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03章 孽

    小孩子最能感受大人之前情绪的变化,就算五月听不懂林欢和周霆沉的话,但看妈妈的表情就知道,叔叔一定是惹妈妈生气了。

    娃娃是周霆沉托朋友从英.国捎来,他知道五月很喜欢娃娃,所以特地交代,但这种情况下拿出来,显得愈发尴尬。

    “不用了,周先生的东西动不动就价值千金,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收不起这么贵的礼。”

    周霆沉凝视着林欢,听着她的话,有种针在心上碾的感觉。

    他脸色苍白得厉害,眼神从来没有一刻像此刻柔软卑微过,“我……只是太想念亡妻,所以才会控制不住,打扰了。”

    看着周霆沉离开的背影,林欢心里一点波澜没起,把五月送去幼儿园后,又处理了一天的工作。

    这才不紧不慢的去参加她和两位闺蜜的party。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他爱耍这些把戏就让他耍,我倒要看看他什么时候露出狐狸尾巴。”

    “我看,这可能又是他计划里的一环。”

    苏茜喝完一杯酒,语气显得有些闷。

    林欢发现她情绪有些不对劲,从刚才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整个人沉闷的不像话,脸色也白得如纸。

    “茜茜,你身体不舒服?”

    苏茜眼神闪了闪,摇摇头,“我喝的有点难受,去一趟洗手间。”

    “那我和你一起吧?”

    石丽丽指了指面前五六个空酒瓶和自己酡红的侧脸,摇摇晃晃作势站起身,“酒喝多了,我陪你一起。”

    苏茜脸色不好看,但也没有拒绝。

    石丽丽离开包厢,要关门的时候,林欢接收到她传来的信号,在包厢里坐了三分钟,也出去了。

    “茜茜,总想着要逃开我,怎么,我是洪水猛兽吗?”

    “我们已经断干净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走廊尽头,闻成砚长臂撑在墙壁上,低沉阴鸷的声音仿佛从阴曹地府爬上来的。

    林欢害怕被发现,急忙回过身去,用头发盖住自己的脸。

    “断干净?你说的是在小诊所把孩子打掉的事?”他冷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孩子是一条命你动手的时候,就没觉得自己残忍吗?”

    “再残忍,也比不过你杀我父母的两条命。”

    “那是他们该还的!”

    “哈哈哈!”苏茜仿佛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那你的罪,用你的孩子来还,天经地义。”

    “苏茜!”闻成砚额上青筋跳动,目光狠得似要将她捏碎,“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啪——”

    苏茜挣扎着,让自己的下巴在他手心挣脱。

    “我还是那句话,孩子流掉了,我们没关系了,你若是不愿意,那咱们就法庭上见。”

    “到时候几条人命,咱们一起清算。”

    闻成砚盯着苏茜一张一翕的唇,穿堂风贯穿了他心底每一丝缝隙,他忽然觉得累,不明白这么多年来,为了报父母之仇,自己做了这么多,得到了什么?

    “茜茜,你别走,跟我回去好不好?父母的旧怨已经了了,咱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闻成砚从未这么卑微过,就为了祈求一个自己之前不要的女人,重新回到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