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十四章 逻各斯之主(23)

      日出时分。德拉古埃鼓动双翼,在大海之上迎着太阳飞行。刺目的阳光让艾拉一路上都只能紧闭着眼睛。由于看不清周边的东西,每当德拉古埃的身体在云层中沉浮之时,总能让艾拉体会到从深渊坠落的恐惧

  饶是如此,艾拉依旧争分夺秒地对德拉古埃讲述着接下来的计划。

  “康斯坦丁尼耶的狄奥多西城墙被认为只有‘精灵王’级别的魔法师才能攻破,这并不是夸大其词。在建造它的时候,七丘帝国往石料中混入了‘哲人的器皿’,这使得狄奥多西城墙能够吸收绝大部分攻向它的魔法力量。”

  德拉古埃张开嘴,在变成龙时,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能够震碎周身的云层:“什么是‘哲人的器皿’?”

  “我不知道。在康斯坦丁尼耶时,我以为这是筑城的基础原料。但在游历了很多国家后我才发现,这种原料只被用于狄奥多西城墙。我在哥特兰筑城时曾想过加一点这东西。为了得到制造它的方法,我找遍了王家图书馆的藏书。可是,没有一本书提到过‘哲人的器皿’是什么、或是如何制造。它只在狄奥多西城墙相关的文献中出现,而且每次都只是被浅浅地带过。从七丘帝国的其他城墙都没有使用‘哲人的器皿’这一点来推算,这东西极其稀有,而且制作方法恐怕已经失传了。”

  “这无关紧要。”德拉古埃说道,“我们可以直接从空中飞入康斯坦丁尼耶!但是,我们要如何取得朗基努斯之抢?光凭我,是没法赢过上万人的禁卫军的!”

  “只要攻击禁卫军军营,引诱禁卫军统领向你投掷朗基努斯之枪就好!我有能够让它失去攻击力的咒语!”

  “了解。”

  德拉古埃使劲挥动了一下双翼,冲破已被震成碎玻璃大小的云层。

  康斯坦丁尼耶就在前方。即使在高空之中俯瞰,狄奥多西城墙依旧伟岸无比。德拉古埃加速拍了几下翅膀,在守军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地掠过了狄奥多西城墙的上空。

  城里的人们先是感到天空一阴。当发现有一头红龙在城市上空飞行时,他们纷纷尖叫着躲进了屋里。

  艾拉很快就发现了康斯坦丁尼耶里的一点异样:“奇怪,能被允许在康斯坦丁尼耶扎营的应该只有禁卫军,为何在东北角沿海处又多了一个军营?”

  那是七丘帝国海军大将奥卢斯用艾拉的叔叔意图谋害艾拉的这个把柄交换来的,艾拉并不知情。

  “攻击哪一个军营?”德拉古埃问道。

  “不知为什么,这个新的军营看着让人生气!”艾拉说道,“就攻击它吧!”

  “了解。”

  德拉古埃飞到海军军营上方,在空中来来回回地盘旋。海军大部已被奥卢斯带去进攻海岛共和国,大营中只有寥寥几个守卫。发现军营被红龙盯上了,他们吓得抛掉武器,也和那些市民一样躲进了屋子里。

  “看的我更生气了,德拉古埃,给他们来一把火!”

  听到这句话,德拉古埃双翼往前一拍,将身体悬停在了空中,同时对着下方发出了一声龙吼:“Yol Toor Shul(火焰之息)”

  在吼声之中,赤红色的龙息就如同瀑布一般从空中飞流直下。眼看军营就要被烈火吞没,偏偏在这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在龙息落至和狄奥多西城墙差不多相等的高度时,狄奥多西城墙忽地发出了一阵刺目的光线,一个无形的屏障遮蔽了整个城市的上空,竟将龙息尽数吞没!

  “这是怎么回事?”艾拉惊呆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家的围墙还有这功能?”

  德拉古埃无言地在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城墙发出的这个光芒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既然魔法无法穿透,那我们就直接从空中落下去吧!”德拉古埃说道。不等艾拉抓紧它的脖子,它便把头向下一压,整个身体就像一块落石一样朝着军营砸了下去。

  令人意外的事情再度发生了。就在德拉古埃即将下坠到和刚刚的龙息同样的高度时,它忽地感到全身的力量都在被抽去。与此同时,刚刚被消失的龙息再度出现,转而向着德拉古埃的方向射来!

  德拉古埃大惊失色,用尽全身力气连续挥动翅膀,这次终于遏制住身体的下坠,转而向着斜上方飞去。炽热的龙息擦着她的身体而过,熏黑了她腹部的龙鳞。

  “这样子,根本没法从空中袭击康斯坦丁尼耶!”德拉古埃二话不说,掉头朝着城外飞去。“我们去搬点石块来,试试用物理的方式打击军营!”

  “德拉古埃,注意下方!”艾拉惊叫道,“城上的守军已经瞄准你了!”

  城墙上驾着的一排巨弩,如今已在守军的操控下对准了天空的德拉古埃。巨弩上装填的弹药与其说是弩矢,倒不如说是一根根巨大的长矛。这些巨弩形状不一,有的弩机上并排躺着四根弩箭,相对来说每根弩箭就稍小一些;有的弩机上仅装一根长矛,光是搬运弹药就需要二人合力。

  这些弩机都是七丘帝国工程学的杰作,即便是其中最小的弩箭,射出之后也能插入石制的城墙之上!

  在一声响亮的号令声下,这些巨大的弩箭同时脱弦,以惊人的气势射向了空中的德拉古埃。

  “Fus——Ro Dah!(不卸之力)”

  德拉古埃在这一吼之中用上了全部的力气。一股庞大的力量推向了飞来的弩箭,稍小的弩箭在这股巨力纷纷偏离了原有的轨迹,但那有三根最大的弩箭却冲破了这股力量的阻碍。第一根擦着德拉古埃的尾巴而过;第二根撞到德拉古埃胸前最厚的的龙鳞上,没能成功插入,但却让德拉古埃喷出一口血来;而第三根则击中了德拉古埃的右翼,“嘶”地一声,竟将德拉古埃的翅膀硬生生扯下一小半来!

  剧痛让德拉古埃无法挥动右翼,她再也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身体向右斜着、从空中直坠下来,最后“轰”地一声落在了狄奥多西城墙的正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