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05章 眯眯眼

    第205章眯眯眼

        水落落坐在那边写证明,那陈六娘跟田辉娘就对着数落对方。

        “谢谢!”

        杜淑慧给水落落道谢。

        水落落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希望你能够真心对待田辉的心,老实人不是用来算计的!”

        这么好的男人,总感觉要是被坑了,以后估计会难受死吧?

        杜淑慧看出来水落落眼睛里的警告,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一哆嗦。

        “我不会的!”

        她看着水落落写好的证明,低垂着眼帘,让人看不真切她具体的想法。

        水落落也不在乎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反正她能说的只有这么多,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她最近听洛水寒跟她讲婚姻法的事情,这才知道现在提倡的是婚姻自由,这才是她为什么没有管田辉娘的意见,而是问两个当事人的意见的缘故。

        证明开好,两个人就可以去登记结婚了。

        田辉拉着杜淑慧给水落落磕了三个响头,水落落没有躲开,全接了,这事情她接得心安理得,因为这场因果她确实给化解了。

        田辉娘拉着水落落的手说道:“你为啥看好他们俩?这以后的日子苦着呢,那丫头长成那个样子,肯定不安分的,我儿子就是太单纯了。”

        她还是认为水落落帮了自己儿子有些郁闷。

        水落落笑了起来:“婶子,你喜欢听戏吧?”

        田辉娘点头,平时确实有那草板子唱戏来搭台子,她也去听过,平时也喜欢听一些家长里短。

        “戏本子里的故事,很多都是讲得越是阻止,他们越是要在一起,你既然不看好他们,那就留不要阻止,没有了你的阻止,等他们自己吃了苦头,如果真的不适合就会分开,反正到时候受罪难受的是他们自己,他们还会回头懊悔,毕竟你开始提醒过来对不对?”

        田辉娘被安抚得服服帖帖,来的时候要死要活,走的时候一脸笑容,不知道还以为她多稀罕杜淑慧这个儿媳妇呢,岂不知道她在等着自己儿子后悔呢。

        等他们都出去后,陈六娘好奇地问水落落:“你到底是看好他们俩还是不看好?”

        水落落挽着陈六娘的胳膊:“娘,这天下最难说的就是感情的事情,如果今天婶子拼了命的阻止这个事情,可能会有两个结果,那就是他们俩没有结婚,但是会怨恨婶子一辈子,但是他们俩会心里一直有这个事情,就算是分开后都结婚了,那也会难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俩不顾婶子的死活结婚了,那么以后一旦婶子有点什么,他们俩依然会怨恨,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反正都是不好的发展,为什么不让这个事情平和地发展呢?”

        陈六娘不是很懂。

        旁边的甜娘说道:“棒打鸳鸯,越打越是在一起,就跟那打年糕一样,你不打他们还不黏糊呢,越打越黏糊,而且我看那杜淑慧对田辉也不是很喜欢的样子,这事情嫂子这么安排,才是真的考验他们的感情。”

        水落落猛点头。

        感情本来就是这样,爱情是浓烈的,这个都能够理解,但是过日子婚姻是另外一回事,有感情可不一定能够过好日子,会过好日子的不一定非需要感情。

        总之这事情很有意思。

        水落落跟甜娘他们分析这个事情,村子里不少人也在说这个事情。

        有人赞成水落落做法的,也有人认为水落落就是瞎胡闹,怎么能够不阻止呢?

        不管如何,这个事情对水落落的影响都不是很大,她悠哉地当着妇女主任,依然要处理家长里短的事情,一个月只有十块钱的工资,新鲜感过去后,她就有些消极怠工。

        这天她正在无聊地戳两只小妖精玩,就看到有人来找水落落算账了。

        “你为啥同意淑慧的婚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证明,她领证了,而她是有未婚夫的。”

        来人穿着旗袍,脸上还涂了粉,一说话那粉都往下掉,这粉的质量太差了,水落落都有些害怕,怕自己呼吸的时候吸进去碎渣渣。

        她不由得后退两步,问旁边的甜娘:“这谁呀?”

        甜娘告诉她这是杜淑慧的那个名义上的娘。

        水落落懂了,她还说之前砸只有田辉娘来闹呢,感情这位现在才得到消息。

        “抱歉,她有没有未婚夫跟我没有关系,我开的是田辉的证明呀,至于杜淑慧的,可不是我开的。”

        这话没有说错,杜淑慧不是上河村的人,她确实开不着,但是田辉是呀,她开的是田辉的,至于他们怎么搞到杜淑慧证明的,那个她真的不知道,也不归她管。

        可是这女人可不管这些,现在她损失惨重,去跟田辉娘闹,没有打过,这才一身狼狈的来找水落落,哪里想到水落落看着娇滴滴的,却一点不吃亏。

        女人吼道:“就是因为你开了,我女儿才跑了,都怪你,今天你要是不赔我一个女儿,这事情没完。”

        水落落这好脾气都被气到了。

        “没完?”

        她笑容灿烂,却让那女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甜娘跟袁彩萍也在家里,这会看到水落落的笑容,下意识地说道:“要去找二弟吗?”

        袁彩萍说完,甜娘就疯狂点头:“必须去叫。”

        他们看出来水落落生气了,一般水落落笑容都是让人很开心很舒服的,但是一旦她开始眯眼笑的时候,那不好意思,肯定是要出事情。

        至于为啥他们俩知道,袁彩萍最有感觉,她就是直接受害者。

        甜娘去地里喊今天休息的洛水寒,而袁彩萍则是在这边戒备着。

        果然她就看到水落落笑眯眯说道:“怎么个没完法呀?”

        那个女人气疯了吼道:“贱人,我今天非得打死你,才能够让我出这口恶气。”

        她抬手就是打,水落落可不会站在原地被打,所以她直接迈着诡异的步伐把人带着在院子里跑,等洛水寒赶回来,就看到院子里有个女人被倒吊在院子里的大树上,而他的小媳妇却笑容灿烂地问道:

        “贱人?打死我?你倒是打呀?”

        女人还在咒骂,水落落就看到了洛水寒,刚刚还笑着的表情立马变成了委屈:“洛水寒,她要打死我!”

        ?        ?我会尽量补上的!

        ?                        眯眯眼的都是大佬的梗有人知道吗?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