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07章 戏

    “叔叔,妈妈快回来了。”

    五月圆亮的眼睛一闪一闪,闪过一丝卑微和胆怯,很快,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周霆沉捕捉到了。

    他恋恋不舍地松开五月的头发,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五月想不想读童话故事?”

    五月眼前一亮,但又充斥着疑惑。

    周霆沉手边没有任何书籍,什么童话故事,到底在哪呢?

    不会跟妈妈说的一样,这又是一个骗人精吧?

    五月摇摇脑袋就要离开床边,周霆沉赶在她离开前叫住她,掏出手机晃了晃,“五月想听,叔叔可以读给你听。”

    五月小眉头一挑,星星眼一眨,周霆沉的心就融化了。

    “安徒生童话和一千零一夜是必读的,五月想听哪个?”

    那些都是周霆沉小时候奶奶拿出来哄小女孩的,五月现在当然不知道。

    所以她一听这些名字就摇头不止,自觉抵触。

    “那好吧,叔叔给你讲海的女儿。”

    “海的女儿?”五月嘟起小嘴,“海的女儿是条美人鱼吗?漂不漂亮?”

    周霆沉点头,“很漂亮,也很坚强。”

    “那我要听。”

    周霆沉嗓音清澈,似乎自带一种治愈的功能,林欢刚走到门外,看到这幕,脚步便不由自主的顿住了。

    五月趴在床头,小脑袋一点一点。

    她看着手里的果篮,眼底蒙上了一层阴翳,转身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所以海的女儿最后为了爱情牺牲了吗?”

    周霆沉点头,“海的女儿,因为爱情离开大海,最后却因为被爱人伤害和抛弃,最后重新回到了大海。”

    “所以她为什么还要为爱情离开大海呢?”

    周霆沉沉吟片刻,神情带了丝惆怅,才道:“因为爱情真的太诱人了,它可以蛊惑人的心智,让人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五月眉头皱成了一条毛毛虫,还是不懂。

    “可是她不明白,人和美人鱼是不一样的吗?即使变出了双腿,王子还是抛弃了她?”

    周霆沉眼神黯淡下来,点点头道:“是的,这说明美人鱼有无双腿都无所谓,是美人鱼自己所遇非人。”

    “那叔叔是说,美人鱼换个人喜欢就可以了吗?”

    周霆沉深思片刻才道:“叔叔也不确定,因为这个童话故事本身就是虚构的,或许很有千种结局,就像只要五月喜欢,你也可以自己杜撰一个结局。”

    五月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撅着嘴巴,小模样格外认真,“我不会杜撰的,这样改变的结局就不真实了。”

    周霆沉觉得好笑,“可是童话本身就是以美好的结局结束的啊,这其实是现实灵魂的救赎,五月不必如此认真。”

    “五月,来妈妈这。”

    一道柔和轻盈的声音突然闯入,周霆沉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林欢。

    “妈妈!”

    她手里抱着一个果篮,五月跑过去,正好钻进了她敞开的怀抱之中。

    “周先生,感觉可是好点了?”

    周霆沉打着点滴,脸色苍白,虽是吃了抗敏药,但浑身的红疹子还是没消下去。

    他想开口卖惨,但见林欢扫了自己一眼,视线便紧跟着撇开了,瞬间心塞,没了诉说的冲动。

    “好点了。”

    语气干巴巴,一点起伏都没有。

    林欢懒得管他,便在一边逗着女儿。

    “我受这么重的伤,你就只带一个果篮来吗,林小姐,这未免有些不礼貌吧?”

    周霆沉把手把枕头下一伸,见林欢没注意到,才重新拿了回来。

    林欢听到周霆沉的话,自觉他是在找茬。

    “说实话,喝酒是周先生非要挑战的,咱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能把你送到医院来,还不收你医药费,已经算是很好了。希望周先生,不要给你一分颜色,你便去开染坊了。”

    周霆沉接收到林欢身上的刺了,还感觉从嘴直接扎到了心里。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他这是心甘情愿啊。

    “啧啧,林小姐真无情,我怎么说都是你的追求者,你也不能当着五月的面,给我留分脸面。”

    五月听到自己被点名,只是朝着周霆沉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很快鼓捣自己手里的苹果。

    “小没良心的,白跟你讲故事了。”

    周霆沉撇撇嘴,可惜说的话,五月听不见,不然林欢和她肯定又要上来闹。

    这牙尖嘴利的女人,一点便宜都不让自己占。

    “好吧,之前的事我便不和你闹了,只是下次你再来,记得给我带鸡汤,我要小火慢炖的,熬够好几个小时的,汤不浓我不喝。”

    林欢正低着头在饮水机前倒水,听到这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哼道:“自己爱喝让你家保姆来,我不是你们家的保姆。”

    “可我的伤是因你而起,以我集团总裁的身份,一天的误工费就高达上亿,你如果不喜欢保姆这个职位,那我可以让我的律师跟你谈。”

    “咳咳……”

    林欢被周霆沉恬不知耻的言辞呛到了,她凶狠地瞪了周霆沉一眼,可惜她不知道,这道眼神不但没有一点杀伤力,反倒还让周霆沉感受到了一丝嗔怪。

    他笑眯眯的,端出一副笑面虎的做派,可左手已经扣住了手机,摆出了一副威胁的架势。

    “行,算你狠。”

    若是江离在这,一定会说,就像是他这般追女孩子,哪个女孩会被他追上?

    而林欢却有一种脚踩上牛皮糖甩不掉的感觉。

    可能用一顿鸡汤换破产,这笔生意她还是做的过来的。

    林欢和五月并没待很久,一是他已经脱离危险,二是林欢觉得自己能来看一眼已经算是给周霆沉面子,多余的时间,她一分钟都不想待。

    “喂。是林伯伯吗?我是霆沉,我想请您帮个忙,对,您晚上有空对吗?好,我让人直接去接您。我们晚上见。”

    摆弄着手里的一根短发,周霆沉特意放进了自己的戒指盒子里。

    放下后,他又打了另一个电话。

    “江离,替我订明早的机票,我要飞一趟Y国。”

    江离是清楚周霆沉伤势的,有些不放心,“大哥,商业谈判可以让陆总替您,您何必这般着急?”

    “听我的,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