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19章 以礼相待

  魏家三千金。

  竟然是死在了这个人的手里。

  待挂断电话。

  依旧处于震惊和麻木当中的沈鹤,除了倍感不可思议。

  余下的便是忌惮。

  长这么大,他沈鹤在北阳市,可谓横行一方无人敢惹,加上父辈带来的荣耀,他还真没受到过挫折。

  但,今天这个人的出现。

  竟是让沈鹤,第一次感到遍体生寒。

  摊开手,抚摸着还带着点痛意的脸颊,沈鹤疲劳无力的仰躺下来,如果父亲交代的不假,那楚轩,怕是真的能一只手扳倒魏家。

  “花子,你猜测的没错,这个姓楚的,果真不简单。”

  沈鹤匆匆点燃一支烟,也没心思逗留,起身就离开了现场。

  按照沈星月的提醒,楚轩此刻正在一家餐馆吃饭,不出意外的话,来自于魏家的势力,正准备找他的麻烦。

  既然此人有绝对能力,镇压魏家。

  一直安安分分的沈家,也没必要继续藏藏捏捏,该撕破脸面,就果断撕破脸面。

  反正迟早有一战。

  择日不如撞日罢了。

  “希望魏家能彻底倒台,这样,我沈家也能就此上位了。”

  商务车卷起漫天烟尘。

  渐行渐远。

  而,正与祁冬草坐在餐馆的楚轩,并没有搭理外界的轩然大波。

  一如既往的神态笃定。

  不过,这对璧人的容貌过于出众,哪怕坐在角落里,依旧有不少目光扫过来,或蜻蜓点水般打量一眼。

  或偷偷凝视。

  大部分都在看祁冬草。

  毕竟是一顶一的绝色美人,往日里,谁有这等艳福?

  但,安安静静的氛围,很快被四五辆极速行驶来的面包车,彻底打破平静。

  为首一位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

  于众人的簇拥之下,大步流星的踏了进来,性格莽撞,目中无人,不等门童亲自引路,一脚就叫后者踹了开来。

  “老子今天要处理一些大事,不想死的都滚得远远。”

  本尊正是张虎的中年男人,慢悠悠的点燃一根香烟。

  然后,视线如过电般,锁定了坐在西北角落的楚轩,他嘴角一泛,眸光冷厉,“小畜生,你果然在此。”

  参照楚轩如今的境界。

  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尽收眼底。

  张虎的来者不善,自然早有感知。

  听得张虎隔着数米外的质问,楚轩漫不经心的转过脑袋,打量了过去。

  他动作缓慢,神态安然。

  面对张虎的凶神恶煞,非但没有半点惶恐不安,反而关键时刻,露出一缕高深莫测的笑意。

  “嗯?”

  张虎挑眉,目光寒冷。

  “哪来的卑微蝼蚁,见着了咱家张爷,还不赶紧下跪请安?!”

  不等张虎第二次开腔。

  站在身后的一位年轻男子,顿时火冒三丈起来,言罢,还要走近楚轩,强行逼迫着楚轩下跪请安。

  不过,被张虎及时拦了下来。

  之后,张虎深深吸了一口烟,语气还是先前那般冰冷,“年轻人,我给你一个主动认罪的机会。”

  “否则,等到我亲自出手,你怕是要横着出去。”

  楚轩笑而不语。

  轻轻倒了一杯热饮,当着诸人的面,气态从容的推到祁冬草的眼前,“有点烫,慢点。”

  张虎,“……”

  气煞我也!!!

  他堂堂声名遐迩的拳法宗师到场,这个家伙,不但没有半点敬畏的神态,甚至直接无视了他?

  难道,这小子,真得不怕死吗?

  酝酿良久,张虎森然冷笑,“好好好,既然你这个小畜生不领情,那老子就跺了你的四肢。”

  “然后交由魏家处置!”

  言罢,数步踏前,朝着楚轩走去。

  这次,他作为天英拳馆的代表,参加魏老爷子的七十大寿,本想着是个皆大欢喜的美满日子。

  不曾想,这个节骨眼上冒出这等祸端,魏家三千金被杀了。

  以他张虎的一贯风格,不狠狠惩制凶徒,怎么向魏老爷子交代?

  “我看谁敢动手?”

  正当其时,又一道年轻的声音,横贯全场。

  声音很大,带着怒气,并且毫不掩饰,就是冲着张虎而来。

  “谁他妈敢坏老子好事?”

  张虎本能性回骂一句。

  这匆匆抵达现场的沈鹤,不屑道,“我沈某人倒是要瞧瞧,今天,谁敢对楚先生不敬重?”

  “是你张虎?还是背后的天英拳馆?”

  沈鹤大步流星,迅速靠近张虎,脱口而出就是这样一番质问。

  张虎张张嘴,本想怒斥,定睛一瞧,发现来者,竟然是沈星月的儿子沈鹤,这,可是一尊显贵。

  张虎虽然背靠魏家,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沈星月。

  “沈,沈公子,您怎么也来了?”

  张虎脸色瞬变,忙不迭嘘寒问暖道。

  沈鹤并不给张虎半点面子,“你,以及你带来的人,立马滚出这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张虎被劈头盖脸一阵呵骂,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沈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虎揉揉脸颊,故作不解,同时眸光也下意识扫了不远处的楚轩几眼。

  这小子,难不成攀上了沈家这座靠山?

  莫不是暗中受到了沈家的授意,这才大庭广众之下,杀害了魏颖?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两大家族之间的较量?

  以他张虎的能量,对付一些寻常小辈,还能手到擒来,可如果沈家插了一脚,他就没辙了。

  不过,既然来了,总得问个究竟吧?

  “沈公子,我不管这小畜生跟你什么关系,但他杀了魏颖,这总归要给个解释吧?”张虎摊摊手,故作为难道。

  沈鹤冷笑,“我让你滚蛋,听不懂?”

  “你……”

  常言道,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

  他张虎一而再再而三以礼相待,这沈家公子,完全拿他当下人呵斥,这能忍?

  “沈公子,麻烦你客气点,我张虎多多少少威名在外,不是如臂使指的下人。”张虎摸摸鼻子,脸色不善。

  “太聒噪了,杀了吧。”

  张虎还没等到沈鹤态度好转。

  一直没开腔的楚轩,竟是大手一挥,淡淡命令道。

  此话一出。

  仿佛空气都连带着凝滞下去。

  以致于张虎瞪大眼睛,半点没回过神来。

  这个家伙,要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