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78章 他要入赘?

    听到主子如此客气的话语,风时只感觉大难临头,大冷的天,冷汗当即就冒了出来,期期艾艾的道:“主子……”

    越忱宴却是依旧云淡风轻,“本王过来的这一路感觉马儿似乎想遛遛,不知时护卫可愿意……”

    “愿意!一百个愿意!”风时立即从芸娘身后走出来,狗腿的上前接话道:“遛马这种事,属下最喜欢了……”

    越忱宴正色的颔首,“那就有劳时护卫了,也别走远,就在这院子里牵着走上三四个时辰也就差不多了。”

    “是……嘿,嘿嘿……”风时欲哭无泪。

    芸娘默默地退到了风午身边,用着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我突然发现,世上最不靠谱的就是男人的嘴……”

    这言不由衷的话,他是信口拈来啊。

    风时去了外面牵马,对上风辰那双木然的双眼,顿时有气无力的道:“你想笑就笑吧。”

    风辰:“……”他就说嘴巴用来喝水吃饭就好。

    嗯,引以为戒。

    风时牵过高头大马,脚步沉重的走了进去,开始遛圈儿起来。

    站在一起的芸娘和风午二人眼里有些怜悯。

    风午嘴也不张的道:“眼见为实!”

    芸娘也看着风时,却有些不忍了:“三四个时辰,也不知马儿会不会累……”m.

    风午:“……”她有些心疼风时了,是同袍伙伴的那种心疼。

    芸娘比自家王爷狠。

    风时满心怨念,一想到三四个时辰,他就头皮发麻,望着主子那闲适的进了屋的背影,满眼的幽怨。

    风时的怨念,对于越忱宴来说分外熟悉,只是他却直接无视了。

    若不是照顾他的颜面,就不是遛马了。

    在偏厅里拿了一盏烛火进了盛云昭的东寝房里,绕过屏风,发现盛云昭背朝外的躺在榻上正在睡觉。

    似乎是睡的热了,整条手臂压着被衾,搭在高高的腹部上,呼吸绵长,就连他进了屋,她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越忱宴怕晃到她,将烛火放远了些。

    随即走到榻边,缓缓地坐下,目光有些贪婪的望着她那莹白的侧脸,可片刻间,那眼神里的贪婪变成了心疼。

    是他思虑不周,让她受委屈了。

    他也不吵她醒来,就这么守着她,他便觉得满足了。

    越忱宴贪恋的看了她好半晌,一路奔波的疲倦袭来,他便靠在一旁打算打个盹儿的。

    可是却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盛云昭悠悠醒来,午饭后,越忱宴离开前,让她等他,她便发了小半天的呆的等着。

    直到倦怠至极,便睡了过去。

    只是到底上了些月份,睡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翻身,还是有些累的,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这一声儿令一向浅眠的越忱宴立即醒了过来。

    他怕吓到她,微微轻咳了声,随即坐直了身子,声音轻柔的问道:“醒了?”

    盛云昭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人,多少小小的惊了下,但看到越忱宴竟在身边。

    她面色淡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