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47:呼延妃

    瞬时间

        飞刀在上空盘旋着,四周炸亮,苏彤像是一个受到惊吓的小鸟蜷缩着身体,四周石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涂鸦,像极了鬼魅。

        一个铁笼子从天而降,速度之快,若不是苏彤闪避及时怕是要命丧铁笼之下了。

        落地之声地动山摇,苏彤蜷缩在一旁,惊魂未定。

        铁笼瞬间消失,只留下了一个被大铁链拴住四肢的女人,一身白衣上血迹斑斑,苏彤看着眼前的一切,像是在梦中一样,只是这个梦不在美好,而是噩梦。

        那个女人的脖子被一条铁链缠着,脑袋耸搭着,只能听到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

        苏彤试图靠近,却被闪现的光束击退。

        “你----你还好吗?”就连问候的声音都充满了震惊,到底是谁如此残忍,将一个女人这样囚禁于此。

        苏彤不敢看她,生怕抬起头来的她是个妖怪,或者面目狰狞,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你----你是谁?”苏彤见她并没有回应,还是问着,突然间她的身体动了,脚上的铁链发出咔咔声响。

        “你是修罗公主”那个躯体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只是头并没有抬起来,苏彤很确定是眼前的这个身躯里面发出的声音。

        惊魂未定的她,只是远远站着,飞刀围绕在她身边有意保护。

        “我是彤,请问你是---”

        “修罗彤---呵呵”那一声冷笑从那具躯体离发出来,透着阴冷:

        “我是呼延妃”此时那头微动,做着扬起的动作,苏彤十指捂住眼睛,不敢看,却又好奇,眼眸的光芒便从指缝里闪现出来。

        缓缓抬起的头,那是一张没有半分血气却又异常冷艳的脸。

        苏彤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楚楚可怜惹人心疼,呼延妃是谁?呼延家族,那就是魔族?她犯了什么错,才会受此刑法。

        “水---水---”呼延妃将眼球转向旁边的水潭中,她已经口渴了几百天,盼望着有人能来看她一眼,只是,从未有过---

        那颗心从期望转成绝望,身体的血正在每天一滴的流失,直到油尽灯枯,灰飞烟灭---

        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今天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告诉我她是有多得意吗?

        呼延妃盯着眼前的苏彤,直勾勾的眸子里透着冰寒,苏彤浑身冰冷,可以避开她的目光,却在瞬间被她扼住脖子,紧张后怕到手脚酸软,恐惧丛生,任由她掐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苏彤一字一句说的异常费力,无冤无仇,就是你抢走了亦,竟然还说无冤无仇,若不是你,他怎么会抛弃我---

        为什么你要出现,为什么你要出现在这里。

        呼延妃越想越扭曲,恨不得将她立刻杀死,只是全身的铁链发出闪电之光,控制着她的身体,犹如雷击一样,刺痛袭来由不得她不放手。

        苏彤趁机逃脱,连滚带爬的想要逃离,却被呼延妃叫住:“站住---”

        轻声厉喝瞬间回荡在四周,地动山摇袭来,苏彤站立不稳,身体重重摔在地上。

        “彤,你以为嫁给亦,他们就能放过你吗?做梦,你做梦”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袭来,那是一口口吐着血,苏彤不忍就此离去,拿起地上的石器在水潭中取了一些水喂她喝,想要解释,却话到嘴边便咽了回去。

        “你别以为我会原谅你,我恨你,恨你一辈子”

        “是因为我你才被囚禁于此吗?”

        苏彤的声音很轻,难不成是因为我吗?

        “你假惺惺了,若不是因为你我跟亦早就结婚了,都是因为你”

        “你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幽怨的泼妇”苏彤这话说的很小声,呼延妃只是愤怒的盯着她,泼妇,自己最恨泼妇了,最厌恶泼妇,一个满嘴不讲道理的野蛮女人,可自己为何就变成了这样呢!受此惩罚不变才怪,世间如此不公平,她何尝不怨恨。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呼延妃叫嚣着,一双眼珠子能喷出火来的愤怒,只是她没愤怒一秒,那种惩罚的惨烈便会多一秒,直到折磨着她无声无息。

        苏彤将水递到她嘴边,呼延妃像极了久旱逢甘霖的反应,满眼渴望,苏彤整理着她的头发,擦拭着她的垢面,一张清秀绝美的容颜出现在眼前,或许那飞刀可以解除她身上的铁链,苏彤挥动超能力,却在瞬间被一股力量打中。

        “你做什么?”貌似呼延妃感受到了她并没有恶意,只是眼里满是惊恐。

        “我并没有想要抢你的男人,我不喜欢觉罗亦,所以我才逃婚,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的婚约同样可悲,只不过我比你幸运,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爱情”

        呼延妃发出惨烈的低吼:“不要动我”

        那铁链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样收紧,紧紧的勒住她的肌肤,恨不得刺进肉里,苏彤惊慌了,忍住后背的刺痛,那飞刀也前来帮忙,就在瞬间硕大的光圈挡住了铁链的暴行

        苏彤长出一口气,呼延妃却说:“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

        “我从没这样想过”苏彤拿起那飞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滴在那铁链上,就像是蛇虫遇到压制,瞬间被解开了,只是那血不是淡蓝色,而是艳红色,后背的灼痛袭来,苏彤疼的弯着身子蜷缩在地上。

        呼延妃没有了铁链的支撑瞬间倒在地上,血滴加速流动,脸色越发苍白了。

        “怎么会这样?”苏彤看到她脸上的光泽一点一点消失,有些心惊了,我的血不是可以解救万难吗?为什么会这样?

        呼延妃却哈哈大笑,只是那笑声有些苍白无力,石壁晃动,像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地的事情。

        “他们来了,快---快跳下去”呼延妃教唆着苏彤跳入水中,苏彤也不知道此刻为什么要相信她,拖着身体瞬间跳入池水中,只听到一对人整齐有序的走进,紧接着传来呼延妃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冲破天际---

        短短的几分钟却是恍如一生。

        苏彤从水中出来的时候,呼延妃早已跌在地上,奄奄一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呼延妃---你说话啊”她身上的伤更加严重了,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除了铁链传来的雷电之刑,难不成还有人对她施以酷刑吗?

        怎么可以这样?

        “到底是谁?”苏彤搀扶着她,呼延妃的那张脸上却透着浅浅的微笑:“小心默,小心---”

        “妃----呼延妃----”

        一个女人躺在自己怀里离去是什么样的心情,苏彤此刻无法形容,虽然见到她的时候早已千疮百孔,可此刻,她完全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