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67 番外(4)婚礼

        “新娘把头靠在新郎肩上, 对笑得甜蜜一点”

    咔嚓。

    “新郎扶着新娘的腰, 新娘头抬起一点, 看新郎的眼睛, 深情对望不是深情,深情知道吗?哎新郎是不是欠了新娘钱?对对对就这样!保持住!”

    咔嚓。

    “新郎单膝跪地, 右手握着新娘的手”

    “噗,”苏淼忍不住笑出声来,“尬死了,我不行了!”

    程驰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抓了一手发蜡。

    他走到摄影师身边:“不好意思相机能借我看一下吗?”

    “电不多了,拍完这里还要去思南公馆拍一组,你别看太久”摄影师以为他要预览,咕哝着把相机递给他。

    程驰接过相机,调了下光圈, 四下环顾了一圈, 走到一棵高大的樟树下, 对摄影师招招手:“麻烦你站在这里。”

    说完把相机还给他,自己牵着苏淼的手走到河边,观察了一下她脸上的光影,把打反光板的助理叫过来,帮他摆好位置,接着自己在苏淼身边闲闲一站, 微微低头, 对摄影师道:“就这样拍吧。”

    摄影师看了眼被改过的参数, 哼了一声摇摇头:“这样拍出来不行的。”

    “没关系,拍吧。”苏淼笑着对程驰挤挤眼。

    摄影师不情不愿地按了下快门。

    同一个地点拍了几张,换了个地方,程驰如法炮制,几次一来,摄影师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不是瞎来吗?专业摄影跟你们业余玩票不一样的,到时候成片效果不好你们又要来找我”

    “咳咳”苏淼笑着勾住程驰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程老师你被鄙视了,人小哥还挺有艺术坚持。”

    程驰捏了捏她鼻子,对摄影师道:“不好意思啊,不过说到底照片还是我们自己看的,还是得自己喜欢才行,业余点倒没关系麻烦理解一下,拜托了。”

    摄影师见他好声好气的,毕竟人家一分钱没少花,只得无奈地摇摇头:“行吧,你们开心就好不过说好了,出来照片不好别怨我。”

    程驰一口答应。

    拍完最后一个外景地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一行人回了摄影工作室。

    两人去换衣服,摄影师则把原片倒进电脑里,以便他们一会儿选出需要精修的六十张。

    苏淼迫不及待地把扒下两层假睫毛,去洗手间卸了妆,长出了一口气:“都快闷出痘了”

    “去挑照片吧。”程驰安抚地拍拍她的肩。

    两人和摄影师一起在显示屏前坐定,一张张翻开照片,把选中的拖到新文件夹里。

    看着看着,摄影师的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挑完照片,把所有原片刻了光盘,摄影师欲言又止道:“那个你们的照片能不能给我们当样片?让我们发发微博、微信朋友圈和点评什么的”

    “哎那多羞耻。”苏淼连连摇头。

    “考虑一下嘛美女,”摄影师恳求道,“这单不收你们钱,再送十张精修怎么样?真的难得碰上你们这样郎才女貌的客户,帮个忙呗。”

    苏淼正要拒绝,一听免单立即来了个急刹车,皱了皱眉头,一脸勉为其难,实则心花怒放:“那行吧”

    他们上个月刚付了新房首付,欠了二十年贷款,正是人穷志短的时候。

    出了工作室,苏淼伸了伸酸涨的腿,捏了捏程驰的腮帮子:“小白脸程老师,多亏你长得好,帮咱们省下九千块钱。”

    “哪里哪里,主要是领导漂亮。”

    “别溜须拍马啦,领导不跟你抢功劳。”

    新娘子只要底子不是太差,画个大浓妆捯饬一下拍出来都差不多,新郎官拯救起来就难了,像程驰这样肤白貌美身材好气质佳的的确很难碰上。

    两人在街边等车,苏淼揉了揉腰长叹一声:“我的妈呀,累死了,结婚真是个体力活”

    程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本护照大小的牛皮封面笔记本和钢笔,翻开本子打了个勾:“这才完成一项,后面事情多得是,明天约了上午九点去试婚纱,下午两点和婚庆碰一下,四点见甜品师。”

    苏淼“嗷”了一声:“累死了累死了,不行,今天我得喝啤酒吃烧烤,吃饱了才有勇气面对人生”

    “”程驰欲言又止,“还要督促你减肥吗?”

    苏淼算了算:“还有四个多月,不急不急,离目标还有几斤来着?”

    程驰把记事本往前翻了两页:“上个月4号还差27公斤。”

    “那还行嘛。”苏淼乐观道。

    “这个月10号刚称过,离目标35公斤”

    “真的假的!我看看!”苏淼把头凑过来,“卧槽!都怪你!不行不行,得吃个烧烤压压惊!”

    “”

    吃完烧烤回家,两人顺道去物业取了白天到的快递。

    “是我爸寄来的,正好今晚挑一挑,”苏淼拿起沉甸甸快递盒晃了晃,“好像有不少呢。”

    回到公寓打开灯,苏淼迫不及待地拆开纸盒,取出用牛皮纸包着的厚厚一叠老照片。

    “哇!程老师你小时候怎么那么萌啊!好想捏一捏!”苏淼拿出张两人夏天坐在凉席上大眼瞪小眼的照片,对着程驰晃了晃,“挑出来的放旁边,一会儿再选第二轮。”

    程驰笑眯眯地抽出一张:“这张必须得要。”

    苏淼伸过脖子看了一眼:“滚!”

    那是两人婴儿时期的合影,照片上的自己抱着程驰的脚啃得津津有味。

    “啊,好怀念,这是我们两家一起去苏州拍的吧,我的连衣裙好土哈哈”

    苏淼一张一张翻过去,合影大多是小时候的,到小学高年级就渐渐少了。

    “这是我们上初中第一天,我爸拍的,”苏淼点点照片上程驰的脸,“你那时候还比我矮半个头呢,好正太!”

    “现在比你高就行了。”程驰眯着眼睛摸摸她的头。

    “哎,这时候已经发胖了。”苏淼看了看照片右下角的日期,是他们读初三的时候。

    她毫不犹豫地把照片扔进落选的那堆里。

    “不是挺好的嘛,”程驰把照片重新拿起来看了看,“胖胖的也好看。”

    “才不要,黑历史”

    苏淼端详了一会儿,照片是在她家拍的,那阵子苏益民买了个新的傻瓜相机,大约是闲着没事随手抓拍的。

    照片上的两人并排坐着写作业,她一脸冥思苦想,程驰侧着头望着她笑。

    苏淼的目光在那个微笑上流连了好一会儿:“好吧就留着吧,黑历史也是历史”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总算选出二十来张从小到大的合影,由程驰扫描了电子版,加上学农时金丝猴的大作一起传给了婚庆。

    第二天上午,他们一起去约好的工作室挑婚纱。

    苏淼在一件平肩大A款和一件鱼尾款之间难以抉择。

    婚纱工作室的小姑娘极力推荐鱼尾款:“美女你这身材不穿鱼尾真的浪费了。”

    “也是,”苏淼大言不惭,“但是那件也好看哎”

    “试穿一下嘛。”小姑娘建议道。

最新网址:www.wx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