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10章 回首处

    北地云端,一座孤城耸立。

    城内建筑不多,顺着地势向上也就二十来个房屋,各显不凡,似仙人居所,最高处的林居更是显圣,乃北域领主之居。

    孤城的下方,是一朵宽厚的白云。此云面积广阔,形似山峰,两侧平而中间凸,号称北岭神山,而其上孤城则唤作雪域圣城。

    圣城周边,灰白的城墙外白雪皑皑,雪白的山峰连成一片,成环形围绕着它。四周狂风暴雪终年不止,唯独这圣城的上空雾雪消散,任由金阳撒下光辉,散去丝丝寒意,尽显圣洁。

    此刻,北岭神山顶层的林居内一人来访。

    正悠闲品茶的北域之主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让身旁的人前去接来。

    不一会儿,独眼青年便引来一名年轻女子。

    “呵呵呵。”见到来人后北域之主笑了笑。

    那人连忙弯腰作揖,说到:“师傅。”

    “琉璃心啊,琉璃心啊。没想到你演技这么好,该说不愧是我选中的弟子呢?”

    听着北域之主的话,女子未做应答,只是低头保持着沉默。此时周边的空气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缩着,像是有一只无形大手将她给牢牢握住。

    “……”

    见女子许久不说,北域之主也收回了神通。冷哼一声后若无其事地重新沏起了茶。

    现场的气氛逐渐变冷,女子埋着头像是在挣扎着什么。眼神时不时会移到一旁默默无闻的独眼男子身上。

    过了片刻,北域之主发话让独眼男子离开,独自面对这“慌忙”而来的徒弟。

    “璃,我记得我说过失城的后果是什么。”

    “弟子不敢忘记,但……”四目刹那的对视后,璃又接着道:“但对方私藏的战力不是我方可匹敌的。”

    “就这点?”像是猜到璃会说这事,北域之主向其投出了冷漠的目光。

    “如果只有这点,可还不够换你的性命。”

    “还有!秘境内很多散落的城之间结成了联盟,但这些联盟有七成是在一夜之间被淘汰的。余下的虽然向我方投来了援助的意思,但与道宫之间的战斗他们都没有丝毫的插手,而那些插过手的城市都在短时间内被消灭殆尽。在余下的争斗中,各联盟都安分守己,很少有起冲突。而但凡是发生冲突的,二者之间必有一亡,就连道宫都很少去参与他们之间的纠纷,只是在和我方交战。这一场争夺战,看起来更像是一次肃清。而肃清的对象……”话到此处,璃小心翼翼得瞄了一眼北域之主的表情。然而对方脸上不见奇怪之处,只是保持着严肃和冷漠地望了过来。

    “璃,你果然很聪明,不过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我不想见的东西。”话到此处,北域之主放好茶杯后缓缓站起身来。随着他起身,地面开始轻微抖动起来,再看北域之主,他像是一座遥不可及的大山一般拔地而起。

    “我很好奇,你们明明已经猜到了,但还是为了某样东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想以你的智慧,还不至于保不了他们的性命。”

    踏。

    以不过一拳的距离面对着眼前的男人,怀着死志的璃此刻竟感到了一丝本不该有的情绪——恐惧。身体有些不听话地轻微颤抖起来。

    “呵呵,说到底不过是一群弃族罢。不过看在你们如此诚实的表现上,我也懒得去追查什么了。”

    留下一个神秘的微笑后,北域之主又重新坐会了玉凳上。只是将璃给晒在了一旁,悠悠地玩起了手中的茶杯。

    此刻,静立在一旁的璃知道,眼前的男人,他的“师傅”已经彻底放弃她了。同一时间,在她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独眼男子也如同木桩一般静立在那里。不过与璃不同的是,独眼男子手中还拽着一把染着鲜血的短剑。

    “唉~看来你们的宫主大人还不太信任我啊,居然派了人亲自下手。”喝茶之余,北域之主侧眼看向独眼男子。

    一旁的独眼男子一边伸出手来对着璃的尸体隔空虚握,一边回答到:“任务是由师尊下达,我等只管照做。”

    “呵呵呵。”北域之主只是笑了笑,任由独眼男子将璃的尸体压缩成一颗血珠。

    确定此物是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后,独眼男子便要离开了。

    “多谢领主大人款待。”言罢,独眼男子的身影便消失在阴影之中。

    “渍。空间系啊~那老不死的居然能捡到这么个宝。”略做停顿后,北域之主收回目光来,又接着喃喃起来。

    “那边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同一时间。

    宽大的湖面不再平静,随着晶石闪耀,水面因强烈的空间波动变得波澜起伏。

    轰!

    一人宽的光柱骤然落下,那巨响在空旷的大陆上扩散开来,好似雷霆炸响,方圆百里皆可闻。随着湖面上的光柱消散,一股强风横扫而过,卷起陆地上大片草叶。

    响声过后四周很快重归平静。宽广的湖面上,秋千索昂首而立,像是在回忆。不过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随后重新将其投向远处的山崖上。

    “多少年了,本以为再无机会。没曾想,机缘巧合下便到了。”秋千索喃喃着,同时看了眼掌中渐淡的符文,心中思绪万千。眼前浮现出的那陌生女孩的面容,一时间竟有种十分强烈的亲近感。

    “……”

    片刻的踌躇后,秋千索迈开步伐,平稳地走在水面上,丝毫不顾脚下水中游过的阴影,朝着心中的目的走去。

    远处发生的一切都被崖壁上宫殿里的一名女人收入眼中。

    此刻,她那绝美的容颜上难得地展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及时远隔千里,女人也认出了传送到此的秋千索。

    她看着窗外的同时,笑着用手摸了摸身边女孩的脑袋。

    “娘亲?”

    女孩满脸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母亲。

    只见女人笑着转过头来,说到:“他回来了。”

    “他?”短暂的疑惑后,女孩哇的叫了出声,连忙跑到窗边向外看去,但久久未见“他”的身影。

    无奈,女孩只得看向自己的母亲问到:“是哥哥吗?是哥哥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