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379章 是个聪明人

    看到郎红军手机上的文字,叶辰心中惊讶不已。

        他没想到,郎红军竟然这么快就看出了问题。

        于是,他便接过手机,一边悄悄在上面打字,一边笑着说道:“哎哟老哥,你这儿子长得可一点都不像你啊,比你帅多了!”

        说话间,他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老哥,哪里有问题?”

        随后将手机递还给了郎红军。

        郎红军此时接过手机,笑着说道:“我儿子长的像他妈,我跟你说,你别看我长得不咋地,我媳妇长得那叫一个漂亮,你等一下,我给你找找我媳妇年轻时候的照片!”

        说着,他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嘀咕着说道:“哎呀,我手机里的照片实在是太多了,两三万张,找起来还真有点费劲。”

        过了一会儿,他才将手机递给叶辰,说道:“喏,你看看,这是我俩结婚时的照片,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p图、修图、还有什么美颜相机的说法。”

        叶辰接过手机,便看上面写了一大段字:“老弟,开车那小子说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大约一两公里外的旷野里有一根信号塔,虽然看着很模糊,但我本身就是做通讯工程的,信号塔什么样,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按理说,就算再老旧的基站设备,也不可能仅仅一两公里就没信号了,尤其这里几十公里都没什么遮挡,信号就更不可能覆盖不过来了,所以我觉得这肯定不太对劲!”

        叶辰看到这里,不由对郎红军刮目相看,但他不想郎红军过早陷入紧张,以免打草惊蛇,于是便嘴上说道:“还真别说,嫂子年轻时长得确实漂亮!”

        说着,手上敲下一行字:“那信号塔会不会是坏的?这种地方,信号塔年久失修也很正常吧?”

        郎红军接过手机,一边打字,一边说道:“对了,我还有个小女儿,跟我媳妇长得也可像了,我给你找照片看一看。”

        说话间,郎红军又打了一行字:“我一开始也这么以为,但我刚才看了一下导航软件,发现导航软件连卫星信号都搜不到,这就更诡异了!就算墨西哥基础建设很差、就算刚才那根信号塔确实是坏的,但天上的卫星不会坏,gps有超过24颗卫星同时在六个轨道面工作,就算墨西哥是无人之境,也一样能收到卫星信号,但我的手机已经搜不到任何卫星信号了,这就证明,车上一定是有某种屏蔽设备,能同时屏蔽通讯信号,以及卫星信号!”

        叶辰看到这里,心里不由感叹:“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对方安装的屏蔽器,刚好触及到了郎红军这个通讯领域人才的专业领域,所以他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不对劲,不过也能看得出,郎红军绝对是个聪明人。”

        叶辰生怕他轻举妄动,便在他手机上回复:“老哥,你先不要轻举妄动,咱们看看再说。”

        郎红军急了,又找理由给他看手机,在上面回复道:“老弟,不能拖下去了!咱们俩现在想办法逃走或许还来得及,要是等到了地方,咱们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叶辰回复道:“我们总不能跳车逃走吧?车速这么快,跳出去必死无疑,更何况开车的那个老墨身上有枪,就算咱哥俩跳车没摔死,他上来补一枪,咱俩也肯定死透了。”

        郎红军回复他:“可等到了他们的地盘,我们就更没机会了啊!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

        叶辰便回复道:“咱们俩一穷二白,他们肯定不会是谋财害命,说不定是打算把咱哥俩骗到船上当个免费劳工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咱们俩只要乖乖听话,活命应该问题不大,要是现在逃走,咱俩大概率要死在墨西哥,我虽然说了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可我说什么也不想埋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啊……”

        郎红军看到叶辰的这段回复,瞬间陷入了挣扎。

        他知道,叶辰说的大概率没错。

        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想要逃走的话,只能是拼死一搏。

        可是,拼死一搏的下场,大概率就是个死。

        毕竟对方是有所准备的,而且还有枪在身,到时候一言不合就开枪,自己和叶辰肯定要被弃尸荒野。

        郎红军毕竟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对墨西哥的情况相对比较了解。

        这地方,到处都是武装犯罪集团,武装犯罪分子的人数,恨不得比警察和军队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在这地方,犯罪集团杀人比上街偷自行车还简单,别说是普通人被杀,就算是墨西哥的富豪、政客、高官,也经常隔三差五被绑架暗杀。

        在这种地方死两个外来游客,在墨西哥警察的眼里,比某个网吧门口丢了两辆自行车还要不值一提。

        想到这,郎红军虽然心中十分紧张忐忑,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觉得,叶辰刚才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自己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对方要自己的命也没任何意义。

        如果他们还想着绑架自己、再问家里人要赎金的话,就更不可能了。

        自家现在已经是绝对的负资产,说难听话,自己老婆能拿出来的钱,都不够他们开着这辆皮卡车,到机场接自己一趟的油钱。

        所以,郎红军觉得,叶辰分析的应该是对的,他们大概率是想骗自己过来出苦力。

        要真是那样的话,虽然可能是暗无天日,但起码还能留一条命。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再俗话说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想到这里,他心里已经有些认命,刚才想要垂死挣扎的念头也彻底打消,随后便又用手机打字给叶辰,上面写着:“实在是对不住你了老弟,是老哥连累你了……”

        叶辰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在他的手机上回复道:“哪儿的话,是我主动要来的,真有什么后果,也跟老哥你无关。”

        随后,叶辰又补了一句:“老哥,既来之则安之,好在咱俩相互之间还能做个伴儿,是福是祸的,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郎红军真没想到,叶辰这个比自己年轻了十几岁的小老弟,看问题竟然能如此豁达。

        受叶辰的影响,郎红军的心里,此时此刻也没有刚才那般紧张了。

        不过他也做不到像叶辰那般豁达,所以在删除了所有的文字内容之后,一个人看着窗外,心虚又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