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551章 腊八

    孙九清咬紧牙关,神情癫狂,双手死死攥住桌上冰冷的柠檬茶!

    陈献和徐显真二人,皆是心头一震!

    “孙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陈献赶紧追问道。

    孙九清沉痛的闭上眼,说道:“陈献,你还记得当初,我向你讲过,我和贞英的故事吗?”

    “记得。”陈献点点头。

    孙九清和他的妻子贞英相濡以沫,十分恩爱。

    但就在贞英怀孕后,他们夫妻二人,被拉入了剧本中......

    “那你还记得,我妻子是怎么死的吗?”孙九清声音微颤。

    陈献仔细回想起来:“好像是......你妻子将你推开后,被鬼给杀死......”

    说罢,孙九清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上的力道更大,几乎要将奶茶杯捏碎!

    “没错!我亲眼看到贞英,被一只白衣鬼影,给拧成了一堆肉屑!”

    孙九清双眼中,既有恨意,又有悲哀!

    “那黑棺区中,那个被火车碾死的......是怎么回事?”筆趣庫

    陈献脑中,只觉得被一根闷棍,给狠狠敲了一下!

    按理说,如果那些照片呈现的,是扮演者死亡时的样子。

    那么贞英的死亡画面,应该是一堆肉屑的样子才对。

    而不是躺在铁轨上,被火车碾死......

    到底是照片墙说谎?

    还是说,一个人,能在剧本中死两次?

    又或者孙九清出现幻觉,看错了贞英的死亡方式?

    “一个人......能够死两次?”徐显真双手再次插进口袋里,口中咬着吸管,牙齿将吸管咬得“滋滋”作响。

    陈献继续追问道:“那么,贞英被火车碾死的样子,你见过吗?”

    虽然他知道,这个问法很奇怪。

    但是他总觉得,照片墙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放上这样一张照片!

    “这正是我想说的一点!”

    孙九清的呼吸,忽然变的急促起来!

    “其实......我在上个剧本中,再次见到了贞英!”

    陈献和徐显真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孙九清身上,认真倾听着,不想错过任何一点信息!

    “我的上一个剧本,名叫《腊八》。”孙九清说道。

    “腊八?”徐显真疑惑道,“是个节日?”

    “腊八节,又称法宝节,是佛教为纪念释迦牟尼成道的节日。”陈献解释道。

    徐显真微微点头:“我是南方人,我们家乡那边,不怎么过这个节日。”

    孙九清继续解释道:“我在剧本里的身份,是一个偏僻农村的农民,有一个童养媳。”

    “当我看到那个童养媳的面孔时,我惊呆了!”

    “因为她就是贞英!”

    “不仅长得一样,而且名字也一样!”

    “只是有一点不同,贞英当初死的时候,只怀孕了三个月。”

    “但是剧本里的贞英,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孙九清眼神有些恍惚,正在慢慢回忆着剧本中的一切。

    “剧本给我的任务,是保护贞英,让她活着。”

    “但是我发现,我们的屋子里有鬼。”

    “屋子里,只有我和贞英两个人住,但是我发现,有些东西的位置或形状,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有时,是被子上的花纹。有时,是饭桌上的划痕。”

    “我们村子用的手机,都是小灵通,有一次,我的手机忽然自己打起字来,我的神经也更紧张了。”

    “直到有一次,我在屋外的菜园里种白菜,等我回屋的时候,贞英已经浑身是伤了。”

    “我惊慌的问她,是怎么回事。”

    “贞英恐惧的看着我,说是我拿着扫帚,将她打成这样。”

    “可是,我当时是在菜园里,这只能说明,是鬼扮成我的样子做的......”

    “我试了很多办法,想要一步不离的守着贞英,甚至晚上也不睡觉的守在她身边。”

    “但是没用的,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缠住我,不是村子开会,就是院子里有野狗闯入,防不胜防。”

    “贞英在鬼的折磨下,也逐渐变的奄奄一息起来。”

    “当时是十一月份,满山的大雪,当时有个通进村里的火车轨道,也在修建着。”

    “之后,我求了一个算命先生,他给了我一个生锈的铁笼,说每晚子时,用黑狗血浸泡,把贞英关进去,就可以驱逐邪祟。”

    “所以,你就把贞英关了进去,每天猎杀村子里的黑色野狗,”陈献接道,“但是,你把这个笼子当成护身符,绝不肯让贞英离开笼子,所以黑狗血,都是直接淋在笼子上,对吧?”

    “你说的......一字不差。”孙九清叹息一声。

    因为任凭谁,都会那么做的。

    所以贞英每天,挺着大肚子,被锁在满是浓郁腥臭味的笼子中......

    “果然,贞英再也没遭到过鬼的袭击了。”

    “但是,一个月后,十二月八日的腊八节到了。”

    “村民们都在准备祭祀,我也跟随习俗,做了一锅腊八粥,还腌了一坛白菜。”

    “之后,我带着贞英,提着贡品,去佛堂祭祀时,背后忽然有一道声音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去后,又看到了一个贞英......”

    这时,陈献和徐显真二人,都是寒毛大作。

    “......两个贞英?”

    “没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点,就是我身后这个贞英,衣服是干净的。”

    “而我身边这个贞英,因为我每日都向笼子上喷洒黑狗血,所以她身上,也满是血污。”

    “根据你刚才的讲述,这个鬼,应该很擅长变化,如果她想要掉包,应该易如反掌。”陈献立刻就意识到,这个剧本的棘手之处!

    “但是最怪的一点,是她直接向我坦白了,”孙九清说道,“她直接说,自己是假的。”

    “我问她为什么跟着我们,为什么要伤害贞英,可是,无论我问什么,她都不说一个字,只是跟着我。”

    “为了防止身边的贞英被掉包,我紧紧的抓住她,不放心的我,还在她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并记住了牙印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