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54章 弟弟之死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林渊陪着华洛瑶来到了海边的三十三号造船厂。

    这片地区早就已经被资本所抛弃,所以形成了一大片的工业废墟。周围到处都是垃圾,因为缺少维护,通向这里的道路也到处都是裂缝,所以车子在这里走的时候非常的颠簸,华洛瑶开着车眉头紧锁,得到了自己弟弟的消息之后,他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觉。

    “林大哥你说如果我的弟弟出现了危险怎么办?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此时这女人的脸上都是担忧,林渊只能不停的安慰着他。其实他心里面应该也清楚。发生这样的事对方撕票的可能性非常的巨大。

    因为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个小老弟都是活不下去的。毕竟是从实验室里面逃出来的人。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如今想要这五百万。估计也是里面出的叛徒。想要拿最后一笔钱然后跑路。

    可就算是叛徒,他们也应该清楚这样的人根本不应该放出来,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放出来的也许只是消息,或者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当他们来到三十三号造船厂的时候,这里到处都是杂草,旁边还有一只又一只的小老鼠,不停的啃食着周围早已经腐烂了的东西。

    可以看得出来,这里荒凉一片早就已经没有人居住了。而在他们跟随着地面上的标记,一步一步的来到了一处库房里的时候。

    却立刻发现这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白色的袋子,而袋子刚好是一个人的大小,但这个袋子却一动不动的被丢在那里。

    看到这一幕之后,二人的眼睛突然瞪圆了起来,因为这周围并没有别人的身影。

    华洛瑶赶紧跑了过去,打开了袋子一看,没想到这个袋子里面装着的。果然是自己的弟弟。

    她颤抖着手摸向了自己弟弟的鼻子,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呼吸和体温了,面色苍白应该是失血过多死掉的,而且死亡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十分钟,因为现在体温虽然还很低,但却依旧有着余温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弟弟姐姐会救你的,你为什么……”

    华洛瑶此时六神无主的看着周围那种无助的神情和慌张的表情。令人伤心极了,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向了,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林渊的时候,立刻抓住了他的双腿,大声的哀求了起来。

    “林大哥,求求你救救我弟弟,我知道你的医术高超,一定可以救活我弟弟的对不对!”

    这个时候林渊闭上了眼睛,虽然自己的医术能够治疗很多的疾病,可是并不能起死回生啊。面前的这个人已经彻底的死亡,根本回天乏术。

    看到了林渊的表情之后,华洛瑶也清楚的知道,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她的目光看向了周围。她不明白,明明对方想要的是钱啊,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弟弟置于死地?

    就在这个的时候,一直摆在前面的一个喇叭,突然响起了声音,声音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就是生怕他们认不出来一样。

    “怎么样惊不惊喜,这可是我特意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啊,哈哈哈。”

    这个声音林渊一下就听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元武门的少门主王乾坤。

    他也没有想到元武门被打散了之后,这家伙竟然还能够跳出来继续作妖。

    此时喇叭里面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反而是这个女人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她不敢相信的这一切。

    明明自己已经带了足够的钱满足了对方的目标,可是到头来竟然这一切都是对方的阴谋而已,自己的弟弟死掉了。虽然从小到大两姐弟的关系并不好。

    可是这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亲人啊,如今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无论如何都是让他无法接受的。

    “哭吧,哭吧,你哭的越伤心我就越开心,我要让你们一下一下的体验我所体验的痛苦!”

    “都是因为你们这些杂碎,我被外面的那些人追的跟狗一样,如果不是你们,我还是响当当的少门主。如果不是你们,我早就已经站在了权力的巅峰!”

    此时的王乾坤像疯了一样的叫嚣,而且这样的嘲笑,在林渊听起来有些刺耳,于是他踢起了地面上的一块石头,把喇叭打了个粉碎。

    本来以为是对方的内部出现了叛徒,可是如今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最后只是过来收尸的而已。

    华洛瑶自己抱起了自己弟弟的尸体,并没有让林渊帮忙。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面上,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是真正麻烦的事儿。

    家族内部的继承人突然死亡,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这样的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虽然自己此时已经彻底的和家族内部决裂。但等到得知弟弟的死讯之后,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的父亲会亲自派人来追杀自己。正是因为生在了这种家庭,所以她更清楚这种家庭的残酷。

    在回去的路上,车里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林渊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心里面此时一定很难受。但任何的安慰都是多余的,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变化。

    龙门刚刚经历上大战,已经人手不足,需要慢慢的重新发展,如果此时。再和京城的华家开战的话,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可是这个丫头自己必须保住,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个小丫头都已经是自己人了,林渊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躺在了椅子上,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就在二人刚刚回到诸葛别墅的时候林渊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一手拉住了华洛瑶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

    “丫头你想不想坐家主之位?”

    这突然而来的问题直接把这个小丫头给整蒙了,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问自己这个问题。

    可是就在刚才,林渊已经把一切的问题都想得十分的清楚了。即便对方已经不打算放过这个丫头,但在同样的血脉下,这个丫头也是有继承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