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690、蜘蛛尾巷

    有幻影移形这个法术在,远程旅行对巫师们来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只是眨眼的功夫,邓布利多就带着斐许来到了一个河岸边。

河岸不远处有一个已经废弃了的磨坊,磨坊的烟囱还在高高耸立着。

“阿不思,这里的味道好臭喵……”

(?艸?)

斐许用手捂着自己的口鼻,皱着眉头嫌弃道:“西弗勒斯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旁边的河蜿蜒曲折,两岸杂草蔓生,垃圾成堆。河水黑黢黢的,上面漂浮着零散的垃圾和一团团白色的泡沫,水中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和岸边的垃圾堆一起,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气味。

“大概……”邓布利多看向不远处那个高高地耸立着的巨大烟囱,语气感慨地说道:“大概这里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值得回忆的地方吧……”

就在这时,旁边的灌木丛中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一只瘦巴巴的狐狸从里面钻了出来,它的毛发灰扑扑的,很多地方都结成了一绺一绺的样子。

“哇……哇……”

狐狸警惕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然后就小跑着来到了斐许的脚边,发出了嘶哑但是可怜的叫声。

斐许二话不说就拍了个回春术到狐狸的身上,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大块肉干喂给了它。

等到狐狸三两下地将肉干吃完,斐许又用清水如泉变了些干净的水给它喝,并用清理一新将它身上灰泥清理干净,露出了下面没有什么光泽的枯黄色皮毛。

接着,斐许又发动了动物缩小术,将这只狐狸缩小到巴掌大小后,将其给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看着斐许做完了这一切,才说道:“走吧,我们该去找西弗勒斯了,记得别把耳朵和尾巴露出来。”

两人顺着河岸的斜坡爬了上去,一道旧栏杆把河流和一条窄窄的卵石巷隔开了。栏杆的对面,一排排破旧的砖房。

“这边。”

邓布利多左右张望了一下,从锈迹斑斑的栏杆上找到了一处豁口,他快步走了过去,并猫着腰钻过了豁口,来到另一边的巷子中。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房屋之间的小巷,在一排排破旧的砖房之间穿梭着,时不时能看到一两个不省人事的醉鬼躺倒在街头,他们的口袋都被翻了出来,甚至有的衣服都被人给扒掉了,光着上身躺在冰冷的鹅卵石地面上。

“斐许讨厌这里喵。”

(??ˇ?ˇ??)

猫猫皱着眉头说。

这里的环境让他想起了以前在外流浪的时光,然而只是这样的话,斐许虽然不喜欢,但也不会有多少讨厌的感觉,因为更糟糕的环境他也不是没有呆过。

更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给斐许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让他打从心底反感这个地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也不喜欢这儿,但是劝了西弗勒斯好几次,他都不肯搬家。”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是因为没钱喵?”

?ω?

斐许又一次想起了麦格教授所说的“赚钱养家”。

“当然不是!”邓布利多义正言辞地说道:“霍格沃茨的工资可不算低!而且西弗勒斯作为一名精通魔药学的巫师,他是不可能会缺钱的。”

“看样子……西弗勒斯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呢!”

┑(ˉωˉ≡ˉωˉ)┍

猫猫学着赫敏在说他自己时的样子,两手一摊、满脸无奈地摇头叹息道。

邓布利多:“……”

两人七拐八绕地在这些破旧的砖房之间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了一条名叫蜘蛛尾巷的街道。

这条街道和之前的那些街道并没有多少不同,到处是破旧的房屋,房屋的窗户大多都没有玻璃,而是用木板给钉了起来,脚下的路是由鹅卵石铺成的,只不过上面有部分鹅卵石都已经不见或是碎裂了,留下一个个丑陋的坑洞,里面积满了污垢和脏水。

邓布利多领着斐许来到最后一幢房子跟前,这栋房子的窗户难得的使用了窗帘和玻璃,将屋内与屋外隔绝开来。

他敲了敲房门,片刻后,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灰黄色的脸和一双乌黑的眼睛,还有斯内普那标志性的鹰钩鼻。

“西弗勒斯,早上好喵!”

|ΦωΦ?)?

斐许从邓布利多的身后探出脑袋,元气十足地朝他打了声招呼。

“斐许?!”斯内普又惊又喜地低呼道,下意识地将房门打开了大半。

然后他又看向了挡在猫猫前面,显得十分碍眼的邓布利多,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微不可查地冲他点了下脑袋,生硬地说道:“你也来了。”

接着,斯内普让开身子,“进来说吧,要是被住在这儿的麻瓜看到了,会很麻烦。”

“打扰了。”邓布利多微微弯下身子,从那扇略显低矮的门中走了进去。

斐许自然是紧随其后,并且在进去之后就立刻四下打量了起来。

(°ω°≡°ω°)

进门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间小小的客厅,但由于所有窗户都被窗帘给严严实实地遮挡着,这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间昏暗的软壁牢房。

客厅的几面墙前都摆放着几乎将墙壁挡住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籍,其中大部分是古旧的黑色或褐色的皮封面。

一盏点着蜡烛的灯从天花板上垂落下来,投下一道昏暗的光圈,光圈里挤挤挨挨地放着一张磨损起毛的沙发、一把旧扶手椅和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

这地方有一种荒凉冷清的气息,似乎平常没有人居住……不过这样正常,因为斯内普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学校里的。

“西弗勒斯,你怎么会喜欢住在这种地方……这里给斐许的感觉很不好喵,外面的味道还那么臭……”

(??ω??)?

房间内的简陋陈设对猫猫来说倒不算什么,相反,他反而比较喜欢这种昏暗的环境,但外面的环境就让斐许没法接受了,如果可以的话,猫猫还是比较喜欢干净一点儿的地方。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房子。”

斐许抖了抖终于能够放出来的耳朵,想了想如果是自己的话,也是希望住在麦格教授的房子里的,所以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解释。

“那好吧,不过如果你在这儿住得不舒服,可以去斐许家里哦!米勒娃的房子里还有好几个空房间呢!”

?(?ΦωΦ?)?

猫猫十分认真地邀请道。

“……谢谢。”斯内普的嘴唇微微颤动了几下,说。

“斐许,那你欢不欢迎我去你那里住呀?”邓布利多腆着脸凑了上来。

本来斐许是想习惯性地怼回去的,不过一想到这个坏老头可能就要死了,猫猫收回了他的恶言恶语,很是勉强地说道:“你要去的话,也不是不行喵……只要米勒娃也同意。”

(?`ω′?)

猫猫抱着双手,煞有介事地点着脑袋。

尽管斐许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但邓布利多仍然开心得像个一百多岁的老头。

他都有点儿不想被治好了呢。

“你们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斯内普看不得邓布利多那副得瑟的模样,果断地出声打断道。

邓布利多这才收敛了笑容,露出那只焦黑的右手,对斯内普正色道:“之前我被伏地魔给暗算了,来问问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另外,我们的计划可能需要做点儿调整……”

……

?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