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39章 诡异停尸房

    鲁清滢怎么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失踪?

护士整个人都懵了,脸色煞白,嘴唇颤抖。

这责任,她可付不起。

她结结巴巴地说:“不对啊,半个小时前我来查房,病人都还躺在床上睡觉。”

刘厚皱了皱眉:“这期间,有没有人来看望过她?”

“没有。”

“不可能有。”

鲁清涵和护士同时摇头。

鲁清涵心里乱的一逼。

自己和妹妹相依为命,在春城举目无亲。

不可能有人会突然来看望妹妹,甚至将她带走。

何况现在妹妹还在观察阶段,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突然失踪,怎么想都不对劲。

眼见病人家属情绪不对,护士倒是很有应付的经验,连忙道:“我去安排人手找一找。病人应该还在医院中,没走远。

说不定只是自己去上厕所,或者偷偷溜到外边透气去了。”

说完就溜,怕家属情绪更激动。

鲁清涵在病房里走来走去。

刘厚倒是很冷静,翻开鲁清滢的被子,摸了摸。

被子深处还残留着余温。

鲁清滢确实没有走远。

甚至枕头下方,还有拔头鬼的气息。

一抬头,刘厚看到了病房中的监控。

用力扯了扯六神无主的鲁清涵:“我们去调监控视频看看。”

“对,对对。还有监控。”

鲁清涵连忙找来护士长,让她带自己去查监控。

护士长哪里愿意。

鲁清涵冷哼一声:“人是在你们医院弄丢的,你们脱不了关系。现在我只是要调查监控,再不配合,我就要不客气了。

跟你说,我在春城的人脉也有一些。”

要说人有时候就怕遇到鲁清涵这种肯闹的,三言两语下,护士长投降了,请示了领导。

估计刚刚的护士也通报过,领导很重视,再加上鲁清涵确实有些能量。

便同意了。

护士长带着刘厚和鲁清涵两人来到了监控室。

调出了监控查看。

一看之下,就连护士长都震惊得脸色惨白,吓得够呛。

只见监控视频中,病床上熟睡的鲁清滢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猛然醒了过来。

“姐姐?”

鲁清滢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边笑,一边看向一旁。

居然在喊姐姐。

可监控屏幕前的三人分明能看到,她的床边上,空无一人。

鲁清滢,到底在叫谁姐姐?

一瞬间,鲁清涵只感觉全身毛骨悚然。

视频中的鲁清滢侧耳倾听着什么,开心地笑起来。

明媚的笑容在这场独角戏中,越发的诡异:“太好了。姐姐,你已经将刘厚先生请来了吗?

好的,我这就和你一起去见他。”

说着就要站起身。

女孩用手卖力地撑起自己的下半身,想要将脚放到地上。

只不过几个动作而已,虚弱的她却做得气喘吁吁。

于是她又抬头,苦笑道:“姐姐,我动不了。麻烦你帮我一下。”

接着,更加骇然的一幕出现了。

仿佛空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将鲁清滢给扶了起来。

鲁清滢站直身体,像是想起了什么:“等一等,姐姐。我还要拿一样东西给刘厚先生。”

说完从枕头下摸出了一把黑漆漆的小纸伞来。

这纸伞正是刘厚交给鲁清滢,装着拔头鬼阴身的凭依物。

女孩左右摸了摸,没在身上找到衣兜。

只好顺手将小纸伞往心口之间一藏,轻轻拍了拍:“走吧。”

空中那股无形的力量,扶住鲁清滢跌跌撞撞地往病房门外走。

姿势僵硬,模样诡异。

她大半个身体全都依靠在虚空中。

根本就不符合人体工学。

“这,这是怎么回事!”

护士长感觉自己的医学观和世界观都受到了重创。

“有东西骗走了我妹妹。”

鲁清涵也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难以用科学解释。

只有刘厚一眨不眨地看着屏幕,脸色铁青。

身旁的两人虽然看不到,但是刘厚却能看得十分清楚。

扶住鲁清滢的,哪里是什么空气。

分明是一串锈迹斑斑的铁链子。

那铁链装成了鲁清涵的模样,究竟想要将鲁清滢骗到哪里去?

监控视频中,当鲁清滢走到房门口时。

沉重的病房门,咯吱一声,居然自行打开了。

“嘘,姐姐,轻一点推。”

被门发出的巨大摩擦声吓了一跳的鲁清滢用手抵住自己的小嘴,嘘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护士和医生都不准我自己下床,咱们偷偷溜出去。”

接着她就保持着这种怪异的姿势,走出病房,来到了医院四楼的走廊。

偷偷摸摸,小心翼翼。

最终消失在了走廊尽头的电梯里。

监控视频就从这里断开了。

看完监控的三人,只感觉从脚底窜起一股恶寒,浑身打了个冷摆子。

护士长的额头上不断地流出斗大的汗滴,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怎么看,鲁清滢都像是中邪了。

“护士长,这部电梯,通往哪里?”

刘厚指着鲁清滢走进去的那座电梯。

电梯的位置很偏僻,几乎位于监控的死角了。甚至普通的病人根本就很难注意到这里还有一部电梯。

也就是说,这部电梯,根本就不是给病人用的。

而是医院的某种内部电梯。

不问还好,一问,护士长就止不住的又打起了冷摆子。

脸色极为难看,好半天才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这电梯,通往停尸房。”

“停尸房!”

鲁清涵尖叫了一声:“我妹妹为什么要去停尸房?”

“又或者说,有东西,故意要带你妹妹去停尸房。”

刘厚脸色也不好看,当即道:“护士长,能带我们去停尸房瞅瞅吗?”

“这个,我,我要问领导……”

护士长结结巴巴的说。

“问个屁,现在就去。若是我妹妹有危险,我一定要告到你们医院破产。”

鲁清涵厉喝道。

估计护士长也觉得事情很诡异。

一个腿脚不便的女孩子自己跑去了停尸房,怎么想怎么都危险。

若真出了什么事,确实不好交代。

她不敢太浪费时间,便自己做主,带刘厚和鲁清涵急急忙忙的朝停尸房的电梯赶去。

一上电梯,刘厚就咦了一声。

这部通往停尸房的电梯中,有两股阴气。

一股强大,一股虚弱。

虚弱的那一股,刘厚熟悉。

正是拔头鬼的。

怕是拔头鬼为了救鲁清滢,在电梯里和那锁链邪秽又斗了起来。

只不过它的阴气已经很虚弱,最终没能阻止邪秽带走鲁清滢。

刘厚的心猛地沉入了谷底。

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

那锁链邪秽究竟想要做什么?

明明是要勾走鲁清滢魂魄的,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目的。

将她骗到医院停尸房中去呢?

还是说,停尸房中,藏着那锁链邪秽需要将鲁清滢诱骗过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