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三百八十三章:大秦疆土

      朝中的这些官员,听着孙问岳的这些话,轻松了很多。

  严刑苛法的废除,并不代表孙杰彻底的放开的管制。

  指望这些文官能够一直保持操守,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必须要让他们懂得,做错事是要受罚的。

  孙杰建立了严格的追缴制度,如果某个官员贪污了一万两白银,除了罚款、刑法之外,他家必须将贪污的亏空全部补上。

  如果补不上,那就必须去做工,必须想尽办法将亏空补上,直到补完亏空之后,才算结束。

  而且,家中有人贪污,后世子孙三服以内,一律不得报考大秦大学,不得进入政务系统工作。

  这可比杀人厉害多了,直接将其子孙后代的前途直接抹杀,让其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

  当孙问岳的声音落下后,约莫十来个呼吸,孙杰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在场的诸位都是朝廷的肱骨之臣,都是朝廷的柱石,有很多人从我起兵时,就跟着我一起了。

  我想,你们也非常了解我的脾气,也非常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崔星河,他是我的学生,是我当初最器重的人,但他触犯了法律,那就必须依律惩处!没有人能够侥幸脱罪,记住,是任何人。”

  孙杰的声音在朝堂上不断回荡,在声音的末尾,看向了孙传庭和杨临。

  “将你们如今掌握的消息,全都念出来吧!”孙杰说道。

  杨临朝着孙杰行了一礼,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走到朝堂最中央。

  面对着满朝文武,杨临的声音如洪钟一般鸣响。

  “崔星河,陕西长安人,少贫,有坚毅……

  其信念败坏,道德沦丧,为一尺之金而抛弃立身之本。

  ……

  经文参院、刑部、大律堂和大法堂各部审核,呈送陛下预览,判处崔星河死刑,立即执行。

  收缴所有不法所得,充缴国库……

  其麾下党羽,皆依律惩处!”

  杨临收起了册子,看向众人。

  “陛下圣明!”

  当杨临选读完毕之后,朝堂上的这些官员们齐声高呼。

  站在这里的官员,有相当一部分是新面孔,究其原因,和崔星河脱不了关系。

  对于这些百官来说,这个惩处最为合适。

  朝会结束,官员散尽。

  杨临带着宣判结果,走进了天牢中。

  省一级以上的官员犯法,都要关进天牢之中。

  崔星河躲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这里阴暗潮湿,北风吹来,如同刮骨钢刀,一下又一下的刮着他的骨头。

  牢房四面漏风,里面奇臭无比,就算是冬天,也能闻到刺骨的臭味。

  寻常人在这里一刻钟都呆不下去,更别说在这里待了很久的崔星河了。

  崔星河将自己的全身都缩在墙角的稻草堆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杨临来到了牢房外。

  崔星河看着走过来的杨临,脸上却多了不少不屑。

  “大人,难道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大人还不明白吗?”崔星河还在那里嘴硬。

  杨临摇了摇头,道:“我刚才让人去给你准备新衣与火炉了!”

  “哼,准备这些又有什么用?我如今落魄至此,有没有,又有什么用?”崔星河不屑的说道。

  杨临看着牢房中的崔星河,一时间有些感慨。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谁又能想到?

  造化弄人啊!

  几个士兵抬着火炉、新衣以及丰盛的食物走进了牢房中。

  火炉中的煤炭熊熊燃烧,为这阴寒的牢房中带来不少温度。

  崔星河从稻草中爬了出来,蹲在火炉前,将新衣裳披在身上。

  随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火炉旁的饭桌上。

  鸡鸭鱼肉应有尽有,甚至还冒着热气,这让崔星河肚子咕咕作响。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丰盛?还没到过年的时候!”崔星河烤着火,说道。

  口腔之中的唾液疯狂分泌,已经忍不住了。

  杨临站在门外,摇着头没有说话。

  崔星河目光当中的光芒渐渐消失,恐惧随即疯狂蔓延。

  “这,这,这是断头饭?!”崔星河一下子被吓的趴在了地上。

  整个人就像是烂泥一样,瑟瑟发抖。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没有人能面对死亡而坦然处之。

  “为何?这是为何?我罪不至死,罪不至死啊,我之前有过那么多的功劳,罪不至此啊!”崔星河踉跄的来到了牢房门口,疯狂的拍打着牢房,大声呼喊。

  “朝廷律令,铁证如山,你又如何能活?!”杨临回道。

  崔星河只觉得自己落进了冰窟,从头到尾,拔凉拔凉。

  牢房中的火炉,此时也失去了威力,抵不住那刺骨的冷意。

  饥饿已久的崔星河,即使在闻到那香味缭绕的饭菜时,也毫无反应。

  他噗通一声跪下了地上,面朝皇宫方向。

  “陛下,陛下啊,您还记得我当初在奴儿干都司的日子吗?我去奴儿干都司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野女真之外,没有什么百姓。

  是我带着那里的军民,将这些野女真从深山中牵出来,然后让他们耕种,安家。我在那里受尽折磨,受尽辛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怎么就因为这么一点事,便让我去死?”

  崔星河失了神,声音哽咽的哭诉着。

  回想着之前的一桩桩,一幕幕,心头更是悲愤交织。

  但他根本没有反思自己,而是将所有的一切,全部算在了孙传庭和卢象升的身上。

  “孙传庭,卢象升,这都是你们的错,这都是你们的错,若不是你们,我何至于此,我何至于此啊!!!”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不甘心,不甘心!”

  崔星河放声大叫,语气中满是不服。

  他疯狂的摇晃着大牢,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只可惜,站在外面的杨临无动于衷。

  “这一切,都是你找的,怨不了别人!”杨临叹道。

  说实话,他确实同情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但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没有人能帮他。

  杨临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大牢中只剩下崔星河一个人,在黑暗中惨叫着。

  ……

  金陵城外,杨临起了一个大早,带着麾下随从,来到了这里。

  一个高台早已经搭建起来,卫兵开始入场。

  崔星河的死刑日期,已经到了。

  这件帝国第一起贪腐案,孙杰要当成典型来判。

  除了必要的审讯之外,其余环节,全部公示,即便是行刑,也要公示,用于震慑人心。

  布置完所有的事情后,杨临坐上了去天牢的汽车。

  汽车行驶在平整而又宽阔的水泥路上,稳健而又平顺。

  杨临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

  天牢之中,缩在角落中的稻草堆里,一脸恐惧的看着中间那些丰盛的饭菜。

  从审判之后到现在,崔星河每天都有丰盛的食物。

  但无一例外,他几乎不怎么吃。

  已经饿的瘦脱了相,身上的新衣也要被扔到了旁边,手里死死的捏着角落的稻草,惶恐至极。

  阵阵脚步声响起,杨临来到了牢房外。

  这脚步声如同巨锤一样,敲打在崔星河的心口上。

  “崔星河,该上路了!”杨临说道。

  缩在稻草堆中的崔星河不为所动,不断的往后顾涌着身子。

  “不不不,我不能死,我不想死!”崔星河惊慌大喊。

  人在面对死亡时有大恐怖,崔星河也不例外。

  “马上就是新年了,难道,难道我连新年都不能过吗?”

  崔星河忽然大喊。

  杨临摇头,道:“这一切都是陛下的意思,你触犯了律法,无人可救,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哈哈哈哈,你这是马后炮,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崔星河癫狂的大喊大叫。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杨临看着崔星河,除了无奈之外,就是悲愤了。

  他本来拥有光明的前途,可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尽管崔星河百般不愿意,终究还是被拉上了囚车。

  在上车之前,杨临命人给崔星河洗了一个澡。

  来是干干净净的来,走就要干干净净的走。

  洗漱完毕,崔星河焕然一新。

  可是他没有任何快乐,依旧心如死灰。

  车辆行驶在道路上,平稳而又稳健,坐在车中的崔星河面如死灰,身体不停的颤抖。

  这条路,通往死亡。

  伴随着刹车声起,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刑场边上。

  崔星河头戴黑色面罩,被士兵从囚车上押了下来。

  高台周围站满了百姓,他们看着这一幕。

  有大骂贪官不得好死者,有高唱孙杰万岁者,也有沉默不言者。

  在百姓那嘈杂的议论声中,崔星河被士兵押上了高台。

  脖子后面插着一个标牌,上面写着:“大贪官崔星河”。

  杨临完成交接任务后,坐在了监斩座位上。

  拿起桌子上的令牌,掷了出去:“时辰已到,斩!”

  崔星河跪在地上,身后的行刑兵验明正身之后,手持98k,瞄准了他的后心与后脑。

  “啪啪啪!”

  阵阵枪声过后,崔星河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围观的百姓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便爆发出激烈的喝彩声。

  从古到今,百姓对于惩处贪官总抱有极大的热情。

  不管贪官是否属实,都是如此。

  “万岁,万岁,万岁!”

  百姓欢呼不已。

  皇宫的宫墙上,孙杰看向刑场方向,皱眉沉思。

  孙问岳站在他的身后,说道:“爹,崔星河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当年单枪匹马去奴儿干都司,最终将那里安定下来,怎么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年幼的孙问岳不知道崔星河因为什么原因变成这个样子,对他的死,心中更多的是疑惑。

  孙杰转过头来,问道:“如果以后是你执政,你会怎样处理这样的人?!”

  孙问岳想了想,说道:“如果以后是我执政,那我也会像父亲一样。”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起初的时候,可能很小,只有那么一丁点,但随着侥幸心理发作,后面就会收不住,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作为皇帝也是一样,要是不能把持住自己心中的欲望,是会出问题的!”

  孙杰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人心,往往无法揣测,做事不能只依靠感性,多想想理性,放在理性的上面多想想,就能发现很多。”

  ......

  崔星河的死,将朝堂上下震慑了一番。

  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出身的官员,都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朝廷又陷入了平静之中。

  在太平洋的对面,一辆由货运轮船改造的船只,停在了美洲的西海岸。

  这是一处没有任何人烟的地方,乱世嶙峋,除了漫长的海岸线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其他的东西。

  船长张大志站在甲板上,举着望远镜,认认真真的看着。

  张大志是海军学院中毕业生,半年前,孙杰给了他一张海图和一艘船只,让他带着人,开着船去美洲。

  这是一艘由近海运输小货轮改造出来的船只,除了必要的动力设施之外,还加装了几门火炮。

  海图是孙杰从现代弄过来,和这个时代有些出入,幸亏张大志的能力出众,不然还真不好说。

  在海面上漂流了好几个月,如今终于到了地方。

  北美大平原,那是世界上少有的大粮仓,占据这里,未来就不用担心粮食问题,更别说南美还有丰富的金银矿。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孙杰都必须占领这里。

  “停止前进,这里水域不明,防止搁浅,剩下的路由登陆艇完成!”

  张大志看向身后的船员。

  “是!”

  这些船员们纷纷将船只上的登陆小艇,放进了海水中。

  以柴油机作为动力的登陆小艇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岸上。

  不久之后,张大志就踏上了美洲的土地。

  看着前方苍苍茫茫的大地,以及在大地上连绵起伏的山脉和丛林,张大志心生豪迈。

  此时,距离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已经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

  今天,张大志带着大秦的士兵,代表着大秦,第一次登上美洲。

  “将国旗竖起来,同时修建宿营地,并且以宿营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侦查周围!”

  张大志转过身来,脚下的脚印坚实。

  大风呼啸,国旗猎猎作响。

  张大志拿着孙杰给他的世界地图,在北美西海岸附近画了一个圈,在上面这道:“大秦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