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尾声

    岳峰被岳王妃叫去了近两个时辰还未回来,许玉珍还没什么,胡嬷嬷等人都忧心不已,岳峰出征这些日子以来在岳王爷的推动下,婆媳两个颇闹了些小矛盾,岳王妃还是岳峰的亲姨母,许玉珍嫁过来夫妻两个又没相处多久,要是岳王妃嘀咕些什么,难保岳峰不会听进去,影响了小夫妻两的感情。

    许玉珍也看出了胡嬷嬷等人的不安,说起来自己现在还未生子,就算是管着这偌大一个王府,看着难免还是立足未稳。

    可是自己还真不是贪图这管家便利,不过是被推上去的。

    大宅子的弯弯绕绕,她所经历的也不少了,就算是岳峰所想有所偏差,她的确能说自己是坦荡荡的。

    许玉珍不自觉地将针线连戳了几下,胡嬷嬷看着心疼,忙夺了她手里的东西,倒了一碗热茶来让她捧在怀里。

    等到岳峰回来,胡嬷嬷等人都有些担心又有些期待。

    岳峰先是冲着里头的许玉珍笑了,许玉珍不知怎么,也不自觉地回了她一个笑。

    想走出来迎她,岳峰率先进来拉了她的手、、、丫头嬷嬷都识趣地避了出去。

    两人坐到塌上,许玉珍亲自斟了茶给他。

    岳峰这才有机会仔细地端详她,许玉珍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声道“怎么了?”

    她没主动提岳王妃找自己的事,岳峰心里说不出的心疼怜惜。

    他同岳王妃相处这么多年,这些事怎么会看不清。

    继子与后母,虽然这后母是亲姨母,岳王妃照顾他没多久,自己就有孩子,慢慢地把他放到了后边,岳王爷顾念着与发妻的感情,还算看顾他,再加上那些妾室与岳王妃当时两相抗衡,反而没人注意他。他才算是安然长大,岳王妃最后站住的孩子就只有岳灵一个,这才想着重拾母子之情,这些年来倒是十分关心他。

    “你这些日子受委屈了?”

    许玉珍不知道岳峰这话的意思,道“倒也没什么委屈,只是我年轻,做事有些不周全,你又不在了,有些事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可能有些办坏了。”

    有些事还是说开好些。岳峰见她丝毫不提。便道“咱们夫妻说话不必避忌。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见许玉珍疑惑地望向他,搂了她道“咱们夫妻才是一体的、、、”

    十日后,许玉珍天未明就起来了。

    岳峰也不好再睡着,跟着也起。只不过有些心疼她道“起这么早做什么?圣旨出来还早着呢。”

    许玉珍边收拾边道“先准备好了才安心,不然临到门口了咱们这边总不能连香案都没摆上,岂不是不恭。”

    接圣旨这种大事岳王爷倒是回来了,其实岳峰升威武大将军不过世官升一级,皇上颁下圣旨只是为了以示荣宠,也是一个态度。

    皇上是这个态度,岳家就不能不重视。

    几天前许玉珍就将府里收拾了一遍,现在也得四处再看看。

    岳峰出到外院去,吩咐奴才打开大门。一干闲杂人等先撵了、、、

    等到时辰差不多的时候,所有人按品大装,等着跪迎圣旨。

    其实对于圣旨上的内容岳峰已经从皇上那里得到了暗示,但是从岳王爷到许玉珍等人都是十分激动。

    岳峰这一次西北立功,不但得到皇上的肯定。消除了一些猜忌,对岳家来说,更是有一个岳峰能够出头,这个意义让岳王爷也兴奋起来。

    只要皇上不是打算将岳家所有的人都圈起来,岳家就还有希望。

    岳王爷不会觉得一个王位就安生了,失去了西北那么多的势力,岳家慢慢地只怕会任人宰割,

    岳王爷满怀着激动迎接了圣旨,宣旨太监念完后,竟反映不过来,知道岳峰亲手接过圣旨,众人起身的时候,岳王爷才本能地笑开了花。

    岳峰被任为西北巡抚使,从实情来说,这个位置可比一个王府世子的爵位实际得多,至少对于岳家来说,无疑是今后立家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