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692、换与不换

    “冬冬冬。”

敲门的声音响起,德思礼一家被吓得齐齐打了个激灵。

哈利也没功夫再去吓唬他们,一个箭步蹿向了门口,跑去给邓布利多和斐许开门。

佩姬姨妈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哈利的动作,但最终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架着只虎斑猫的邓布利多给迎了进来。

“哈利,晚上好喵!”

?(?≧?≦?)?

斐许从邓布利多的肩头跳了下来,欢快地和哈利打着招呼,然后一双绿色的大眼睛看向了客厅的沙发。

“喵?”

猫猫歪着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德思礼一家。

然后……

“哈——!”

?(?`Д′?)?

“啊啊啊啊啊——!”

“别打我!别打我!”

“我们没有再欺负哈利了!”

三人吓得抱着脑袋大喊大叫起来。

“喵哈哈哈哈哈!”

(?`▽′?)

恶作剧成功的斐许叉着腰,哈哈大笑了起来。

“斐许……”邓布利多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小皮猫的后背,然后看向德思礼一家,替猫猫道歉道:“抱歉,这孩子有点儿调皮,不过请放心,他只是在吓唬你们而已,并不会真的动手的。”

然而邓布利多的话德思礼一家一个字母都不会信,当初弗农就是被还是个小不点的斐许给揍得只能躺在地上装死。

邓布利多也没有在意他们的想法,他随手关上大门,往客厅里走去。

“我上次来过以后,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他一边走一边说:“必须承认,你的百子莲开得很茂盛。”

弗农·德思礼没有吭声。他在确认了斐许不打算动手后,总算是稍稍恢复了一点儿胆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脸警惕地挡在了佩姬和达力的前面……这大概是他唯一的优点了。

“啊,晚上好,哈利。”邓布利多这才想起来和哈利打招呼,他从半月形眼镜片的后面望着哈利,脸上带着十分满意的表情,“太好了,太好了。”

“晚上好,教授。”哈利心情激动地问道:“我们是现在就离开吗?”

“当然,”邓布利多点了点头,说:“只要你的行李已经整理好了。”他瞥了一眼沙发方向,轻笑道:“你的姨父和姨妈看起来并不欢迎我们。”

哈利耸了耸肩膀。

“请稍等,我的行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用冲刺的速度跑到了楼上,并很快就带着自己的行李箱和装着海德薇的笼子,回到了客厅内。

而当他回到了客厅的时候,却发现斐许不知道从哪里将达力的零食都给找了出来,正打算拿巫师界的零食来和他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只不过猫猫选择的零食稍微有点儿问题,所以当他将手中的蟑螂堆递过去的时候,就连一向喜欢吃东西的达力都在哇哇乱叫,佩妮姨妈的尖叫更是要将玻璃都给震碎了。

“你们不喜欢喵?”

(??ω??)?

斐许疑惑地挠了挠头,然后将手中的蟑螂堆换成了巧克力蛙……

“啊啊啊啊啊啊——!

!”佩妮姨妈继续尖叫着。

觉得很有趣的猫猫,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冰耗子。

佩妮·德思礼:“呀啊啊啊啊啊——!

!”

斐许:(??ω??)

然后猫猫又依次取出了滋滋蜜蜂糖、乳脂软糖苍蝇、果冻鼻涕虫、薄荷蟾蜍糖等一系列会动的零食,成功地将德思礼一家吓得鸡飞狗跳,佩妮姨妈喊得嗓子都快哑掉了。

“咳咳……教授,我准备好了。”哈利强忍着笑意,开口道:“另外,斐许,我觉得你用比比多味豆和胡椒小顽童来和达力换会比较合适。”

他心里也是憋着坏呢,比比多味豆那种有可能吃到奇葩口味的零食就不说了,胡椒小顽童可是能够让人从鼻子里向外喷火的。

而邓布利多显然是知道的,但他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

斐许再次挠了挠头,“是这样喵?”

(??ω??)?

然后他就按照哈利的建议,取出了一大盒比比多味豆和三罐胡椒小顽童,推到了达力的面前,并从达力的零食中每种都挑了几个,塞进自己的魔法口袋中。

达力虽然一脸渴望的看着面前的巫师零食,但因为有过当初肥舌太妃糖的经历,所以他没敢伸手去拿,对于斐许搜刮他零食的事情,更是敢怒不敢言。

“很好。”邓布利多站起身来,“那么我们也该告辞了。”

他领着哈利和斐许往大门的方向走去,并顺便用法术将他的行李和海德薇先送往了布来克祖宅。

只不过当他们刚走到客厅门口时,邓布利多又突然回过身来,“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他对被吓了一跳的德思礼一家说:“你们无疑也意识到了,哈利再过一年就成年了……”

“不,他还没有成年。”佩妮姨妈鼓足勇气反驳道:“他比达力小一个月,达力要到后年才满十八岁呢。”

“啊,”邓布利多和气地说:“可是在巫师界,满十七岁就成年了。”

弗农姨父都囔了一句“荒唐”,但邓布利多没有理他。

“十五年前我把他放在你们家台阶上,并留下一封信,解释说他的父母已被杀害,并希望你们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

邓布利多停住了,尽管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松、平静,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怒容,但却切实地散发着一股寒意,让德思礼一家互相挤缩得更紧了。

“你们没有按我说的去做。你们从来不把哈利当成自己的儿子。他在你们手里,得到的只是忽视和经常性的虐待。不幸中的万幸,他至少逃脱了你们对坐在你们中间的那个倒霉男孩造成的那种可怕伤害。”

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都本能地转过目光,似乎以为会看见挤坐在他们中间的不是达力,而是别的什么人。

“我们虐待达力?你这是……?”弗农姨父气愤地说。

可是邓布利多举起一只手示意安静,屋里立刻静了下来,彷佛他一下子把弗农姨父变成了哑巴。

“我十五年前施的那个魔法,意味着在哈利仍然可以把这里当家的时候,他会得到强有力的保护。他在这里不管过得多么可怜,多么不受欢迎,多么遭人虐待,你们至少还很不情愿地给了他一个容身之处。当哈利年满十七岁,也就是说,当他成为一个男人时,这个魔法就会失效。”

他简单地想德思礼一家以及哈利,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要让哈利住在这儿的原因,然后平澹却不容置疑地说道:“我只要求一点:你们在哈利十七岁生日前允许他再次回到这个家,这将保证那种保护力量一直持续到那个时候。”

德思礼一家谁也没有吭声。达力微微皱着眉头,似乎还在琢磨他到底受到了什么虐待。弗农姨父看上去像是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佩妮姨妈呢,却莫名其妙地涨红了脸。

“好了,”邓布利多说完,对德思礼一家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下次再见。”然后,邓布利多戴上帽子,快步走向了大门。

而从弗农他们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应该是希望永远不要再见才好。

“再见。”哈利匆匆向德思礼一家道了个别,便也跟了出来。

“再见喵!”

(?ΦωΦ?)?

斐许也礼貌地朝他们挥了挥手。

不过猫猫抬手的动作,却吓得他们三个再次缩挤在了一起。

三人走出了德思礼家的大门,来到了雾气蒙蒙的街道上。

“好了,斐许、哈利,让我们走进黑夜,去追逐那个轻浮而诱人的妖妇——冒险吧。”

……

?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