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七百八十二章 践行恭送

    有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就是,长安城的权贵圈子真的是权与势交织起来的一张网。

    每个人都是这张网上的一根线,所有的线交织起来,这张网便形成了密不透风的一块利益链。

    在这其中,各家权贵的子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外地的权贵来到长安城,不太容易融入进这个圈子,而这个圈子里的纨绔子弟们若想干出什么成就比较困难,毕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一代人。

    但这群人如果要搅黄某件事,找某个人的麻烦,出手就能彻底拿捏了。

    他们是京城所有乌烟瘴气的源头,是京城治安问题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这群人。

    薛讷和高歧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俩货至今没混到一官半职,高歧认识李钦载以后,也算是洗心革面在家读书,薛讷则成了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可他们的能量却比以往大了许多。

    于家最大的不幸就是,在没打听清楚滕王闺女的底细前,贸然让于隐来长安城提亲。

    长安城当然是李治的,但长安城的另一个圈子里,李钦载绝对有资格占据半壁江山。

    …………

    长安西市的一座酒楼里,于隐独自坐在靠窗的一方矮桌前自斟自饮。

    窗外楼下,便是来往不绝的大街,街的对面是延寿坊。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都里,这片市场人潮汹涌,各自为自己的前程奔波着。

    于隐在喝闷酒,李治今日传来的旨意令他此刻都有些心神不宁。

    韩遂猜测天子不愿见到于家和滕王府结亲,不过猜测归猜测,于隐此刻仍怀着侥幸的心思。

    万一韩遂猜错了呢?

    于隐不愿放弃这桩婚事,哪怕金乡县主跟李钦载的绯闻传得满城皆知,他也不愿放弃。

    家族联姻的利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于隐亲眼见过金乡县主的画像。

    画像是滕王交给于家的,画像上的女子绝色倾城,温婉柔美,五官都恰好长在于隐的审美点上。

    本来联姻提亲于隐是不必亲自来长安的,严格说来于礼不合。

    但于隐自从见过金乡县主的画像后,便辗转难寐,相思成疾。

    没有一见钟情那么浪漫纯情,男人见到任何一个绝色倾城的女人,不管这女人什么性格,什么品行,他都会动心,都会犯相思。

    说白了,于隐对金乡县主就是见色起意。

    眼看要到手的绝色美人,如今却骤然多了一堆不确定因素,偏偏还是来自天子的压力,于隐很不甘心。

    闷酒喝了一盏又一盏,于隐的双目已有些泛红,神情却愈发寥落。

    正在闷头饮酒的他,却不曾注意到,酒楼的酒客们不知何时悄悄被店伙计劝走,楼上仅只剩于隐一人独饮。

    楼梯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一群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走了上来,随意一瞥便看到了于隐。….

    这群年轻人大约十余人,为首的正是高歧和薛讷。

    认出于隐后,薛讷当先走过去,大马金刀坐在于隐面前,目光平静地注视着于隐。

    于隐已有了几分醉意,但神智还是很清醒的,见这群人衣着华贵,气质不凡,于隐心中一沉,想起了韩遂的叮嘱,于是客气地拱手:「不知诸位是……」

    薛讷朝他笑了笑:「我叫薛讷,河东县男薛仁贵是我的父亲。」

    旁边的高歧也笑道:「我叫高歧,申国公高士廉是我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