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68章 完结章

    冥神站在原地,他的头突兀地在脖子上转了一百八十度挪到身后,在看到青年的脸后,他略微诧异地放松了力道“是你”

        沈蜃之松开手,他没理会对方,径直越过冥神,来到萧栗身边,用手抹去他脸上的血痕,眉头微蹙“没事吧”

        那一波攻击多数都打在血腥玛丽身上,萧栗只是受了些余波,他冲沈蜃之摇摇头,推开了他的手臂。

        这一连串动作做下来,再加上萧栗对沈蜃之的称呼,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无须再问,冥神敛去眼睛里的那抹惊讶,重新恢复之前的死气沉沉,转过头来的同时朝着九天之上迅速看了一眼,对着沈蜃之道“你拦住了祂们。”

        沈蜃之冷冷地看着他,而冥神想来已经习惯他这幅不理人的腔调,在寥寥数几的曾经一面之缘里,这是他的常态,刚才那副陷入恋爱的温柔样子才是不正常的,传出去大抵会令八卦之神万分兴奋。

        沈蜃之扫了一眼四周被困住的其他鬼怪们,手腕朝外一翻,那些困住它们的獠牙之嘴们牙齿悉数断裂,散落在地面,将它们放了出来。

        自从冥神那一句话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他也陷入了沉默,在看到这一幕时没有阻止,只是当獠牙脱落时,男人的手骤然边长,揪住最靠近他的檀立,拽着人偶的长发,将她生生抓起,吊在空中

        “你是想管到底”冥神收紧了手臂,他的人类形体头颅从中间裂开,往外看去。

        外面天空的雨依旧,雨势甚至还在扩大,光看天际,简直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就在这黑暗之中,起了些许变化。

        灯鬼顽强地躲在灯罩里,因此萧栗能够看见,从窗户里落进来的雨滴已经不是透明的水色,而是被污染过后的纯黑色液体。

        这些黑雨带着数不尽的怨念和恨意,落入泥土中,落入人类的发间,落入高楼大厦上,尽情地污染着世间的一切。

        在黑色雨滴溅到萧栗手臂之前,青年伸手挡住了它们,那些液体落在沈蜃之手背,溅起了黑烟。

        “嘶嘶”

        发出灼伤声的却不是沈蜃之,而是对面的冥神。

        黑雨落在青年手背的同时,冥神举着檀立的那条手臂上也燃起了无形业火,火焰熊熊燃烧着,直到他把人偶甩落出去,活生生切断了自己半条手臂,才阻止了这火继续燃烧。

        男人用的力气之大,檀立直接撞裂了那面承重墙,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墙体破碎,萧栗脚下的地面摇摇晃晃,半面建筑塌了下来。

        萧栗把手里的棺材板扔到一边,立刻奔过去,那边的灰尘太大,他咳嗽几声,扬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从冒着灰尘的废墟里挖出了被埋在下面的人偶。

        檀立已经无法维持属于少女的形态,她变回了最省力的人偶,手臂从肘关节处往反方向折叠,脸颊处也有多处受伤后的裂痕,头发断了大半,遮住了檀立的小半张脸。

        萧栗捡起她,动作轻柔地为她抹去盖在她脸上的灰尘,人偶动作艰难地抬起手,她半长不短的头发在她的努力下只延长了不到两厘米,在尝试了几次也无法复原后,檀立只得用手指勾住少年的食指,示意自己没事。

        现在不是关心她的时候,萧栗把人偶放回口袋里。

        那边的地面上还残留着半条手臂,但站着的男人却四肢健全,冥神又长出了一条新的手臂,他神色里带着些许恼怒地看着沈蜃之“就算要管,你能管人类多久你现在爱他,能爱一辈子我早晚有一天能得到这里,把他们改造成我的试验品”

        “一辈子很长吗”沈蜃之冷淡地说,他的声音很低,带了几分不自觉的缠绵,“我会一直爱他,什么都无法将我们分开。”

        冥神冷笑道“你倒是很有自信,可你总是要回深渊去的,到时候就剩下你身后的人类,能起什么用不如直接把现实给我,我卖你一个面子,夏洛克可以跟着你离开。”

        萧栗已经走了回来,闻言举起三根手指“你总归是要死的,不如给我一个面子,直接自尽给我省点麻烦”

        冥神“”

        他顿了片刻,才继续道“现在说的再多,也不过是临死前的挣扎,你要知道我一只手就能碾死你。”

        冥神说的嘲讽,但萧栗却丝毫不动气,他转而绕开站在身边的沈蜃之,站在大开的那面窗户之前,慢慢道“我之前说过,我想要的更多,其实这里面不包括他。”

        漆黑的雨滴与天幕融为一体,如若不是水渍和声音,光看外界简直看不出是下雨,到处都是尖叫与嚎哭声。

        冥神饶有趣味地询问“你想要的是什么,保全人类逼退我”

        “是神位。”

        萧栗握紧手里的小黄本,黑雨落在本页之上,燃出一个又一个黑色窟窿,萧栗掀开它,停留在亚特兰蒂斯之魂的印记上。

        然后,他撕碎了自己的小黄本

        就在同一时刻,一抹淡淡的蓝色光晕从本页中腾空而出,它撑起一道屏障,阻碍了黑色雨滴的侵蚀,亚特兰蒂斯之魂用这数百年来早就留存好的材料预留出一道法阵,游龙般的图腾照亮了天空。

        萧栗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和其余人留下的混沌碎片,往空中一扬,这些碎片像是被吸引了般地自动飞扬上去,镶嵌在法阵上的各个关键之处。

        冥神在法阵出现的刹那就洞悉了萧栗的意图,黑刀呼啸而出想要斩碎空中的法阵,却在中途被无形之手拦了下来。

        那些已经脱困而出的鬼怪们一次又一次地攻击他,被打退之后再次上前,鬼婴哇哇大哭的同时抱着冥神的大腿,被绣姬看着的画鬼更是直接拿毛笔戳他眼睛。

        空中的法阵越来越亮,几乎像是太阳般地照亮整片天空,而在法阵之上,一道法庭虚影破开云层,取代了法阵的位置。

        这法庭虚影萧栗无比熟悉,这是裁决法庭

        裁决法庭刚刚降落,将感应到下方这位通缉犯的气息,锁链的重量刚刚产生,萧栗就喊道“我使用豁免权,豁免我的罪行。”

        “豁免成功。”

        裁决法庭木槌一敲,锁链应声而散。

        还没有完,云层上方的建筑层层叠叠,在裁决法庭的后方,还有一座更大的圆桌,圆桌高大巍峨,周边伫立着几十张座椅,每一张座椅都极尽奢华,散发着属于神灵的威压,不时有数道影子坐上座椅,围绕在圆桌旁。

        众神会议。

        王淮塞给萧栗的东西从他口袋里飞出,遥遥地落入众神圆桌旁一名黑发女性虚影手里。

        黑夜女神远远地冲底下的人类笑了笑,又看向冥神。

        远方的王淮等人同时也在仰头看着这天地异象,作为黑夜的信徒,他对神压并不陌生,几乎是在瞬间,他就认出了裁决法庭,只是这身后的圆桌令他不是很懂。

        他对于夏洛克的猜测是他想要弑神,因此给了他黑夜的道具。

        黑夜是亲人派的神灵,祂素来亲近人类,甚至多次化身混入人类之中。

        只是萧栗的野心更大,他要的不仅仅是阻止这次劫难,他真正要的是神位

        仅仅是一次的阻碍并不能阻挡冥神,甚至哪怕成功弑神,冥神,死神和梦神都陨落,但之后也会有其他的某某神觊觎现实,治标不治本。

        只有现实也产生一位属于他们的神,一位以凡人之躯成神的人神,在灭世之手产生的时候,能够以自己的手覆盖回去,形成威慑,阻止其余神灵对于现实的觊觎

        这是萧栗和亚特兰蒂斯之魂多次商议过后的计划。

        亚特兰蒂斯之魂的族人都在梦神手里,沉睡着,作为斯帝兰迷镇副本存在的源头,但亚特兰蒂斯之魂希望解放族人,能够给与它的族人一片希望之地,在多番考察之下,它选择了萧栗。

        它把自己几十年来的累积告诉他,与他做了交易,用法阵立下誓言,它会协助萧栗成神,条件是萧栗成神后必须从梦神手里救出自己的族人,并且为他们寻觅新的生存之地。

        而亚特兰蒂斯之魂探听到成神仪式须有三个条件。

        首先,对应的阵法和足够强大的力量献祭;其次,法阵和献祭会引发众神会议,妄图成神者须在众神会议中得到多数神灵的应允;最后,需要有旧神的死去,才方可出现新神

        而随后在萧栗和普色乌度罗勾伊的交易之下,他原先有四成的把握猜测之所以冥神这般急切地在数年前就开始入侵现实,是因为祂本身时日无多,力量接近枯竭,因此十分需要现实的能量。

        在欺诈之神透露冥神在远古时期经历过一场大战,想破坏秩序却被镇压,沉睡了许久之后,这种把握就上升到了七成,足够他将冥神视为目标,而沈蜃之则负责拦住梦神和死神加入战斗。

        亚特兰蒂斯之魂拥有法阵和数个世界的力量之源,再加上萧栗手里的混沌力量碎片,第一个条件已经满足。

        而第二个条件

        圆桌之上,已经坐下了不少虚影,还有大部分神灵没有来,但超过两手之数,已经满足众神会议的基础条件。

        这些神灵来的都并非真身,而是神灵虚影,因此冥神和沈蜃之也化身虚影坐在其上。

        圆桌上的一片寂静里,沈蜃之最先说话,他简明扼要地说“赞同。”

        冥神虚影立刻反对“反对。”

        梦神和死神跟上反对票。

        沈蜃之冷冷地看了祂们一眼。

        其他神灵起初都没有说话,直到普色乌度罗勾伊笑嘻嘻地把脚搭在桌面,椅子后退,祂开玩笑般地说“嗯,夏洛克,莫里亚蒂,赫尔克里,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可从没想到过他会走到今天,该不该答应呢”

        冥神冷硬地提醒“你和美神的流言就是他传起来的。”

        “啊,我知道。”普色乌度罗勾伊伸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其实我还蛮享受的,毕竟美神是真的很美,怎么样,美神,愿不愿意答应我”

        距离欺诈之神四个位子的长发女性虚影开了口,祂的声音十分好听,好似九天的弦乐同时奏响“普色,闭嘴。”

        普色乌度罗勾伊道“好好好,那回归正题,其实我是不太想同意的,毕竟他是人类。”

        冥神的脸部表情一松,但只听对方又接着道“但是呢,同意能让死神不高兴,这会让我很高兴。”

        死神开口道“普色,你和我之间的事,再怎么不和,都是我们内部的事,他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

        “但是他很有趣。”普色乌度罗勾伊慢悠悠地说,在拖长了调子之后,他语气轻快地道,“比起无聊,我更喜欢有趣,我同意。”

        死神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继普色乌度罗勾伊之后,又一名女性虚影开了口,祂带着一副眼镜,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我也同意,再怎么说,也是我书里的第七怪谈不是我不护着他,护着谁”

        在祂的手下压着一本书,书的封面刻有四个字怪谈之书。

        “摩涅塔,你”

        “文字,你什么时候”

        死神和冥神同时出声,但另一个声音打断了祂们,黑夜女神简略地道“同意。”

        在众位神灵里,黑夜一向亲近人类,冥神并不惊讶,祂的目标主要是下一位。

        黑夜的旁边坐着一条蛇,它以衔尾蛇的蛇身出现,而非人体,嘴巴含着自己的尾巴,状似沉睡,这会儿轮到它了,它睁开眼睛,竖瞳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在它开口之前,冥神道“乌洛波洛斯,你想好再说话。”

        “嘶,你威胁我也没用,”乌洛波洛斯用蛇身嘶嘶地道,“祂帮过我,我欠祂一个人情。”

        小蛇用尾巴指了指沈蜃之“我得还祂这个人情,我同意。”

        “”

        已过半数。

        大厦前,萧栗眼看着法阵的神灵之角亮了起来,只差最后一角,他转头对着面前的冥神道“看来同意我的神灵更多。”

        冥神的脸色已经很差,他也懒得再维持风度,只道“人类,你选择我下手是错误的选择,就算那位存在为你挡住死神与梦神,你的下场也只是沦为我的阶下囚。”

        “也或许我会踩着你的尸骨上位,谁知道呢”萧栗说,“但是想要你死的人,嗯,神,绝对不止我一个。”

        “祂们或许想我死,但祂们无法对我出手,裁决法庭负责看管众神协定,神灵之间无法对彼此出手。”

        萧栗有听沈蜃之提起过这个众神协定,据说是混沌时期定下的秩序,以防内战,当然,虽然无法直接致死,在某些地方做一些小手脚,亦或是试探地打几场倒是没事,只要不致命就不算违反这项协定。

        也正因如此,有某位神灵给了萧栗一点小小的帮助。

        萧栗“所以会由我来终结你。”

        他话音未落,一道浅蓝色的蓝影就从后面紧紧地勒住了冥神的臂弯,无数的海水从亚特兰蒂斯之魂的身上弥漫出来,窜入男人的五官里。

        而萧栗手里拿回了棺材板,用力就朝着冥神的头砸去

        “砰”

        这带有神力的棺材板是砸了个结实,硬生生把男人的脸砸了个泛红,鼻血瞬时间飚了出来,冥神试图挪开身体,但亚特兰蒂斯之魂的能力并非如此,那些四处乱窜的水流就像某种封禁器,在不断地唤起他体内的衰竭之力。

        这办法对梦神这类体内能量充裕的神灵没用,但对冥神这类有着陈年旧伤的老神而言却颇有效果,冥神一时之下没能挣脱,被萧栗拿着棺材板拍了好几下。

        最后萧栗还嫌不够,转头对棺材鬼道“把你的棺材一起弄来”

        棺材鬼结结巴巴“我,我活到现在的秘诀就是从来不参与这种纷争”

        “不来我就把你的棺材板折成两半烧了”

        棺材鬼满脸愁苦,但它最终还是一咬牙抬着自己的棺材,一同砸向冥神

        冥神的头颅好似西瓜一般地被接连几次重物拍瘪了下去,换做寻常人类早就死了,但冥神却还能动弹,对他来说并不致命,萧栗又取出手术刀,连捅好几下。

        那半截他方才斩断的手臂从萧栗背后动了起来,手臂有生命般地握紧了那把黑刀,凌空而起,狠狠地带着裂空之音朝着少年后脑劈来

        血腥屠夫的身影出现在了萧栗身后,空中传来兵器相接的摩擦声,听的人鸡皮疙瘩四起。

        这握着黑刀的手力气贼大,血腥屠夫往后连退好几步,就在它即将不敌的时候,血腥玛丽出现在黑刀之后,她直接拽住那半截手臂,从中途减弱了它的力道,随后血腥屠夫发力,将它劈了回去。

        冥神趁这时候从棺材板底下脱困而出,如之前那般的地下獠牙再次冒了出来,它们再次张开大嘴试图定住这些鬼怪,但之前已经有过一次经历,笔仙等鬼早就防备,它们时刻注意着地下,除却少些被定住了以外,大部分都逃脱了这次獠牙攻击。

        但仍旧有数道锁链从獠牙之上穿透而出,它们在空中绕了个来回,追逐着各类鬼怪,想要将它们绑回嘴巴里。

        哭姐的哭声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了哭吼,她的裙子被染成了黑红色,半只腿撕裂,却拽着被链条绑住的腿子,不能放手。

        一缕无形的神力飘了出来,它遮蔽了冥神的眼睛,他忽地转了个身,一只黑色骨手骤然伸出,狠狠地一撕。

        力道很重,比之前的黑刀还要凌厉三分,面对着的却是空气。

        这是属于欺诈之神的天赋,普色乌度罗勾伊欺诈了冥神,令他以为自己正在攻击萧栗,却把背后露给了真正的萧栗。

        萧栗和血腥屠夫交换了一个眼神,双方在同一时间朝着冥神的双眼所在之处穿透而去,血腥玛丽捡起跌落在地的黑刀,她恶狠狠地加入战局。

        他耳边响起沈蜃之的话“神灵的弱点不似人类,你如果要致他于死地,需要寻找的是他存放神格的地方,可能会是任何部位,但绝对不会离开它的化身,在神灵陷入困境的时候,神格会是他力量的源泉,会是神力的最集中处,你需要用心感应。”

        而萧栗和其余鬼怪们感应的地方,就是冥神的眼睛。

        血腥屠夫手里的刀穿透了神格,萧栗的棺材板拍碎了神格,血腥玛丽的黑刀则扬起神格碎片。

        自冥神的身体里散发出一道道黑烟,冥神只来得及留下一句“夏”就消失在了原地。

        天边裁决法庭的宣判声再次响起“冥神已死,剥去神格,新神封立,录入神册。”

        伴随着木槌的一声,头顶的法庭与圆桌虚影悉数消散,法阵急速缩小,没入萧栗的身体里,他只感觉一种特殊的能量在血液里来回游走,在不断地改造他的身体。

        他闭着眼睛,直到自己能够使用这股力量。

        失去了冥神的控制,现实头顶的雨势逐渐减小,乌云散去,除了裂缝的存在之外,天色已经恢复如常。

        萧栗来到裂缝身边,他伸手抚过裂缝,神之力从他的掌心涌出,这片区域的裂缝直接愈合了起来,不仅是裂缝,还有被毁坏的建筑物,一切重圆如新。

        前方传来微弱的动静,萧栗侧过头,发现沈蜃之站在身边“祂们离开了。”

        对现实最渴求的冥神已经不在,萧栗又成了新神,梦神与死神讨不到好处,已经果断远走。

        萧栗冲他勾起唇角,沈蜃之上前握住他的手,消失在了原地。

        他们去了各个地方,重建并愈合裂缝。

        雨过天晴,阳光照耀在现实的各个角落里,在确认灾难过去后,世界各地的人类欢呼着哭泣着拥抱在了一起,没有什么比“劫后余生”更好的词汇。

        而最终,直到他们来到郑亿面前,郑亿一把拦住了萧栗。

        郑亿刚才是真吓了个半死,他喘着气问萧栗“夏洛克,发生了什么,这是彻底结束了”

        “嗯,”萧栗用一句话试图概括,“结束了。”

        郑亿松了一口气之余,又好奇地问“不愧是你,夏洛克,这怎么结束的啊”

        萧栗描述了一下事情经过“冥神已经不在了,我夺走了祂的神格,变成新神,愈合了裂缝。”

        郑亿“…”

        “成神是死神那种神怎么成的,有变化吗你变成鬼了你的封号是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我还是我,”萧栗耐心地回答,对于郑亿的最后一个问题,他想了想,“好像是”

        “恐惧与噩运之神。”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

        还有几章番外,估计会过一段时间,因为最近汛期,蛋蛋需要外出去执勤,比较忙3努力在周末写完番外。

        剩下的跟大家说点心里话,这篇文也是命运多舛,对于中途的断更,向大家道歉,砰砰砰,磕个头,很抱歉,因为卡文加上工作太忙,当时很久没上线,恢复更新以后一直没怎么敢看评论,偶然一看全是刷负的,所以我起初选择不看评论,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下去,避免心态受到影响,心理也出现过一点问题,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再次为中间断更朝大家致歉,感谢所有看到现在的大家,十分感激,不管会不会在新文相遇,祝福大家前程似锦3。

        这篇文完结后会消失一段时间,避免下篇文再断更,我会最起码存稿十万字完整大纲,甚至于二十万字,直到能确保不中途断更,无论如何,谢谢大家,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