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86章 小天地

      楚燕云他们乘坐的直升机是在天蒙蒙亮时降落在叙国民主军突击旅的一处营地。
  这是一个面积很小的盆地,盆地周边耸立着一些低矮山峦,但盆地里的建筑却规划整齐,与农民居住的村庄有着明显的区别。
  当楚燕云他们乘坐的直升机在营地中的一个小广场上刚刚落稳,一队荷枪实弹的官兵围拢上来,先验明楚燕云他们的身份,接着才细细审视着巴沙德和都拉斯。
  巴沙德虽然还被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臭袜子,但目中的光芒依旧凶狠凌厉,让审视他的叙国民主军官兵都心中一凛,将军的气焰就是不一样。
  再看只是被卸了枪支的都拉斯,别说气势了,在众人的目光中整个人都萎靡起来了,想必心中已经兵荒马乱,于是再也打不起精神,囚徒的觉悟也就十足了。
  眼看为首的民主军军官眼中亮光大闪,楚燕云不由暗暗担忧起来。
  巴沙德是条大鱼呀!这孙子可别想抢功,从而坏了他们的好事。
  当那名军官的目光落到楚燕云他们的身上,脸上又现出了一丝沮丧与失落,那就是人比人死、货比货扔的情感自然流露。
  接着,他才向楚燕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并自报家门:“我是突击旅第三营上尉营长埃布尔,受奥萨达将军指令接待和协助各位。”
  随之,埃布尔有些疑惑的指着被五花大绑着的巴沙德道:“这真是达伊沙头目巴沙德?”
  由于叙国民主军军官几乎都接受过西方军事顾问的训练,几乎都会说英语,埃布尔营长跟楚燕云他们说的便是英语,楚燕云自然能听懂。
  听了埃布尔的问话,楚燕云笑道:“如假包换,这就是达伊沙国的巴沙德将军。”
  瞅着巴沙德目中的凶光,埃布尔心中的疑惑消失。
  但当埃布尔和他手下官兵的目光再次落到楚燕云他们身上,脸上的困惑却是不言而喻的。
  达伊沙国虽然是恐怖组织建国,但巴沙德可是名副其实的将军,楚燕云他们区区六人居然将人家绑架到这里来了,就是亲眼目睹依旧难以接受。
  接下来,埃布尔倒也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有些闷闷不乐的亲自带着手下官兵押着巴沙德朝营房走去。
  楚燕云他们便紧紧跟在后面。
  这时,作为达伊沙军官的都拉斯明显的紧张起来了,在民主军的地盘上,楚燕云能不能保证他的安全难说了。
  楚燕云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同时,楚燕云也是在安慰自己。
  要是人家翻脸,为了功劳把巴沙德抢了,他们一时间也无可奈何,就别说保证都拉斯的安全了。
  进入营地靠西的一座楼房,在前面带路的那名士兵引着巴沙德进入一座大电梯。
  当走在最后的亚巴·哈亚特也进了电梯,前面那名士兵摁了负三层的按键。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电梯很快降到了负三层。
  当电梯门打开,楚燕云明锐的察觉到这里安静得有些压抑,神经随之也绷紧了。
  走出电梯之后,埃布尔上尉不自然的朝他笑了笑,道:“这里其实是专门为巴沙德这样罪大恶极的人量身定制的,哪怕一只苍蝇飞进来,没我们的允许也出不去了。”
  楚燕云陪着他笑了笑,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又闭上了嘴,在这时跟埃布尔抬杠显然不合适宜。
  戒备森严,铜墙铁壁般的死囚监狱都屡遭越狱,楚燕云觉得埃布尔也自信过头了。当然,这也怪不了他,或许他根本没听说过一物降一物。
  闭着嘴的楚燕云默默的想着。
  当埃布尔手下的士兵将巴沙德押进了一间大铁笼子一般的监禁室,先为巴沙德戴上脚镣,才去解开绑着他的绳索。
  在此期间,监禁室外的士兵,还用枪指着巴沙德,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不过,楚燕云看来,有他们在,这也太多余了。
  当一名士兵拔掉塞在巴沙德嘴里的臭袜子又为他戴上手铐,撤出监禁室之后,埃布尔又看向都拉斯,显然是在问要不要将这货也关了?
  楚燕云摇了摇头,笑道:“要是没有他,我们是抓不到巴沙德。”
  于是,埃布尔脸上现出了醒悟的神色。
  那一刻埃布尔显然将都拉斯当成了楚燕云他们派到的巴沙德身边的卧底。
  要不然楚燕云他的成功绑架就说不通了。
  嘴里的臭袜子被拔掉之后,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巴沙德脸上又活泛起来,眼中的凶光还退了下去。
  瞅着他那模样的楚燕云又对埃布尔道:“这位巴沙德将军得帮忙好好款待,我们冒着天大的危险将他抓来是有大用场的,千万别死在这里了。”
  上尉营长埃布尔点了点头,也不多话,领着楚燕云他们就回身折返。他带来的几名士兵都留了下来。
  楚燕云也注意到了,这里不光铜墙铁壁、戒备森严,而且还到处都是监控,也难怪埃布尔会很自信的。
  当他们乘电梯上到一层出了那栋楼房,埃布尔和他身边的副官又带着楚燕云他们朝军营东面走去。
  边走边四下张望的楚燕云看着这座完好的军营,有些想不明白其实是反政府武装的叙国民主军,是怎么从政府军手里夺过来的。
  在这战乱的叙国,属于反政府武装的民主军,和属于恐怖分子组织的达伊沙能攻城掠地、发展壮大,最先的起源都是因为叙国的一场政治危机。
  那场政治危机引发的战乱,才让乘势而起的反政府武装民主军和恐怖组织达伊沙拥有了各自的地盘。
  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相互对立,又有着共同的敌人。
  于是,这关系就有些微妙了。
  跟随着埃布尔和他的副官一路向东,楚燕云他们很快看见数栋四周围着矮墙的小楼。
  不用问了,那里定是军官居住的地方。
  围墙的大门就开在西面,由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卫着。
  跟着埃布尔渐渐走近,那两名士兵立即挺胸立正朝他们敬礼,埃布尔也礼貌性的挥了挥手。
  进了这处带有喷泉,四周栽种着花木的小天地,楚燕云他们都耳目一新,要不是门前的卫兵,这里都不像军营了,看来这里的军官挺会享受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