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十二章 新的庙祝

    将整个部族布置完毕,王怀感觉差不多了,于是开启金手指,验证了一下自己的成果。

        金手指的反馈结果让他比较满意,之后用真实模拟调整了一些细节,然后派遣无名回到白夜,并将自己任务完成的事情转达给了方虚。

        听到王怀真的灭了那个部族,正在思考接下来怎么整王怀的方虚愣住了。

        真灭了?

        这家伙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但他又不敢亲自去验证,毕竟在白夜支部,自己还有邪神云泪作为支持。

        一旦离开这里,他本人手无缚鸡之力,本身的奇物虽然好用但还是有一些弊端,所以不敢轻易出门。

        谁晓得这是不是王怀的调虎离山之计,将自己骗出去之后慢慢揉捏。

        思考了半天,他终于拿起木槌,敲响了旁边的小钟。

        随后,赤焰很快出现在房间中,对着方虚行礼后问道:“方先生,叫我?”

        “嗯,宫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你去验收一下吧。”

        “宫白做事,一向小心,何必多此一举呢?”赤焰笑着说道。

        方虚看着赤焰,忽然感觉有些恼怒,但还是立刻压制下去。

        “宫白做事我自然放心,不过那个部族十分危险,这些时候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我的命令。”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看着赤焰离开,方虚还是感觉有些不放心。

        毕竟赤焰之前与宫白的感情很好,万一王怀借着宫白的相貌哄骗对方,那么也是一个弊端。

        想了想,方虚再次敲响小钟,对走进来的另一人说道:“帮我监视好赤焰。一旦他有什么异动,全部告诉我。”

        送走了第二人,方虚哼着小曲,感觉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你看起来挺开心的啊。”

        邪神云泪的身影忽然在房间中出现,笑着看着方虚。

        对于云泪的神出鬼没,方虚并没有吃惊,而是回道:“是啊。好不容易可以与王怀正面过招,我感觉开心的很啊。”

        “嗯,我就是喜欢你没心没肺的性格,为了能证明自己比对手强,你真的很努力啊。”

        “毕竟是难得的好对手。王怀那个家伙,总是能让我玩的很开心。不知道这一次,他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呢。”

        幻想起王怀可能的手段,方虚忍不住捂住嘴,发出了兴奋的笑声。

        看着方虚的神情,云泪感觉这个孩子特别有趣。

        在自己所吞噬的人中,方虚也是格外有趣的那一个。

        他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同时也有很强的自毁倾向。

        他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向强者挑战,然后随时准备在这个挑战过程中牺牲。

        成功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失败反而会让他流连忘返。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每次跟王怀交手,期待的并不是成功,而是被意料之外的情况所击败的场面。

        “扭曲但是有趣的产物,我真的很期待吞噬你的那一天。你元神的味道,应该前所未有的扭曲。”

        “那还用说。”方虚得意的说道。

        骑着一头大雕,赤焰风驰电掣的赶往部族的所在,并在空中看到了满目创痕的部落。

        整个部落都在熊熊燃烧,最中心的广场上,部族重要人士都躺在这里,每个人身上的伤口都不相同。

        跳下大雕,赤焰看到王怀正在火堆旁边烤着火,还没有烧完的人体在火堆中摆出战斗一般的姿势。

        上千人的部族,此时鸦雀无声,只能听到火焰在村落里跳动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赤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认真地检查了一翻,发现没有一个活口。

        坐到王怀的身边,赤焰沉默了半响,忽然叹息道:“我搞不懂,为什么先知让我们来做这种事情。每次看到这些尸体,我都在想,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的朋友。这些人死了,他们的亲人朋友怎么办。”

        模仿着宫白的口气,王怀说道:“所以先知心肠好,将他们全部都宰了。”

        “你说这种笑话不觉得有点过分么?”

        “事实如此。先知做事,总有自己的道理,我们听从就行了。”

        “也是。毕竟先知给了我们恩赐,让我们成为异人,甚至还救了不少人。这样的人,确实不是坏人。不过我总是在想,如果换个方式,会不会更好些。一味的杀人似乎不太对,我们能不能做的更完美一些呢?”

        感慨了一翻后,赤焰对王怀说道:“这些话我只对你说说,你可别乱传。云泪娘娘的那群庙祝可疯了,这些话被对方听到,非得把我扒光了然后在广场上吊个三天不可。”

        “是挺过分的。”王怀点头说道。

        尤其是目前男女关系互换的情况下,这种惩罚对赤焰来说就更过分了。

        确认了这里没有问题,赤焰拉着王怀说道:“可以了,没有问题,我们回白夜吧。没你的白夜,总感觉少了点东西。”

        “嗯,走吧。”

        等到王怀离开后,白色的巨狼钟月收回了神通,疲惫的出了口气。

        神通消失后,刚才已经死了的人纷纷站起来,附近倒塌的仿佛也恢复原状。

        并在勇士长的带领下,一行人开始收拾自己的行礼,之后携带着干粮,准备绕路离开这里,并与白鹿部落汇合。

        离开前,勇士长拍着胸口,对钟月说道:“麻烦转告王怀,我们有熊部落欠他一个人情。若是有需要,他随时可以来找我们。”

        “知道了,去吧。”

        “还有个问题,王怀结亲了么?”

        看着略微有点脸红的勇士长,钟月潇洒的仰起头,果断的说道:“想都别想,那是我的。”

        返回到白夜的王怀,第一时间被方虚召见。

        虽然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不过王怀还是从乱七八糟的文字中看到两个字:“愤怒。”

        原本折磨王怀良心的计划泡汤,这让方虚怀疑王怀没有罪恶感,上千人的部落说灭就灭。

        毕竟阳神世界真实不虚,这里的人命也是人命。

        所以你就不能有点道德么,这让我怎么道德绑架你?

        酝酿了一下言辞,方虚和蔼的问道:“宫白,这次任务辛苦你了。”

        “不辛苦,挺爽的。好久没有这么愉快的杀人了。我一把烂菜刀从东边砍到西边,血溅到眼睛里我都没眨眼。”

        “那个,你就没点不安什么的?”

        “没有啊,杀的贼爽,下次有这种好事再叫我,我再爽一次。”

        看着真的乐在其中的王怀,方虚由衷的感慨,这位才是重量级的人物。

        自己派去的两人都描述了部族的情况,两人的描述没有任何区别,云泪也没有发现他们有说谎的迹象。

        由此可见,王怀真的灭了那个部落,而且还有些意犹未尽。

        摇了摇头,方虚感觉自己之后针对王怀的计划得改一改了。

        对方似乎并没有将人命当回事,这种小伎俩根本没法对付他,自己必须得想一些其他点子。

        而王怀喝着茶水,看着方虚脸上的文字,知道自己的安排奏效了。

        你不是想折磨我的良心么?只要让你感觉我没有良心,那么你就折磨不了我!

        虽然准备起来挺麻烦,不过只要能让方虚产生误会,那么王怀就感觉前期的投入是值得的。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坐在一起喝茶,只不过方虚脸上的文字将他的心理活动全部暴露出来,让王怀看的挺爽。

        终于,方虚放下茶杯,对王怀说道:“宫白,你有兴趣当庙祝么?”

        白夜内部,庙祝需要直接侍奉云泪娘娘,并且用白夜领命产生的信仰施展神术,是白夜内重要的部门。

        因此,庙祝的地位也很高,在白夜内也颇有名望。

        宫白以前也想过当庙祝,不过庙祝对元神、神明亲和等要求很高,所以他一直没能得到这个机会。

        而王怀也想多了解一些邪神云泪,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而且方虚的想法都在脸上泄露了出来,这么好的糖衣炮弹不放在嘴里啃两下可惜了。

        “当然可以,我没问题的。”

        “好,那么你现在就去云泪娘娘庙吧,我之后会跟对方联系的。”

        再次行礼致谢,王怀愉快的前往庙宇。

        在他的背后,方虚也冷笑起来。

        云泪娘娘的庙祝可是自己也很头痛的人物,要不是对方的神明亲和太高,云泪娘娘也很喜欢,自己早就干掉对方了。

        现在就让王怀跟对方狗咬狗,斗个两败俱伤好了。

        王怀没有急着去云泪娘娘庙,而是在白夜城的街道上行走,继续观察这个城市。

        因为有晶石这种特殊物质的存在,所以白夜城内的景象与外面也不怎么相同。

        在这里,各种便携式的机器十分常见,只要放入晶石,那么这些机器就可以自动运转,而且没有黑烟等污染。

        放入晶石的机器效能也很出色,一台手提机械就可以轻松的钻开地面,露出藏在地下的管道。

        “连无双在这里干的挺不错的啊,不知道晶石可不可以带到外面。如果可以的话,工业革命差不多也可以玩起来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王怀感觉这个方虚有些地方也挺不错的嘛。

        用自己的钱养别人的人才,这是何等大公无私的精神。

        花了小半天的时间,王怀这才看完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走到了云泪娘娘庙。

        这座庙的造型十分奇特,黑色的不明物质如同触手一般扭曲在一起,一只只眼睛生长在触手上,让王怀怀疑这个世界的邪神对触手有着特别喜爱。

        在神祠的门口,王怀看到一名半张脸英俊,但半张脸满是烧伤,甚至连牙床都裸露在外面的男子。

        他穿着黑色的庙祝袍,脸上没有戴符纸,嘴里嚼着不知名的果实,通红如血的汁水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不过与凶残的外表不同,他倒是挺亲切的。

        看到走进的王怀,他立刻冲下来,拉着王怀亲切的问道:“宫白?”

        “是。”

        “你迟到了,两个时辰一刻钟之前你就该到的。不过念你是初犯,所以我不追究了。换上庙祝袍,跟我来。”

        接过对方扔来的庙祝袍,王怀发现这身庙祝袍跟神明道的很像,应该是这里按照神明道的庙祝袍修改过来的。

        带领着王怀走在前往,男子边走边说道:“云泪娘娘不喜欢正常的东西,有点残缺的东西她会很喜欢。你刚好缺了只耳朵,所以不用额外制造残疾了。”

        听了男子的解释,王怀又仔细看了看来往的庙祝,发现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点残疾。

        有的缺了一只手,有的没有了腿,有的甚至连皮肤都没有,看起来十分骇人。

        不过中间还是有一个正常人,看起来一直在微笑,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发现王怀慢了下来,男子回头看了王怀一眼,然后小声说道:“你慢了,下次要跟紧我。”

        “那个人哪里残疾了?”

        “脑残。”

        “哦,真可怜。”

        男子瞥了王怀一眼,小声道:“那是一种恩赐。我不知道你之前在别的地方经历了什么,不过来了红衣娘娘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首先,我们并不是特意信奉红衣娘娘的,我们是神明道,记住这个名字。除了神明道的命令,其他人的话一概不要理。”

        “那先知呢?”

        “阳奉阴违一下就行了。”

        看着对方的脸,王怀读出了男子的心情。

        (区区一个邪神罢了,搞的这么正式。)

        看到对方的心里话,王怀有点了然了。

        从对方知道邪神来看,对方跟自己一样,都是来自外面的天仙,也难怪方虚感觉这个家伙不好对付。

        而且神明道虽然尊崇神明,不过内部应该也有很多派系,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对邪神不感冒的那一个派系,被分配过来自然很不爽。

        记下这个点,王怀感觉有时间可以搞点阴谋出来。

        带着王怀,男子继续说道:“在红衣娘娘庙内,你需要注意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我会慢慢教你的,所以不用担心。身为一名庙祝,需要有很多忌讳,你需要了解云泪娘娘的喜好,她的禁忌,必要时刻还需要献身。”

        王怀刚想询问这里有什么忌讳,便看到男子猛的打了个喷嚏。

        捂住自己的鼻子,男子无奈的说道:“糟糕了,难得的新人,这就没了。”

        没等王怀反应过来,他便被男子用力一推。

        对方的力气大的出奇,被对方一推,王怀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直接落入一个柔软的地方。

        数以百计的触手从墙壁上冒出,将他死死缠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