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章 采药少年

    暮春时节,位于中元大陆中部的落羽山脉,绵延万里,层峦耸翠。其中大小山峰不计其数,或高耸雄伟,或嶙峋陡峭。

    由于落羽山脉内地灵气充足,灵石矿藏丰富,灵草异兽繁多,成为修仙门派争相入驻之地。

    飘云峰坐落在落羽山脉中部。远远望去,高大的山峰苍龙戏云般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颇为壮观。

    飘云峰一处光滑的岩壁上,刻着一首词:《天仙子.仙路》春雨放歌飞鸟瞰,满目青葱山似缎。小蜂休憩落衣襟,天渐晚,星光灿。仙海遥遥不见岸。剑胆琴心轻羽扇,雨作甘霖风作伴。身临绝顶笑苍穹,心无憾,金不唤。明日百花应放绽。”洋洋洒洒的字刻笔走游龙,似乎要脱离山体飞升而去。据说是五百年前,有位叫陆青云的修真之士路过此地所留,后来成为中元大陆修真界的一代天骄,获称号“天仙子”。

    飘云峰的山腹内却隐藏着一处与外面截然不同的异空间。

    异空间内,别有天地。

    一座巨大的空间中,六根古铜色足有磨盘粗大的柱体分散在方圆十亩大小的岩浆湖周围,其斑驳古朴的柱体上许多金色符文运转不停,圆柱顶部之间通过赤红光丝在空间穹顶处织成一座巨大蛛网状的聚灵法阵,法阵中心悬停着一面丈许大小的赤红朱雀旗,一只喷火朱雀在旗中上下翻飞。

    法阵下面岩浆湖内不停翻滚的赤红岩浆中,一丝丝赤红色的灵力像是受到召唤般,其光影在岩浆升腾的热浪中扭曲着,蜂拥着,纷纷没入其上的聚灵法阵,然后进入到朱雀旗上。旗上的朱雀贪婪的吞噬着炽热的灵力,然后又将吞噬的灵力化作一缕缕金霞后张口喷出,没入上方的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此时,离飘云峰百多里外的一座不知名的崖壁上。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正徒手在崖壁上攀爬。

    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汗迹斑斑,一头精致的碎发有些凌乱。一身浅灰色衣裤已经磨出几处漏洞,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也被锋利的山石划出了一道道血痕。少年双眼凝视着峭壁上的一株开着紫色十字花的灵草,眼中充满了希望和坚毅。

    “再坚持一下,就能采到回明草了,母亲的眼病就有希望治好了。”少年自言自语的说道,嘴角露出一抹接近成功的微笑。少年努力的攀爬着,三米,两米,一米……终于爬到了灵草所在的位置,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将“回明草”采了下来。

    看着手中的回明草,少年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

    “没有什么事是本小仙做不到的。”少年得意的自言自语道。

    少年将“回明草”放入怀中事先准备好的木匣中,小心的收好。少年侧过头看了看山下,山下原本高大的树木在视野中变得如杂草般渺小。然后揉了揉眼睛,摸索着向山下爬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一阵山风呼啸而过,也许是少年太过疲惫的缘故,攀住岩石的左手一滑,瞬间,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跌落下去。

    少年只觉头皮发麻,大喊到:“我徐阳不能死!母亲还等着我带药回去!”

    慌乱中,只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一挡,身体下坠的势头随之一缓。徐阳双手本能的死死抓住了什么东西,原来是半山上的生出一棵老树刚好将其托住。

    左手紧紧攥住树枝,右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长长呼出一口气。抬头仰望平滑如镜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天空好蓝。”

    徐阳的来历。

    二十年前,青石镇。

    青石镇是东莱国的一座边陲小镇,却是通往东莱国第二大郡城莱阳郡的必经之路。镇子不大,却也十分热闹。

    青石镇上有一家叫做“乐乎酒坊”的酒楼。酒楼的老板姓赵,赵老板年轻时做过军士,退伍后做了几年镖师,年纪大些后离开了镖局,兑了这家酒楼作为营生。赵老板四十岁的时候得一独女,取名叫赵敏。不幸的是,在赵敏十五岁时,全家在旅行途中遭遇了山洪,只有赵敏一人幸运的活了下来。

    乐乎酒坊中。

    只见一个面堂黝黑,满脸胡茬的醉汉左手正揪住一位身材瘦小的店小二的衣领,右手攥紧拳头就要朝着店小二的脸上砸去。店小二早已吓的瑟瑟发抖,面如死灰。

    “哪里来的泼皮,在本姑娘店里喝酒不给钱,还敢动手打人!”酒坊内传来一声年轻女子清脆的大喝声。

    女子个头儿不高,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一身浅蓝色紧身裙衫勾勒出玲珑的曲线。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盘了个花苞似得发髻,两鬓几缕青丝自然垂下。宽宽的额头下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几分伶俐。

    女子说着,将两只衣袖撸到了臂肘处,白皙的如藕小臂裸露在外,娇美中透着几分英气。

    醉汉听到身后有人呵斥,扭过头来一看,见来者是一位样貌娇美的女子,抓住店小二的左手一松。店小二整个身体犹如一堆软泥一样,瘫倒在地。

    “哪里来的小娘子,倒是很合本大爷的口味。过来陪大爷喝上两杯,本大爷刚从军营退伍回来几日,还没开过荤呢。”说完,不由的吞了口吐沫,面露yín邪之色。

    听醉汉用言语调戏自己,女子柳眉倒竖,向前两步来到醉汉身前,二话不说,抬起腿朝着醉汉的小腹就是一脚。

    醉汉本能的用手臂在身前一挡。嘭的一声,整个身体后退了两步。醉汉猛的摇了摇头,酒也醒了三分。

    “哎呦!小美人还有两下子,本大爷就陪你好好玩玩。”说完,抬起一脚踢开身旁的桌子,桌子上的酒食稀里哗啦的洒落了一地。

    醉汉一双大手一伸,朝着女子的胸部狠狠的抓了下去。

    蓝衫女子羞怒难当,身形如巧燕般一闪,躲开醉汉袭来的大手,顺势又是一脚踢出。

    醉汉是军营出身,身手也是不差,转眼间便与女子缠斗在了一起。

    醉汉的力气明显要比蓝衫女子大了许多。

    几个回合下来,蓝衫女子已经气喘吁吁。

    蓝衫女子一个不小心,被醉汉一把抓住手臂。

    醉汉yín笑着顺势用力一拽,另一只手趁机抓向蓝衫女子的腰带。女子再想摆脱,为时已晚。

    “小娘子,让大爷我亲一下吧。”醉汉说着,就要凑过脸去。

    “啪!”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射来一枚小石子,准确的打在醉汉伸出去的手掌上。

    醉汉疼的哎呀一声,手一缩,女子趁机后退两步躲开了醉汉的纠缠。

    此时的小店门口已然站了一位灰袍书生。

    书生身材高挑,面貌清秀,头带银色儒巾,身后背着一个不大的藤条编制的书箱笼。

    “光天化日,调戏民女,恬不知耻。”灰袍儒生厉声道。

    “哪里来的小白脸,竟敢坏了大爷的兴致。”醉汉恼羞成怒,蹬蹬几步来到书生身前,紧攥的拳头如大锤般猛的一抡,呼的一下朝着书生的面门狠狠的砸了下去。

    只见书生一侧身,轻巧的躲过醉汉的攻击,然后右手单指朝着醉汉左膝处用力一弹。

    嗖!一股无形指风由书生的手指上弹出,“啪”的一下打在了醉汉的左腿内膝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