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10章 昆医果

    那叫做孟白的男子,是一个年岁约在三十岁的年轻男子。

    他长得有些清秀,面色发白。

    一身修为应在术法六重,身上穿着一件赤红色的道袍。

    道袍之上五颜六色的火焰万分鲜艳,岩浆之中的精华正在每分每刻的被吸收进去。

    “这位道友,可是小蛮山圣尊,五脏观观主楚浩当面?”孟白虽然被掐住咽喉,但是风度不减,缓缓开口。

    楚浩笑的更加开心,但是语气却颇为古怪。

    “小蛮山圣尊这个称呼都是下面人的胡乱吹捧,怎么还传到拜火教去了呢。”

    “楚圣尊不知道?你的名号可是响彻迷雾了,谁都知道你剑指善道沃土,正在积极备战。”

    楚浩,黑刀对视一眼,心中一沉。

    捧杀!

    有人在捧杀他们,但是是谁呢?

    随后又不想了,实在太多了,没必要想。

    “不愧是名门正派的圣子,面对生死危机,仍能淡然自处,这番风度真是让楚某折服。”楚浩笑着说道。

    点出他现在生死皆不由他,摆明态度。

    谁料闻听此言,孟白一笑。

    “楚圣尊!”

    “还是叫我楚浩吧,楚圣尊这个名号我担不起!”

    “楚观主,楚观主也是修行高手,且不知攻守之势顷刻之间就可以逆转的道理?”孟白淡淡的说道。

    黑刀身上刀气孕育。

    “别动,此时激发法力,不就是暗中点灯吗?孟道友,这种小孩子才玩的手段,就不要在我面前玩弄了。”

    黑刀气愤,险些中了他的计。

    上去一脚踢在了孟白的屁股上。

    孟白吃痛,忍不住闷哼一声。

    “楚观主,你应该知道,杀死名门弟子的下场,你和那心魔宗的魔头余孽不同,你名下偌大的疆域,总不至于玉石俱焚吧。”孟白接着打嘴炮。

    这正是楚浩的顾虑,杀死名门子弟必然会被标记,到时瀚海龙宫就真的变成龙潭虎穴了。

    而且这种圣子级别的名门子弟,谁知道身上有没有长辈赐予的法宝。

    但是表面上他却装作浑不在意,反而似乎是好奇的问道。

    “那是血魔宗余孽吗,他真的是要杀你吗?”

    孟白也笑了出来,反问道。

    “不然呢,他莫非有个妙龄的孙女,想要拉郎配不成?”

    近仙八重的神通楚浩是了解的。

    虽然孟白的手段颇为神异,尤其灯下黑这招,真是不错。

    但是真的这么容易就逃走了?

    楚浩怀疑,所以才出言试探,结果只感觉一拳打到棉花上,十分难受。

    他慢慢思索,然后突然道。

    “你不想让人知道你来过这里是吗?”

    孟白面色如常,甚至装作惊讶,疑问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楚浩紧紧盯着他的表情,随后哈哈一笑。

    “黑刀,给我下去找,这里有东西。”

    黑刀闻言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孟白对此表情毫无变化。

    半晌后,黑刀慢慢回来,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没有东西!”

    “都说楚观主谨慎异常,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孟白调笑道。

    楚浩闻言冷哼一声。

    “等一天,等人走干净了,把整座火山搬走,把地脉打碎,我得不到,旁人也别想得到。”

    孟白脸色一白。

    半晌后,似乎认命的低下了头。

    “底下确实有些东西,但是你若蛮力破坏,却注定一无所得,你我合作吧。”

    楚浩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但是合作前,你要答应我个条件。。”孟白突然说道。

    “什么条件?”楚浩询问道。

    “你怎么发现我撒谎的!”孟白问道。

    “我有一门神通,能识别谎言。”

    “你撒谎!”

    “就是这样,你爱信不信。”楚浩脸色一板。

    孟白无奈的低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说什么?

    “跟我走吧!”孟白示意楚浩放开手掌。

    三人一道扎入岩浆之中。

    随着深度加深,岩浆内部已经无法视物,但是楚浩和黑刀都已经是七重修为。

    足够用精神力观察四周,至于孟白,不愧是拜火教圣子。

    在岩浆之中,犹如游泳。

    三人下沉到一定地步,已经来到了火脉之中。

    到了这里,孟白也不确定方位,手中拿出个圆盘来回测量。

    半晌后,终于确定了方向,来到了一处岩壁之间。

    这里的岩石经过岩浆数以百万年的腐蚀,早就坚固无比。

    只见孟白在岩壁上面,轻轻的点了点,一道道法力勾结出一道道特殊符文。

    “火!焰!之!灵!最后一个灵字其实添几笔就是神字了。”楚浩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颇为玩味。

    孟白手一抖,本来已经完成的符文功亏一篑。

    “楚观主学识渊博,佩服。”孟白挤出笑容,继续开始书写。

    果然最后一道实际是神字。

    法阵凝聚,一道黑色的洞口浮现。

    “这是火焰之神?”楚浩有些古怪。

    犹记得,金莲的锻造权柄其实就是火神为了冲击至高,最终卸下的。

    “这是火焰之神的坐化之地?”楚浩问道。

    “怎么可能,火神若真的死在这里,这方圆百万里都将是生灵禁地,有死无生。”孟白白了楚浩一眼,似乎在奇怪他怎么会说出这么蠢的话题。

    “我确实不会杀你,但是你觉得我会不会把你扒光,打你个三天三夜,然后将你赤条条的扔进瀚海龙宫。”楚浩的牙齿闪亮。

    “楚观主真会开玩笑,这里是火神死亡之时,一滴神血滴落在人间化作的火山而已。”孟白率先走入洞口。

    两人紧随其后。

    顿时一股清爽袭来。

    洞内的空气竟然如此凉爽,让人意外。

    三人走了数十米远的距离,豁然开朗。

    一个巨大的山洞出现,山洞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

    中央位置一棵约十米高的古树耸立。

    那古树树干纤细,约莫一人就能环抱,但是树冠茂盛至极,几乎覆盖整个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