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84章 他死,我就死。

    劳瑞恩说完,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身为圣阶刺客,他一心想跑的话开霁星上根本没几个人能拦得住他。

劳瑞恩前脚刚走,四个神山长老就联袂而至。

“大哥!你没事吧!”x4!

四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除了一个死在姬平阳手上的十长老,神山硕果仅存的九个长老,这里就足足有七个!

七个圣阶就这么站在自己的眼前,这谁看了不得一阵心颤。

乔榆看着眼前的场景,喉结也不由得上下滚动了一番,这次玩大了呀!

“我没事!不过有人快有事了。”

大长老神色阴沉的摇了摇头,随后他将目光放到了乔榆的身上,眼底满是冰寒的杀机。

周围的神卫也瞬间形成了包围圈,将乔榆和骑在乔榆肩头上的安莉娅团团围住。

“啊哈哈哈哈。”乔榆露出尬笑:“大长老,不要这么激动嘛,和气生财,我刚刚只是想跟你开一个小玩笑罢了。”

“对了!几位长老吃饭了吗?肚子饿不饿啊?要不我下面给你们吃吧?我下面很好吃的!”

乔榆一边拖延时间,一边疯狂的思索着对策,冷汗从额头淌落。

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面对着七尊圣阶,别说战斗了,他连逃跑都是一种奢望。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计谋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即便是现在施展六道之力也来不及了,六道之力只是存在感消失,并不是隐身。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你下的面,就留给你自己在地狱吃吧。”

大长老第一次对一个小辈有了这么强烈的杀意。

伴随着他的发怒,乔榆周围的空间瞬间开始扭曲起来。

这种感觉让乔榆极为惊悚,就好像他的身体被封印到了一面镜子里,而此时有人要打碎这面镜子。

伴随着空间的扭曲,乔榆的身体也跟着扭曲了起来,乔榆甚至看到了自己挺翘的屁股,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乔榆心底大骇。

他甚至已经看到了黄泉的大门了。

大长老对力量的把控极为细致,所有力量都针对在乔榆的身上,根本没有对乔榆肩头上的安莉娅造成丝毫的影响。

安莉娅平静的注视着大长老,随后握紧长弓,直接拉开弓弦。

只不过,这一次,这一箭瞄准的是安莉娅自己的眉心!

“他死,我就死。”

安莉娅没有像之前一样再跟大长老求饶,从大长老他们的态度,安莉娅已经看出来了,劳瑞恩没有骗她。

神山上这群长老,是真正的恶魔。

此时的安莉娅眼神平静而坚决,如同一尊古希腊神话中的女战神。

“你敢?!安莉娅,你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孩子,你现在要反过来威胁我吗?”大长老惊怒交加,手中的力量却不由得一顿。

安莉娅没有开口回答,长弓上的箭矢瞬间燃烧起炽热的火光。

安莉娅的第一箭,赤炎!

这么近的距离下,赤炎绝对会将安莉娅直接爆头,神仙难救。

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与乔榆生死与共的决心!

“你!!!”

大长老气得须发皆张,胸膛不停地起伏着,却也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他刚刚接到消息,刑家的一尊大人物看上了安莉娅,准备娶安莉娅为妻来表达和他们神山合作的诚意。

要是这个节骨眼上安莉娅死了,他怎么和刑家的人交代?

大长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躁动的心绪平静下来。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

活到他这个年纪,大长老自然已经悟透了这个道理,不能被个人情绪左右,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可以不杀他!”

大长老面色阴沉,随后抬手一招,乔榆的身体立马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枯瘦的大手瞬间掐住了乔榆的脖子。

紧接着乔榆四肢的空间骤然扭曲!

咔嚓!

一阵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乔榆双手双腿的骨头直接被空间扭断。

乔榆疼得闷哼了一声,后背也被汗水给打湿了。

随后大长老用空间之力搭建成了一个牢笼,将乔榆像是丢破烂一样丢在了里面。

做完这一切之后,大长老淡漠的抬起眼睑瞥了一眼安莉娅。

“安莉娅,只要你乖乖听话,这个叫天厄的小子就会一直活着,你如果让我不开心了,我就会敲碎他身上的骨头,你如果忤逆我的话,我就会杀了他,明白了么?”

“安莉娅明白!”

安莉娅紧咬着红润的嘴唇,俏脸上一片煞白,泪水沿着眼角滚落。

“走吧!带上老七和老八回去疗伤。”

大长老的身影冲天而起,随后空间之力凝聚出一条链子,连接着那个困住乔榆的牢笼,像是遛狗一样遛着乔榆。

乔榆想要挣扎,可是他四肢的骨头都被空间之力拧得粉碎,没有一段时间根本恢复不过来。

“老东西你给我等着!”

面对着大长老的故意羞辱,乔榆在心里暗暗记下,随后闭目养神,尽可能让自己依靠在牢笼的角落,防止身体滚动对骨折处造成二次伤害。

乔榆的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出大长老的眼睛。

不过大长老也懒得去计较,在他的眼里,乔榆已经和死人没区别了。

只要等到安莉娅嫁过去刑家,那么接下来安莉娅是死是活就跟他没关系了。

到时候,他一定要将这个叫天厄的小子碎尸万段!

大长老几人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回到了神山之上。

安莉娅和乔榆也被分开来,安莉娅被迎回了专属于她的神女殿中。

而乔榆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在大长老的交代下,两名神卫将乔榆从空间之力的牢笼中拖了出来。

随后二人押送着乔榆来到神山一侧的一处陡峭的悬崖处,这处悬崖深不见底,凛冽的寒风使得悬崖变得十分光滑。

这里是神山惩罚穷凶极恶之徒的地方,名为罪人崖。

但凡被锁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能够活着离开。

“嘿嘿,小子,拐带神女,还敢对大长老出言不逊,你真是厉害哈!在这里好好忏悔吧!”

一名神卫对着乔榆露出残忍的笑容,随后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枚约莫两指粗细的青色钉子。

他将乔榆已经折断的双手架了起来,将手掌重叠之后,手里的钉子猛地贯穿了乔榆的掌心,将他两只手都钉在了悬崖之上。

剧烈的疼痛让乔榆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哟?居然没有惨叫?还挺硬气哈!”

那名神卫眼底闪过一抹厉芒,紧接着手里再次出现一枚更长更粗的钉子,这一次,他瞄准的是乔榆的脚背!

他将乔榆的双脚重叠,随后钉子猛地钉下!

一上一下两枚钉子,将乔榆整个人都固定在了罪人崖上。

凛冽的寒风刮过,就如同刮骨钢刀一样锋利。

“哟?居然还是不吭声?小子,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名神卫的脸上满是讥讽,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嘴这么硬的人了。

乔榆闻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名神卫,嘴上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如果你非要问的话,我还真的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你妈贵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