室。

    花天正坐前方,双手被手铐紧锁,花福端坐一旁。

    南宫子峰抬眼看去,忍俊不禁不禁笑出声,“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忍住”

    花天一眼气恨,强忍愤怒瞪去,南宫子峰一脸得意的笑,“我说花董事长,你也有今天?呵呵”

    花天死死瞪去,冷声怒斥,“拜你所赐!南宫子峰,你先别得意,得意容易忘形”

    “哈哈”,南宫子峰大笑,“好一个得意忘形,我还就是很得意,你能把我怎么样?”

    看着南宫子峰嚣张的嘴脸,花福心有怒气而生,紧握双拳。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南宫子峰正坐,“今天会议的主题是,重新选举校董事会主席……”

    花福开口怒斥,“南宫董事长,你太急功近利了,花董还在这坐着呢,主席之位还未届满,还……”

    ‘啪’的一声,南宫子峰拍桌怒斥,“这有你说话的份吗?他在这坐着又怎么样?一个大毒枭还有什么资格带领学校发展?”

    花天黯然开口,“南宫子峰,这件事谁是主谋,谁是大毒枭还说不定呢!我只是协助调查,并不是罪犯,你就这么迫不及待逼宫上位,有百分百的把握吗?”

    “呵”,南宫子峰冷笑一声,“别急,今天校董事局委任的两位律师也在,鉴于你所犯之罪,董事会主席之职当然是立马废除,所以当然要重新选举了?”

    花天冷眼,“你够票吗?”

    南宫子峰轻笑,亮出一个文件,“你看清楚了,这是骆氏集团前任董事长骆老爷子亲笔签名受让书,还有骆家大小姐的股权转让说明,合法合规,今后由我本人全权代理骆氏集团业务以及各项主权,来,两位律师拿去看看”

    其中一名律师赶忙起身走去,接过资料回身坐下。

    花天心有所知,但还是心底发凉,“这不正是你惯用的手段吗?趁着骆老爷子病重,危在旦夕,你故技重施逼宫上位威迫骆老爷子签字!还绑架了骆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骆家俊,骗走了瑶卿手上的股权,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而已”

    南宫子峰摊开双手,“无所谓,合法合规而已,有证据你去举报我好了”

    南宫子峰摊开双手,“说是三足鼎立平分天下,可是你花家一而再再而三蚕食各家股权,就说在学校,骆家,南宫家还有立足之地吗?”

    说着,南宫子峰甩出几本合约拍去桌上,拍着合约郑重其事说道,“如今,你花家再不是一家独大了,这里是南宫家在学校的股权,还有骆氏集团委托股权再加上南宫燕飞手上的2%,正好是51%,不用算也知道,今后这里,是谁说了算!”

    南宫子峰说的恶狠,眼里霸气侧漏。

    花福再次开口,“南宫董事长,贵公子好像在学校并没有股权架构吧?”

    “你说得对”,南宫子峰讥笑着,“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南宫子峰将其中一沓文件一把甩去,文件顺着平滑的会议桌直奔花福眼前。

    “你看仔细了,燕飞的2%是花痕泪亲手赠予”,南宫子峰双目憎恨抬手指着花天,“也正是这2%才能压倒你花天,哈哈哈”

    花福听闻,惊愕一时,翻开文件看去,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去花天,花天回头看来,花福点头又是摇头深叹。

    看着花天和花福二人呆坐无话,南宫子峰得意非常,“对了,忘了介绍,这位是北京金氏集团董事长金灿,今后要在卧牛镇发展。今天选举新任校董主席,我觉得就没必要投票了吧?本人即刻上任,诸位都没有意见吧?”

    “南宫董事长”,花福再次开口,“恐怕你坐不稳这个位置吧?”

    南宫子峰起身指直花福怒声回怼,“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花福瞪眼起身,花天开口,“福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