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二百九十四章 令朕一人蒙昏君之名!

    京城,无名小院。

    「......我们听从瑶池大人的安排,尽量以隐蔽为主,嘉靖宠幸曹端妃那天没有出手,其余都是在他宠幸完妃子宫女、身体疲惫时,削弱他的阳气。」

    奇蝶声音动人,婉转悦耳地将这十天内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思路清晰,显然早就在脑海里已经仔细梳理过,想好了怎么说。

    李长昼点头:「你们做的不错。」

    碧的一名手下,突然侧身一个万福:「李大人,我们做的不错,有没有赏啊?」

    李长昼愣了一下,不仅是因为她突然要赏赐......一个金发俄罗斯女人,突然行夏国的礼仪。

    屋内一阵嬉笑,一共十五个人,只有李长昼一个男的,众人都想欺负他,看他被欺负。

    「她们这几天一直盯着嘉靖,都学会明朝的规矩了。」奇蝶笑着解释。

    李长昼跟着笑了一声,转头看向抿嘴微笑的杨清岚:「咱们家还有什么东西没有?」

    「血珠。」

    「已经到了要我卖血的程度了?」

    李浅夏提醒他:「老哥,我们家一直很穷。」

    行礼的俄罗斯女玩家直起身,正要说算了,瑶池笑着说:「我来吧。」

    一抹金光照亮室内,气温迅速升高,皮肤发烫,有点舒服的那种烫,一朵向日葵出现在她手里。

    圆盘上的葵花籽少了一小半,她纤细的手指从上面拨了二十枚下来。

    「你们一人两枚。」

    「这什么?」李浅夏好奇道。

    瑶池又拨了三枚给她,然后捧着向日葵,笑得比花还灿烂地对李长昼说:「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吗?」

    「什么花语、情人节巧克力、万圣节平安果,都是资本家的阴谋。」

    「是阴谋,也不是。」瑶池笑道,「人都有追求幸福美好生活的想法,生活中有一位自己愿意送花的人,有想在万圣节收到对方苹果的对象,难道不是更美好吗?」

    李长昼看向杨清岚,打量她,然后笑着点头。

    「眼瞎!」瑶池在向日葵上抓了一把葵花籽,砸他脸上。

    李长昼袖子一甩,将金子打造般的葵花籽接住。

    【名称:法力向日葵·葵花籽】

    【类型:道具】

    【品质:B】

    【特殊效果:恢复法力】

    【最低使用条件:生命体】

    【介绍:每服用一粒葵花籽,十秒内恢复200刻度的法力(等同于两百能力)】

    【备注: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我的眼里只有你——所以它只能恢复法力,如果能力转化成‘真气,、‘内力,、‘魔力,、‘斗气,等等等,它都没用】

    他拿出一粒,递给杨清岚。

    「这是不是小玉鼎五十种免费丹方里的一种药材?」

    杨清岚手指捏着金色葵花籽,细细打量。

    「对了,哥,你今天进宫,嘉靖答应你的条件了吗?」李浅夏好奇道。

    ….

    「七八成吧。」李长昼说。

    这时,水女的神色忽然安静下来,似乎在倾听什么。

    众人发现她的异样,全都一言不发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水女回过神,说:「我放在宫里花瓶里的水,听到了嘉靖与陶仲文的对话。」

    「放出来。」瑶池下令。

    水女点了一下头,身形哗啦一声,从透明人形变成一块水幕,水幕上正是嘉靖帝接见李时珍、陶仲文的画面。

    哗哗的水声越来越小,嘉靖帝说话的声音越来

    越清晰。

    打量葵花籽的杨清岚也抬起头,李长昼看了她一眼,用眼神询问她这是不是丹方上的药材。

    杨清岚轻点一下头。

    李长昼抓起她的手,将剩余的葵花籽全塞她手,趁机把她的手摸了一个遍,肌肤细腻嫩滑,略微有些冰凉。

    手感怎么样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肌肤相触的温馨。

    好吧,就不自欺欺人了,两者都很重要。

    李长昼挨了一脚,瑶池踢的,不知道是提醒他做正事,还是告诉他,她吃醋了。

    杨清岚也收回手,李长昼只好看向水幕,其实他耳朵在听,余光也在看着。

    ‘......陛下若答应,一年之后必有生死大劫;一百零四年后,大明朝必乱,乱大明者必姓李。,

    ‘是李长昼?,

    ‘天机晦涩,贫道看不清。,

    ‘生死大劫又是什么?,

    ‘陛下以天子之身修道,如果功成,江山万年不变,这天不会允许,地不会允许,生民百姓也不会允许。,

    ‘你是说天灾人祸不断?还有人会暗杀朕?,

    ‘天机难测,非大机缘者不可见,贫道已经尽力了。,

    ‘朕就问你,朕入道了吗?,

    ‘入了。,

    「陶仲文说的李,是不是李自成?」李浅夏扭头问。

    「就是他。」李长昼有些头疼。

    虽然他就姓李,但李姓简直烂大街,和李自成同姓根本是巧合。

    杨清岚怀抱如意,清丽绝色,沉吟道:

    「原本历史上,是李自成攻进京城,让崇祯皇帝吊死在万岁山上,换句话说,真正的历史上,嘉靖入了道,所以才会在1542年遭遇壬寅宫变,此后搬到西苑居住,一心修玄。」

    「看来我们要为成仙做准备了。」瑶池笑道,「从历史来看,嘉靖一定会答应我们的条件。」

    「人劫已经过去了?」碧问。

    「应该过去了吧,」李浅夏不太确定,「先杀了那么多人,邵元节也死了,就剩一个陶仲文。」

    不是李浅夏瞧不起陶仲文,在这个大家都不能成仙的年代,人多就是势众。

    「不能轻视他,」瑶池盯着水幕里陶仲文的表情,「这人对嘉靖有隐瞒,他看到了更清晰的未来。」

    「嗯——」李浅夏坐在坑上,脚心互抵,左手托右手,右手托下巴,「一个知道未来的敌人,确实很危险。」

    ….

    「还有那些没出手的玩家。」杨清岚说,「渡劫成仙的可能不止我们四个人,来阻止我们的也不止碧她们。」

    「我怎么感觉......邵元节死了,这人劫才刚开始啊?」李浅夏抬头望着她们。

    「你以为成仙是那么容易的事?」李长昼瞅了她一眼,想纠正她旅游的心态。

    「这次已经算是顺利了。」相比李长昼的说教,瑶池笑得很亲切,「你哥一上来就压倒四大蛟龙王,在京师下雪,取得嘉靖的信任——」

    「下雪是杨小姐的功劳。」李长昼笑得比这事是他自己干的还要自满。

    「是两人合力。」杨清岚追求客观公正。

    随即,她补充道:「也只有两人合力,才能在当时的情况下一场雪,获得嘉靖的信任。」

    「——然后是除夕,」瑶池接着说,「杀四大蛟龙王,接着又是十二名真人的围攻,我们中任何一人,单独面对这些情况,任务失败都是最轻的,一个不小心,人都没了。」

    「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好难啊。」李浅夏醒悟过来,「这么难的任务,我只出了两次手,嗑了一

    地的西瓜子。」

    瑶池笑道:「你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得到你哥了吧?」

    李浅夏小女孩似的咯咯笑,一边磕瓜子,一边摇头说:「不明白,不明白,我才十五岁,不懂你们这些二十岁叔叔阿姨的想法。」

    说二十岁是少女的也是她!

    碧在一旁斜眼看着她,金发碧眼的真·小女孩一脸嫌弃。

    杨清岚看向李长昼,见他一脸沉思,轻声问他:「在想什么?」

    「金冠。」李长昼抬起眼眸,「能承受龙脉的金冠,该用什么材料?能不能在里面做文章?」

    「做文章?你要克扣?不对啊,这有什么好贪污的?」李浅夏斜靠在榻上,嘴上噗一声,把瓜子壳吐碟子里。

    塌下,俄罗斯的五名女玩家、瑶池的五名手下,这十人五人一张大圆桌,桌上什么吃的都有。

    毕竟是现代人,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大部分时间相处得依然随意,吃喝随意。

    「你是想把金冠带回现实?」杨清岚说。

    「嗯。」李长昼点头,「我的出身效果之一,只要有足够的权限和游戏币,就能在游戏结束后,兑换游戏里的一切物品。」

    「龙脉只有朱氏血脉才能使用,拿来又有什么用?」瑶池问。

    「所以要做文章。」李长昼说,「朱氏不是天生的皇帝,龙脉从来不是他一家所有,只要有比嘉靖更得龙脉青睐的人,就有资格佩戴金冠。」

    「道理我是懂了,从指定嘉靖的等额选举,变成差额选举。」李浅夏嗑瓜子的速度变慢,「但这个金冠拿来能做什么?」

    「是啊,拿来做什么?皇冠我都懒得戴,你想要我给你。」碧说。

    「公主......」五名俄国女玩家想说什么。

    ….

    沙皇皇冠是能随便给人的吗?!

    「所以要做文章。」李长昼还是那句话。

    略一沉吟,他笑道:「把天下道书全部收进去怎么样?嘉靖一定会全力支持。」

    杨清岚赞成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看向他,略带揶揄地笑道:「你买得起吗?」

    牙疼似的吸了口气,李长昼看向瑶池:「你——除了殡葬业务外,有没有贷款方面的?介绍一下。」

    玩笑归玩笑——贷款是真的,接下来十五人一起推演陶仲文的后手,遭遇玩家时又该如何应对。

    「炼制金冠的材料有什么想法?」李长昼最后问。

    「要能约束龙脉,又能烙印经文,我能想到的只有玉玺。」瑶池笑道。

    「玉玺......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佛教金身。」杨清岚沉吟道。

    「佛教金身?」李长昼看她。

    「我最近在考虑信仰的事,所以想到了这个——佛教金身上凝聚有众生的信仰,金身上也经常镌刻经文。」杨清岚解释。

    李长昼缓缓点头。

    「这么说道教.....哦,道教三清都是泥巴做的。」李浅夏继续思索,嘴里咀嚼一个鸡爪。

    「除此以外,就是孔子、关公、孔明等人的金身,但这些和佛教金身相比,信仰肯不如后者。」杨清岚说。

    「那就选玉玺和佛教金身。」李长昼拿定主意。

    「玉玺也就算了,嘉靖那里已经被你的欲擒故纵收拾好了,」瑶池双眸笑盈盈地望着他,「佛教金身......你确定的话,肯定又是一场人劫。」

    「放心。」李长昼胸有成竹,「宫里就有寺庙,熔了里面的金身就够了,不需要杀人。」

    为了成仙,李长昼确实做了很多,不提和嘉靖帝吹牛说的那些

    事实,现在又要熔佛祖金身。

    正月十二,天气晴朗,大海一样的蓝色天空飘着薄薄的白云。

    李长昼和嘉靖帝从月亮回来,两人对坐,商议剥离龙脉的事情。

    「龙脉是天子之气,也是众生万民之气,陛下可在京师城内建一座五色鳌山灯棚,高三十丈,按天地四方,悬挂五色花灯,元宵节当天,由陛下亲自悬挂最顶部的明灯。」

    「如此便可以将朕与龙脉分离?」

    「还需要我施展一些手段。分离之后,我会引导一部分龙脉进入金冠,陛下只要佩戴金冠,依然是天命的皇帝位。」

    嘉靖帝缓缓点头。

    「关于金冠,我还有些事要禀告陛下。」李长昼说。

    「真人请说。」

    「能让龙脉寄托的金冠,不能是一般材料,一要陛下的金印,二要宫内的佛祖金身。」

    「准了。」嘉靖帝没什么犹豫。

    金印对他来说,没了就再造一个;至于佛祖金身,作为一名道教人士,他早就看不顺眼,想刮掉上面的金粉拿来修宫殿。

    「另外,我还想请陛下收集天下所有道法书籍,元宵当天,我会将这些经文全部融入金冠中,陛下佩戴金冠,就能随时查阅天下道书。」

    ….

    嘉靖帝看了一眼李长昼。

    末代皇帝·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崇祯皇帝就算不因江山破灭而自尽,也会因为身后只剩一个太监跟随而自尽。

    作为皇帝,被人奉承、前呼后拥是常态。

    任何人拼尽一切来奉承自己,嘉靖帝都坦然接受,对方不这么做,他才会奇怪,不能接受。

    面对李长昼时,嘉靖帝却很小心。

    对方描绘的前景未免太过美好了,处处都如此上心。

    但除了李长昼,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他能带自己进入道门,博取长生。

    【讲真,最近一直用@

    星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