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两千两百三十一章 花开满城(下)

    四周的神灵兽正欲上前抢回,可是下一刻,洛殇影大声的喊道:“别靠近他,走!”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他们选择相信洛殇影,向前的身影瞬间撤回,迅速撤离。

        天地元素紊乱只是开头,天塌了,地陷了,时间开始混乱,空间开始崩塌,万千变化再瞬息完成,可是洛殇影根本来不及细细感应,下一刻,仿佛整片区域被冻结,一道再寻常不过的冰凌瞬间贯穿了火凤梧桐。

        洛殇影因为护着冰怡茹,被瞬间凝结而出的冰凌擦过了左肩、后背,尽管洛殇影全力抵御了,可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那被接触到的地方像是被咬掉了一口一样,她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就仿佛,那接触的瞬间,力量整个消失了一样,砸在冰怡茹身上,两人一起掉了下去。

        在最中间的暴怒,甚至连一丝惨叫都没有发出来,整个人直接被冰凌撵成了尘埃,那一瞬间,寒冰降临了整个火凤梧桐,满树满枝的枝丫之上开出了冰晶之花,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冰,竟然不寒冷,但是,也不像冰怡茹那样的温暖,这让火凤梧桐之上的凤凰族之人纷纷立足凝视。

        视线所及之处,天空之上、空气之中、树枝之间,冰结遍地,花开满城,未能所见之处,湖泊之中、山峦之间,大地之上、林木交缠之处……一眼望不到尽头,在那天际之外,似乎,整片大陆都陷入冰结之中。

        神之法则,正在动荡。

        远处,樊璎恭敬而立,缓缓说道:“暴怒啊暴怒,非要以身试法,实在愚蠢。”

        “反正他自己体验过了也就明白了,不过,你确定不会伤及根本?他这样直接的握及……祂的力量,似乎,不妥。”闫王军奇怪的问道。

        “自从那个冰丫头的事情之后,我还是不放心,我就想着试探一下,如果暴怒真的伤及本源了,那么就证明祂还在,如果祂没在,只是依靠那滴血,暴怒便不会有事。”樊璎身上衣裙飘散,平静的说道。

        “唉,那就是暴怒活该了。”闫王军轻轻的摇头。

        “你,你们……”一个声音在一旁传出,两人缓缓看过去,虚魂状态的暴怒愤怒的道:“你们提早知道这件事了?”

        “这是常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你让我们明白了,祂是真的不在了。”樊璎淡漠的说道。

        “樊璎!”暴怒大声的吼道。

        “那么大声做什么?这不是你自找的吗?”樊璎平淡的说道。

        “你……”暴怒指着樊璎,樊璎平淡的看了它一眼,“暴怒,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一次,分明就是你自己擅作主张,自己找死,别怪到我头上来。”

        “那你就应该提醒我!”暴怒极怒的说道。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为何要提醒你?”樊璎冷酷的看了它一眼,“自己愚蠢,怪不了任何人!”

        “你!”暴怒刚想冲上去,旁边的闫王军将它拦下,暴怒瞬间喊道:“懒惰,你什么意思?你也要拦我?”

        “暴怒,我并没有觉得樊璎说错了,这确实是你自找的,你自己应该清楚,那滴血,不是我们该碰的,可是你依旧去碰了,破坏计划的,是你。”闫王军清冷的说道。

        “好,好,你们很好!”放下狠话,暴怒直接离开。

        闫王军平淡的说道:“它这情况,实在是弄不清楚啊。”

        “它保留的怒气太多了,不知是何原因。”樊璎轻轻的摇头,随即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

        “行,你自己注意。”闫王军也不停留,转身就走,他其实完全不用担心樊璎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蓝叶枫整个人处于懵的状况,这是什么?这是冰啊,先不说能不能在火凤梧桐之上弄出这么多冰,你看看这冰都在什么地方,穿透了整个火凤梧桐啊,你,你冻一个我看看?

        冰花在空中散落,遍地冰晶,那贯穿了火凤梧桐的冰晶折射着奇异的光线,所有人既惊又喜的看着,尤其是对姑娘家,这有种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梧桐宫之中,刚静下来的师父崖弟子立刻又冲了出来,能出来的几乎都出来了,看着那开满了整个火凤梧桐的冰晶之花,集体愣在原地。

        “师伯,师伯……”他们突然间听见了一个着急的抽泣之声,脸色微变,迅速冲了过去,正看见冰怡茹抱着洛殇影在那里哭。

        “茹儿,茹儿你怎么了?”道天姬凌尘故最先靠近,看着浑身是血的洛殇影,满脸的惊色,谁伤的那么重也不可能她伤的这么重啊?

        “师伯,师伯,我,我……”冰怡茹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道天姬赶紧安慰她,“没事没事啊,不哭,不会有事的,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本来,本来我们是把那滴血送回去的,可是暴怒突然间冲出来,抓住了那滴血,然后,然后那滴血就突然间产生了异变,就,就这样了,师伯她,她只是被那突然间出现的冰晶碰了一下,就,就……”

        一下子冰怡茹哭的更惨了。

        “冰?”道天姬缓缓抬头,周边所有师父崖弟子纷纷抬头,这些都是因为那滴血弄出来的?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出来,“啊呀!”

        所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冰怡茹,先前还在自己面前浑身是血的,不对,是现在依旧浑身是血的洛殇影,那后背像是被啃掉一块的眼见着去了半条的洛殇影竟然直接站了起来,那仿佛切开了肩膀一样的伤口已经不复存在了,后背的伤口光洁如玉,一点都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你,你……”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看错了,刚才的那个,是假象?

        洛殇影捂着自己的后背,不是假象,她自己感受的可没有错,那种真实的感觉可不是假的,可是,那样几乎可以影响自己性命的伤口,转瞬复原了,这是怎么回事?洛殇影自己执掌生命法则,这她可做不到,那这是……

        冰怡茹眼泪还没下去,弱弱的开口,“师,师伯……”

        “我没事了,你别在意。”洛殇影缓缓挥了挥手,随即道:“暴怒,我真是,下一次,我一定要拆了你……”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凌尘故奇怪的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暴怒肯定不想那滴血就那么随意放回去呗,所以才想着送回去的时候抢回去呗,结果……”洛殇影缓缓抬头,也不用洛殇影多说,看着冰花遍地,就都明白了。

        道天姬给洛殇影披了一件衣裳,打量着她身上的血迹,很是担心的道:“赶紧回去换身衣裳,你这样子看上去太狼狈了。”

        “狼狈就狼狈吧,那玩意,简直不是人所能抵抗的……”洛殇影稍微活动了一下左肩,艰难的说道。

        道天姬突然想起来,看向冰怡茹,无奈的轻笑,“如果,你不是那个特殊的人,你擅自抓取那滴血,想来这就是唯一的后果了,下一次,可还敢乱拿东西?”

        冰怡茹疯狂的摇头,就连师伯都伤的那么重,更别说她了,“不会了不会了……”

        “你啊,也得回去好好洗洗了,血是真的啊。”凌尘故将冰怡茹扶起来,细细打量了一下,“难得看见师姐那么狼狈,好呀!”

        “想挨揍直说。”洛殇影一下抬眸道。

        “略略略……”凌尘故冲着洛殇影做着鬼脸,周围众人大笑,算是劫后余生的欢喜吧。

        洛殇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随即就看见了几个可以算得上是重伤之躯的师弟师妹,就有了宣泄的口子,“谁叫你们出来的?不要命了?”

        “……”几个莫名躺枪的师弟师妹们。

        在洛殇影发飙之前,傅雪穆天岚等几个空闲看护的人赶紧将几个伤员抱起来,撒开脚丫子就跑。

        “师姐,我们马上帮你把他们带回去啊,您别生气。”傅雪大声的喊道。

        “哎哟哎哟,你轻点,我这没被斩死也要被你颠死了。”南知柳被抖的有点难受。

        “你是想被师姐揍还是现在跟我走啊,少废话,跑了跑了。”傅雪两条腿都快跑没影了,真的是怕晚一刻就被师姐捞回去。

        洛殇影目瞪口呆的看着,指着前边说道:“嘿,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这跑的真快啊。”

        “行了,知道他们怕你了。”道天姬轻轻笑着,随即问道:“所以,究竟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洛殇影正色着,轻轻的摇头,“那道冰里面,蕴含了破坏与生命,当破坏侵入我身体的时候,我完全无力抵抗。”

        “那一瞬间,我能感觉到,那里面涵盖了我能想到的所有力量,我就感觉,就那一小会儿,我仿佛经历了一次毁灭,真是……”洛殇影咬着牙看了一眼,“不过,这毁灭之后,就是庞大的生命之力。”

        “那是我理解不了的生命之力,就像是与那毁灭的力量相反,将那毁灭的力量顿时换了一个遍,我的伤,也就瞬间好了。”洛殇影摊了摊手,这一瞬间毁灭与生命切换,洛殇影也弄不明白啊。

        众人陷入了沉思,道天姬轻盈的道:“这就是那滴血里面蕴含的力量吗?太恐怖了……”

        蓝叶枫被推了过来,一路着急的喊道:“什么什么,这什么情况啊……”

        然后一下看见满身是血的冰怡茹,一下愣住,紧张的问道:“不是,你这,什么情况啊?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这,这不是我的血。”冰怡茹摇头道。

        “那,那这是怎么回事……”蓝叶枫紧张的问道。

        “因为那滴血……”冰怡茹简单的跟蓝叶枫说了一下,他整个愣在原地,一下说道:“搞我啊!”

        “没,没骗你。”冰怡茹难得娇弱的说道。

        这样凌尘故就不愿意了,一个眼神直接丢给了蓝叶枫,“你什么意思啊?这又不怪茹儿,你这凤皇是不是当上瘾了,欠揍啊。”

        “不是,我这不是冲她啊,不是不是……”蓝叶枫赶紧解释道,可是,面对一力护短的师父崖弟子们,蓝叶枫这是有八张嘴也不够说的。

        蓝叶枫无奈的仰天,“苍天啊,救命啊……”

        “这冰晶,要怎么解决?难道要它一直存在着?”冰怡茹向一旁的凌尘故询问道。

        “我不知道啊,不过,这存在着也好啊,也没啥影响嘛,就当一处风景了。”凌尘故随意的说道。

        “我觉得不行!”蓝叶枫抽空插了一嘴。

        凌尘故刚想开口,一旁的星晓豪忽然开口道:“恐怕,不需要了。”

        “啊?什么意思?”所有人看过去。

        只见星晓豪缓缓抬起手,在前边的冰晶之上轻轻一捏,那唯美的冰晶瞬间破碎,晶莹四散。

        一旁的人都呆住了,凌尘故呆呆的问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来是因为那滴血回归火凤梧桐的缘故吧,所发生的一切,皆成为了过去式,所以,一碰就碎。”星晓豪轻轻的拂袖,旁边那巨大的冰晶在那轻盈的风劲之下瞬间挥散。

        一眼望去,满是晶花散落,凤火鸣红,寓意着火凤梧桐的新生。

        /92/92411/31314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