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破阵

    江羽道:「此片天地乃是阵法拟化的独立空间,既是虚拟的,那么一切有形之物就不应该存在,诸位若再看到像蝗虫,或者别的什么飞禽走兽之物,不必惊慌,必是幻象无疑。」

    「除此之外,此阵还会幻象一些风火雷电或修士的攻击,这个时候,就要靠自己去分辨了,总之,幻化的攻击不会造成任何实质伤害,除非是真正的禁制攻击或修士术法。」

    「我建议诸位在受到攻击的第一时间不要有任何反击举动,以法宝护住自身即可,等确定了是幻象还是真实的攻击,再决定是否反击。」

    「若凭白攻击大阵,灵力将会引发强大的阵法禁制攻击。」

    「唐道友能看破幻象是最好不过了,若确定幻象攻击,便出言提醒一声,以免诸位心下慌张,乱了阵脚。」

    「现在请诸位以我为中心,占据方圆百丈,然后跟着我移动。」

    众人依其所言,在其身边落位,如众星拱月的环绕在他周围,里里外外围了三圈。

    凌婉,许文若两人护在其身旁。

    唐宁与十名元婴修士离他三十丈,组成第一个外圈。

    黄汉江领十名元婴修士据他六十丈外,形成第二个圈。

    郭松林领十名元婴修士据他九十丈外。

    江羽见阵势已列好,手中翻出一颗金黄的圆珠,悬于众人头顶,散发出一个锥形光圈,将方圆百丈之地笼罩在其内,缓缓旋转,向前移动。

    众人则跟着其缓缓而行

    ,金色珠子散发的金色锥形光圈一遍遍扫过笼罩区域,其表面微型的图文符号不时显现。

    行不过数里,突然之间,天地变色,高空之上,诸多幽蓝色火团凭空出现,如同流星雨一般砸下。

    「嘭」的一声大响,一团幽蓝烈焰砸在唐宁头顶的金砖上,化作幽蓝色烈焰将其包裹,眨眼之间,就有数十幽蓝火团砸下,众人身处之地立时化作一片幽蓝火域。

    在幽绿火焰的熊熊灼烧之下,金砖微微颤抖,光芒越来越弱。

    越来越多的幽蓝火团激射而下,方圆数里之地都被熊熊的幽蓝火焰包裹。

    「啊!」一声惨叫传来,只见一名男子的法宝被幽蓝火焰融化,整个人被火焰吞噬,肉身立时就被融化,连骨头都没剩下,元婴连凭逃的机会都没有。

    江羽大声言道:「此乃大阵禁制触发的幽冥狱火攻击,元婴修士未必能撑得住,所有人集中到我身边来,凌道友,许道友,唐道友,黄道友,郭道友,你们守护在外围,顶住禁制攻击。」

    众人听闻此言,纷纷来到其周围,几名化神修士处在最外围,各使法宝,将众人护在里间。

    随着幽蓝火团持续激射而下,唐宁头顶的金砖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剧烈晃动不已,金色光芒亦越来越弱。

    眼看其在幽绿火焰炙烤之下,将要碎裂,他又翻出一件黑色盾牌,散发玄色光芒,将一方之地笼罩在里间。

    ….

    蓝绿火团的攻

    击持续了约莫有一炷香时间终于停止,彼时方圆数十里皆是熊熊的幽蓝烈焰,几人各使术法,很快便将将整片区域烈焰扑灭。

    「江道友,方才的阵法禁制攻击就此阵而言属于什么级别?」苏婉开口问道。

    江羽答道:「我虽了解此阵大略,但也是第一次亲身面对,据我所知,此阵能发动三种属性的术法攻击,分别是雷、火、金,至于究竟能到什么强度我亦不知。」

    「阵法威能与多方面息息相关,譬如阵坛灵力的供给,阵中之人的方位等等,并不能一概而论之,总之大家小心,我想方才的攻击应该不能算是最强攻击手段,这毕竟是五阶上品的大阵,

    必不止这点能耐。」

    「诸位且各自归位,随我慢慢探索此阵,若再度遇到阵法禁制攻击,像刚才一般集中到我身边就好。」

    众人听其所言,又里里外外的将其围绕了三层,在其金色珠子光芒笼罩之下缓缓前进,行不过数百丈之远,突然间,天地又是一阵变色,但见诸多幽蓝色火团激射而下,众人面色一变,纷纷遁光腾起,来到江羽跟前,列成阵势。

    「此为幻象,诸位不必忧虑。」唐宁眼中幽绿火团是一些散乱的绿色光芒,当灵力灌入双目之后,幽绿火团则彻底消失,是以出言提醒。

    几人听闻此言都朝他看了一眼,但并没有因此而防松戒备,各人头悬着各式法宝,将方圆数十丈之地

    护在里间。

    诸多幽绿火团似流星一般落下,砸在几人法宝之上,没有丝毫碰撞声响,火团如幽灵般消失,正当几人松了口气,唐宁眼神一凝忽而沉声道:「不对,并非全是幻象。」

    「唐师弟,你这话是何意?」凌婉疑惑问道,话音方落,只听一声轰然大响,数颗火球砸在几人法宝上,化作熊熊烈焰。

    「幻象之中夹杂着些许真正的禁制攻击,虽然数量不多,一时间我也很难明确指出哪些是幻象凝聚,哪些是禁制攻击。」

    江羽眉头微皱:「叛军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利用幻象打乱我们破阵节奏,让我们草木皆兵,以此拖延时间。」

    郭松林问道:「江道友,我有一事不解,叛军发动禁制攻击是否有必要条件,还是说他们可以随时随刻发动攻击?」

    「只要我们踏入某个禁制领域,敌人就能操控阵法发动相应属性的攻击手段。」

    「也就是说,我们只要不踏入这些禁制区域,就能确保安全是吗?」

    「是这样的。」

    「既如此,我有一个主意,不如我们几人分头行动,测明整个空间所有的禁制区域,然后在绕过禁制区域进行破阵,不知你以为如何?」

    江羽摇了摇头:「行不通的,整个空间大部分区域都能发动禁制攻击,我们根本不可能绕的过去,譬如我们脚下所处的位置,可能方圆几十里都是阵法设置的禁制区域,而此阵的破绽或许就在

    ….

    这个位置,必须进行地毯式侦测才能找到阵法所处方位,从而规划破阵。」

    「且分散行动有可能会被各个击破,叛军是随时可以来到此处空间的,若我们分得太散,他们必会集中力量突袭落单的人员。」

    凌婉疑道:「若我们所处之地是阵法禁制区域,他们能够直接发动禁制攻击,为何还要用幻术做掩护,直接攻击不就好了吗?」

    「阵法的禁制攻击手段并非无穷无尽,就像法宝内储存的某种属性神通一般,且发动禁制攻击需要消耗阵坛的灵力攻击,对于维持阵法的修士而言,亦是一种负担。用幻象配合禁制攻击,可以极大的节省消耗,又能拖延我们破阵时间。」

    几人交谈之间,高空中幽绿火团仍在激射而下,虽然大多都是幻象,但是不是偶尔夹杂着一阵的禁制攻击,使得众人并不敢防松警惕。

    「我们不能在这里干耗,阵法禁制的火球攻击配合幻象,灵力消耗大大缩小,必须想一个破局之策,拖延下去正是叛军想要的效果。」江羽皱眉说道。

    「江道友有何良策?」

    「没有别的法子,只能顶着禁制攻击慢慢侦测此阵,请几位道友给我护法。」

    「好吧!就依江道友所言,你需要我们怎么做?」

    「唐道友既有能够看破幻象的能力,就请护卫在我身边,保护金月珠的灵压勘探,其余人等仍是保持方才阵势,随着我前行,各人相互之

    间多关照一些,如若叛军发起了大范围的阵法禁制攻击,唐道友随时提醒一声,众位则立刻来我身边集结。」

    几人都点头道好,各自率领一队人手按其吩咐落位。

    许文若领着十名修士在三十丈外围成一圈。

    黄汉江领十名元婴修士据他六十丈外,形成第二个圈。

    郭松林领十名元婴修士据他九十丈外。

    唐宁和凌婉两人则护卫在他身旁。

    ———————————

    (明天休息一天,望大家理解。)

    (最近失眠有些严重,精神状态,码字也感觉十分吃力,没法集中,本就码字慢的我,现在更慢了。)

    陈若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