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三百四十一章 怪病诊治大会

    慕容白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中明显透出一丝无奈。

“几位应该是今天才进入这皇宫中的吧?所有进入皇宫之中的神医,最后都会被带到这里。”

“所不同的是,早期进入皇宫中的神医确实有见过患者,而且他们也曾经对患者做过诊治。而新来的神医,则全部是直接被带到了这里,他们则完全没有接触到患者的机会了。”

蛙必火不解地道:“这是为何?难道是说那怪病已经是有神医能够确诊并医治了?可若是如此,为何不将这里的其他神医给放回去?”

慕容白摇了摇头道:“就目前我们所知道的消息,这怪病应该并没有能确诊,更谈不上根治。”

“至于为何既不让我们去当面诊治,又不放我们回去,这还真没有确切的消息。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住在这里衣食无忧,但是却绝对不被允许走出这个院子外半步。”

这和被软禁了有什么区别?

也真亏了这里基本都是些成熟稳重的老神医,如若换是一群年轻小伙,暴躁起来还不把这里给彻底掀个底朝天?

这时院子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嘈杂声,明显是门外发生了什么纠纷。

不过很快嘈杂的声音就安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

“我是水泽国无心公主,我亲自来打开这扇门,我看谁敢来拦我?”

话音未落,只听到院子的大门“咣当”一声被人狠狠地推了开来。

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在十数个劲装打扮的女兵簇拥下冲了进来,她大步流星地向着院子内的一处建筑走去。

院门外的众多守卫一脸的尴尬,却完全没有人敢追进来将以少女为首的这伙人赶出去。

过了好一会,这些守卫似乎才反应了过来。

他们赶紧将院子的大门再次关闭了起来,就仿佛是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慕容白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他指着为首的少女向蛙必火等人介绍着。

“就现在来看,也就唯有这名无心公主最关心怪病诊治的进展。虽然这里明令禁止进入,她却隔三差五会闯进来,”

“她会为国医馆馆长为主的神医们带来所需的怪病最新相关资料,同时带来一些这里没有的药材。我们走吧,每次无心公主到来后,这里都会举行怪病诊治大会。”

“所有人集思广益,一起了解当前怪病的状况,提出可行的诊治意见。大家都指望着这怪病能尽快找到对策,这样大家才有希望尽快平安回到家中。”

原来如此,怪不得院子中原先还处于各种休闲状态的老者,现在都已经离开了原地,向着少女所在的建筑汇集而去。

凌剑心等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盛事,他们赶紧随着慕容白一起进到了会场之中。

虽然已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会场内的场景还是让凌剑心等人大吃一惊。

会场布置得就犹如是舞台场地一般。

前方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平台,上面除了无心公主,还有十几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者似乎正在忙碌着。

平台下方则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观众席,座位足有好几百个之多。

此刻这些座位上几乎座无虚席,黑压压的一片,看上去蔚为壮观。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会场内虽然人数众多,而且完全没有人组织指挥。

整个会场中却依旧是显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除了偶尔会有人小声说上两句,大部分时间里会场中都显得很安静,就仿佛会场中本来就没有人存在般。

又过了一会儿,台上忙碌的十几位老者终于是都停了下来。

凌剑心这才看清楚台上还有一张桌子,上面躺着一位看服饰明显是随着无心公主一起进入院子里的少女。

这时其中一位老者站到台前高声道:“正如各位所见,台上躺在桌子上的这名少女,就是此前无心公主所承诺带来让我们复诊的怪病患者之一。”

“可经过我们台上十多位神医地轮番检查,我们实在是没有发现她身上有任何异常之处。按照少女所言,发病当天她并未感到有任何不适,就连什么时候发病的她都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这恰如她身边的人所说,她是瞬间就昏睡了过去。如若不是身边的人及时扶着她,她甚至很可能重重地摔在地上而受伤。至于发病中的状态,她倒是记得很清楚。”

“她就犹如是进到了一个梦境之中,她回到了她的小时候,重新过上了饥寒交迫的生活。梦境中的环境是那么的真实,完全就是和她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就连她家屋顶上有一个下雨时会漏水的破洞,都可以分毫不差的再现了出来。最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说她一直能听到外界所传来的各种声音,她甚至知道自己现在是处于昏迷状态。”

“她也曾努力尝试过想要让自己苏醒过来,但是无论她如何尝试,她始终是被困在这个梦境之中无法返回。”

“而让她最终脱离梦境控制的,仅仅只是因为她听到了她的脑海中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声音的内容也仅仅只是‘从梦境中苏醒过来吧’这样很简单的一句话。”

“而这句话在我们所接触过的其他怪病患者口中也同样出现过,很明显这句话确实是让她们恢复清醒的关键。”

“可这些怪病患者据说很多人是同一时间清醒过来的,而她们恢复清醒时并不在同一个地方,而是分布在多处。”

“而且当时她们身边还有其他未患怪病的宫女,这些未患怪病的宫女却反馈自己完全没有听到有人说这句话,也没有看到有任何男子靠近这些怪病患者。”

“以上就是目前我们所能掌握的所有信息。如若有哪位同仁想要亲自复诊一下这位患过怪病的少女,欢迎毛遂自荐上台来一展身手。”

“同时各位同仁如果有独到见解或者类似经历的,不妨畅所欲言。哪怕就是一星半点的见闻也算是抛砖引玉,如果大家群策群力之下能有所发现,总好过现在就这么干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