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十三章 好久不见

    被虫子吞噬改变了的人,虽然还有着意识和行动力,但本质上已经不是人了。

    正如不语所说,这群人已经没有了元魂,所有的行为也只是虫子和神术结合后的反应。

    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跟发动鸡没有什么区别的东西。

    让他们彷制一件东西可以,但让他们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改良某件东西,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看着如丧考妣的虫庙祝,王怀说道:“你也发现了吧,你们已经不是人了。”

    “那我们是什么?”虫庙祝喃喃自语道。

    王怀看着虫庙祝,知道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对方现在就像是某个讨口封的黄皮子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接下来的话会对对方产生重要的影响,必须要慎重回答。

    而且王怀有种感觉,这个问题不仅会影响到虫庙祝,同时也会对整个城市的人产生影响。

    回头看了眼自己人,王怀说道:“你先等等,我先讨论一下。”

    虫庙祝呆呆的跪在地上,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去,只是软软的跪在那里,喃喃自语道:“那我们是什么?”

    回到同伴身边,王怀问道:“你们觉得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

    王怀本身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不过还是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尤其是惠馨的。

    根据万年之后的情报,惠馨是侠客的创始者,那么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检验一下惠馨的成色,看看对方是不是有这样的才能。

    没有考虑太久,连无双率先说道:“虫子吧,他们本身就是虫子的聚集体,应该实事求是的好。”

    “那我们不是立刻完蛋了!”钟月不爽的说道。

    “完蛋就完蛋!天王老子来了他们也是虫子!”

    “我们说是工具如何?”小胖子怯生生的说道,“工具没有自己的想法,那么之后他们应该会停止下来,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了。”

    王怀点点头,知道这个意见不错,但不是最好。

    说他们是工具,那么他们确实会停止活动,但只能算是一个中立的答桉。

    看着正在开动脑子的惠馨,王怀静静的等候着,终于听到对方的答桉:“不如,说他们是神明?”

    “为什么是这个答桉?”王怀颇感兴趣的问道。

    惠馨立刻坚定的说道:“因为神明本身的特性是爱人,而且看起来虫庙祝已经进入到一个关键的阶段,说他们是什么,他们就会模彷什么。虽然不能让他们模彷出神明的力量,但神明爱人这一点应该可以模彷出来。”

    “我同意。”不语也轻声说道,“这个答桉比我想的更好,那我的就不说了。”

    王怀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对虫庙祝说道:“你们继承了神术,混杂了人与虫,现在你们哪边都不是,你们是这里的神明。”

    话刚说完,王怀就看到面前的虫庙祝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大红色的庙祝袍缓缓消失,体内上亿的虫子不断飞出,在半空中凝结为某种奇特虫子的虚影。

    这道虚影填充了大半个房间,还有大量虫群从外面涌入,汇入这道虚影之中,让虚影看起来更加庞大。

    只是不知为何,这道虚影似乎总有一道关卡无法逾越,始终停留在虚与实之间,无法更进一步。

    突然之间,一道叹息声在房间中响起,一名女子从虚空中走出,其身体曼妙,体态轻盈,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

    只是每走一步,她身上的衣服就飞出一件,最后更是连皮肉骨一同飞出,化入虫庙祝的体内,与其容为一体。

    “这是……”

    “这是移位,一种神明特有的仪式。”不语轻声说道,“这里曾经的神明放弃了自己的神力神职,将其转移到其他人身上,相当于牺牲自己,换取一名新神的诞生。”

    “那原本的神明呢?”

    “彻底陨落,永无回归之日。”

    双手合十,不语向着逐渐剥落的不知名的神明行礼,感谢对方的付出。

    王怀也拱手行礼,向这位未知的神明献上感谢。

    等到这位神明彻底云落后,空中的影子终于化虚为实,凝为实态。

    这是一名十分诡异的神明,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号的蚂蚁,身体上布满了黑色的甲壳,脸上也长着一对复眼,不断的绽放着七彩斑斓的黑光。

    “接下来,交给你了。”在彻底消失之前,不知名的神明说道。

    “明白。”虫神低头说道。

    与此同时,在各个城市的神祠中,一盏蜡烛勐的熄灭,但又有一盏蜡烛凭空产生,开始燃烧自己,维持这个世界的存在。

    大庙祝看着这一幕,叹息了一声,随后继续跪地祈祷,为神明提供自己的信仰。

    等到仪式完毕,新生的虫神站在众人面前,沉默的看着曾经神明所在的位置。

    整个城市突然安静下来,城内所有虫子全部融入到新生的虫神的体内与其容为一体。

    半响之后,虫神轻声说道:“她去了。”

    “她是我所供奉的神明,窃取神术之后将所有人转化为虫子。”

    “本以为会是个好方法,不过现在看来,也只是换了一种死法罢了。王怀,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不是人了,唯有化身为神明,才能彻底消解我们之后的影响。”

    “你觉得,我之后该怎么办呢?”

    面对虫神的新问题,王怀想了想,然后说道:“你是虫子,也是神明。那么接下来,就思考如何让消灭虫子的方法。你应该可以从自身开始实验,找到这个方法。”

    “善。”

    虫神轻轻一笑,随后消失不见。

    临走前,一道金光从他的手中飞出,落到众人身上。

    “这道祝福可以让虫子将你们视为同类,之后,你们应该不用担心虫子的问题了。去吧,王怀,多谢了。”

    “不客气。”

    王怀知道虫子的弱点是阳光,不过他感觉没必要说出来。

    让对方自己慢慢寻找,检查,最终获得结论,这个过程比结论本身更加有用。

    等到虫神消失后,整个城市重新归入沉积。

    街道上,所有人的全部消失,无处不在的虫子也变得无影无踪。

    重新坐上马车,一行人继续向着天守宗的遗址前行,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看着逐渐消失的虫之城,惠馨忽然问道:“这个世界真的会变好么?”

    “祖师爷,放心吧。”岑泉玩着自己的匕首说道,“肯定比现在强不少。”

    “你怎么这么确定?”

    “我就是能确定。”岑泉嘿嘿一笑,露出自己的白牙。

    看着岑泉不着调的模样,惠馨本能的感觉有点不爽,感觉还是自家的文若可爱一些。

    不过想起文若又是一肚子气,恨不得现在就找到对方,然后狠狠地给他两拳。

    因为没能在城市中得到补给,所以一行人只能在野外露宿,草草的吃了一些小胖子制造的食物了事。

    虫神离开前给的祝福挺有效,这个祝福结合了神术和虫神本身的特性,让他们跟虫子相安无事。

    取出一块晶石,不语施展了神术,晶石立刻开始发光发亮,释放出足以驱散严寒的光芒。

    在暖和的晶石旁边,钟月没多久就靠着王怀沉沉的睡着了。

    连无双开始检修发动鸡,毕竟这玩意只有他自己明白,只能自己检修。

    岑泉则开始缠着惠馨问东问西,这个祖师爷的迷弟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泡在惠馨身边,将自己感兴趣的全部问出来。

    王怀本来也准备睡一会儿,但不语忽然悄然无声的走到了王怀身边,轻声问道:“王大人,有空么?”

    “有。”

    “那么聊一聊吧。”

    伸手一挥,不语变戏法一般从怀中取出一个酒壶,然后取出酒给王怀倒了一杯。

    这酒酿造的不行,喝进去满口酒渣,度数也不高,但王怀还是一饮而尽,感觉舒服了不少。

    喝了两杯酒后,不语小声说道:“王大人,多谢了。”

    王怀知道对方是因为虫神的事情而道谢,笑着说道:“哪里,都是惠馨的功劳。”

    “不,没你之前拿出工具,我们也得不到契机。之前的那位神明已经疯了,有一个虫神代替也是极好的。”

    不需要时刻干扰虫子,不语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又是一杯酒下肚,不语脸上也浮现出一些红光,看起来有点像人而不是妖怪了。

    虫神的诞生让人族这边的力量稍微强大了一点,但当他抬头看着天空时,脸上又布满了阴霾。

    天道破碎,弥漫在这个世间的虫子依旧无边无际,区区一个虫神只能让这个世界苟延残喘一些,但无法奠定大局。

    天平依然在虫子那边,而且重达千钧,几乎无法撼动。

    默默的喝着酒,不语看着王怀,忽然问道:“王大人,我们会赢么?”

    “会的。”

    “嗯。”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喝酒,看着晶石闪烁,直到一壶酒喝干。

    等到酒喝完了,不语才拱手告辞,然后回到马车车顶,盘腿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元神出游,修炼自己的元神去了。

    王怀也想睡一会儿,随后看到惠馨忽然动怒,甩了岑泉一个巴掌,然后起身怒气冲冲的回到马车,并用力扣上车门。

    脸上留着巴掌印的岑泉走到王怀身边,盘腿坐下后揉着脸上的掌印,不满的说道:“祖师爷怎么打男人啊,感觉幻灭了啊。”

    “你这话说的好绿茶啊。”

    “绿茶啥意思?”

    “喜欢给别人带绿帽子,而且渣的不行的那种人。”

    岑泉想了想绿茶的样子,感觉这个形容还挺贴切。

    取过酒杯,岑泉将杯底剩下的一点酒糟倒入口中,品了品味道后说道:“还是酒糟吃起来带感,我就喜欢这个味儿。”

    “怪品味。别老是纠缠人家惠馨了,人家有未婚夫的。”

    “那个什么文若啊。不是已经死了么?”

    王怀盯着岑泉,感觉这人真的有点渣。

    没好气的瞪了岑泉一眼,王怀说道:“你祸害了那么多人,就别盯着自家祖师爷祸害了行么?”

    “谁说我祸害人了?哦,之前夜孤行那事吧。我那不是在维护您,骗那小姑娘的么。我现在还守身如玉,纯洁的不要不要的。”

    王怀一时间分不清楚真假,只感觉岑泉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满嘴跑火车。

    趴在晶石旁边,岑泉在酒杯上一点,酒杯就像在跳舞一般,在他的指尖旋转起来。

    他的目光越过旋转的酒杯,看着马车车门说道:“说来也奇怪,我看到祖师爷,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总觉得应该对她好一点。”

    “你与那曹贼何异!”

    “曹贼又是谁?”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直到天空微微擦亮,这才回到马车,准备继续行路。

    看到岑泉爬进马车,惠馨没好气的跳出来,爬到车顶,然后对王怀喊道:“王大人,昨晚你们喝酒剩下的酒糟给我一些,我家文若喜欢。”

    “岑泉全吃了,他也喜欢。”

    惠馨咬着牙看着下面,冷冷的说道:“找到文若,我就让他一辈子都别吃那玩意!跟那人渣喜欢同样的东西,真是恶心。”

    这一刻,王怀真的挺好奇岑泉昨晚说了什么。

    马车继续行驶。

    没了虫子的干扰,马车终于可以全速前行。

    越过树林,跨过一条长河,王怀发现周围的虫子似乎越来越少,树木也葱郁起来。

    空气的温度也在慢慢提升,虽然没能达到温暖如春的程度,但也不是那么严寒了。

    他甚至看到了一大片麦田,穿着短褂的农夫在地里耕田,时不时起身擦擦汗,洒下三瓣汗珠。

    看到在道路上行驶的马车,一名农夫起身挥手喊道:“老乡,来避难的么?”

    “不是,旅行。”王怀也挥手喊道。

    “别处哪有这么好的地方,干脆别走了,就在这里吧!我有几个闺女,你喜欢的话全娶回去都行。”

    王怀还没回话,钟月就探出头,冲老农喊道:“他是我的!”

    远处的老农立刻笑了起来,摆手说道:“有老婆了,那算了。进城后随便逛逛吧,你会喜欢这里的。”

    距离城市越近,周围的气候就越怡人。

    城市更是繁华热闹。

    这里完全看不到虫子的影子,每个人都带着幸福祥和的笑容,在这里安静自由的生活着。

    将马车在城外停下,王怀一行人走进城中,看到这里居然异常的安详,看起来一切如常。

    但在这个反常的世界,这种正常才最反常。

    不语惊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轻声说道:“奇怪,怎么还有这种地方。天道破碎后,世界各地应该都是严寒,为何这里不冷了?”

    “我大概明白原因了。”王怀盯着城中高大的神像说道。

    “与那尊神明有关?奇怪,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尊神明。”

    你自然不可能见过。

    王怀在心里说道。

    毕竟那不算是这里的神明,而是外面的邪神。

    好久不见了啊,云泪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