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60章:你欠我一场婚礼

    杨巧月出门,看到高公公并非单独来宣旨,身后还跟着许多下人抬着许多箱子,排成一排,一眼望不到头。

她面露诧异,四下寻了眼,不见楚叶晨。

“杨家长杨巧月接旨!”高公公尖利的声音在门前响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滋闻京师府府尹杨贾配之女杨巧月,娴熟大方、温俭良顺、品貌出众、大义凛然,朕闻之甚悦。今二皇子南平王已弱冠之年,适婚适配,当择贤良与配。值杨家长女,待字闺中,与二皇子缘分天定,成佳人之美,今将杨家长女许配给二皇子南平王为妻,赐月字正妃。布告天下,咸使知闻。钦此”

空气凝固,整个杨家,整条街一瞬间鸦雀无声。

高公公理解这个消息太震撼,不惊愕才奇怪,他轻声喊道:“月妃娘娘,请接旨。”

杨巧月率先回过神,脑袋空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跪下接旨:“民女接旨。”

高公公将赐婚圣旨交到杨巧月手中,随后拿出聘礼单开始宣读。

黄金一百两、白银五千两、马匹三十、金茶筒一双,银茶筒一双、银盆子一双、绸缎千匹、玉器十二件、龙凤呈祥珐琅一套,丹州新府邸一套、良田百亩……。

读了半柱香的功夫,高公公才把若长的聘礼单读完。身后的下人开始将聘礼一箱一箱抬进杨家。

轰!高公公读着聘礼清单,杨家众人终于回过神,纷纷难掩震惊之色。

这事来得实在太突然了,谁都没有任何心里准备。

杨巧月实在忍不住,她和高公公也算有私下交情,上前低声问道:“公公,这到底怎么回事?战事将起,这是为何?”

高公公四下看了眼,见没人注意才低声回道:“大姑娘问问王爷就清楚了。”

杨巧月闻言,也不好继续多问。

高公公让她清点聘礼,无误后签字,他好回宫复命。

杨巧月哪有心里关注聘礼的事,直接收下了,皇上的赐婚,杨家就是想反对也可不能。

高公公随后便离开了杨家。他前脚刚走,杨贾配和杨承栋先后从外面回来,他们听到了这事,赶忙赶回来。看到摆在院子的许多大箱子,果然是真的。

杨巧月和吕氏她们在正厅,大房赵氏和秦氏脸上带着笑容,这么算来,她们以后可都是皇亲国戚了。

吕氏和二房周氏都面露不安,担心杨巧月的安危,皇室复杂,有哪个女子加入皇家能真正开心的。

“月儿,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也不知道吗?”吕氏急切问道。

杨巧月无奈摇摇头,她已经回答不下十遍了。

“小妹!”

“月儿!”

杨贾配和杨承栋从外面回来,两人面色凝重,“妹妹,这是怎么回事?我和阿爹在外面听到说皇上赐婚,将你赐给二皇子为妻?”

“大哥,你们传言没错,高公公前脚刚离开。”杨巧月也是一头雾水,无奈说道。

杨贾配眉头紧皱,他刚刚还是听手下说起,弄得他以为对方开玩笑,闹了尴尬,沉声道:“此事怎么不和家里商量,如此大的事!我和你娘亲虽说让你自己抉择,可怎么也该和家里说一声。”

杨巧月被父亲没来由严肃训斥,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正要开口,吕氏知道女儿的脾气,赶紧站到中间解释:“老爷,月儿对此事也不知道,刚刚高公公宣旨时她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和我们说。”

吕氏随后又跟杨巧月说,“你爹也是关心你心切,他是担心你。”

杨巧月轻哼一声,没有搭话。

“老爷,那现在怎么办!”吕氏一脸担忧问道。

杨贾配叹了一声:“还能怎么办,皇上赐婚能拒绝吗?好在是二皇子,他性格坚毅,为人正直,与杨家多有来往,当不会亏待小月。”

杨承栋没有在意父亲的说法,他看向杨巧月,淡淡说道,“小妹,此事你怎么想的?”

杨巧月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要说不愿意,她和楚叶晨早已两相知,心里认定此生只对方一人。可要是说愿意,她现在心里还生着气,气楚叶晨什么都没跟她说,两人就要各赴战场,生死未卜,实在不适合冒然定下婚礼。

木恩恩劳欣怡是过来人,特别是前者,一路看着楚叶晨和杨巧月走来,怎么可能不愿意。

劳欣怡笑着打圆场,“相公,你这话问的,小妹该如何回答,面子薄总不能直接说愿意吧。”

杨承栋愣住,轻咳一声,确实问的唐突。

福叔从门外进来,打断了屋内的谈话,“老爷、南平王来了。”

“快让他进来!”杨贾配立即说道。

杨家众人正一头雾水,这个当事人总算来了。

楚叶晨一身青衣锦袍,束起长发,今天多了丝少年的阳光,少了夜锦卫的阴诡和皇室的严肃。

他一进屋,郑重行了一礼,“杨大人、杨夫人、杨大哥。”

杨家人面对二皇子即便心中有什么想法也不敢摆脸色,杨贾配带着众人赶忙行礼,“见过王爷。”

楚叶晨的目光落在杨巧月身上,见她没有反应,知道她肯定在生气,自己突然的决定,没有提前和她商量。

杨贾配轻咳一声,打断他:“王爷,皇上怎么会突然赐婚,这……事先也未与杨家相商,小月也毫不知情。”

“是本王昨日恳请父皇赐婚的!没能提前与杨家相商,本王给杨家道个歉。”楚叶晨声音没有往日的强势逼人,就像小女婿初次见老丈人那样的气氛。

“本王对小月的感情天地可鉴,此生只她一人,绝不纳妾纳房,如有违此话,天打雷劈,惨死沙……。”

楚叶晨的话没说话,被杨巧月捂住了,天打雷劈那是假的,可沙场之事却真的有可能,她连声呸呸。

“没人说不信你,你发那么毒的誓言做什么!我可不会守活寡!”杨巧月怨怒道。

两人众目睽睽之下动作亲昵,楚叶晨轻轻握住她的手:“对不起,没事先和你商量。只是即将奔赴边城,我不能留下任何遗憾,不能让你孤身一人,你是我楚叶晨的妻子,谁想动你分毫,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敢冒然动手。这也会成为我的全部动力。”

杨巧月原本还在生闷气,听到这番话,内心动容,她明白楚叶晨话中意思,心中怨气消散得无影无踪,她眼中泛起泪光,低声道:“我都明白!那就不留遗憾!”

“咳咳咳咳咳!”杨贾配咳嗽几声,这两人直接把他们当成空气了,成何体统!

两人回过神,刚刚太忘我了,杨巧月赶紧松开手,退了一步,就是厚脸皮老脸也忍不住一红。

杨贾配沉声说道:“既然你们都有意,又是皇上赐婚,此事只能如此了。婚礼打算怎么办?由礼部和钦天监负责吗?”

楚叶晨摇摇头,解释道:“皇上同意了那个方案,随时可以动身出发……。”

杨贾配明白了,他立即让劳欣怡带着吕氏和大房二房他们离开正厅,战场的事还是不让他们知道那么多为好。

杨巧月让木恩恩留下一起听听,她昨天在南庄,这事儿还没和她细说,只是粗略说了下,自己此行需要多久不知,京师府特别是皇上的病情,楚玄颜的安危都需要木恩恩。

其他人退出大厅后,杨贾配面色凝重:“继续说吧,家里其他人并不知此事。”

“已经没时间准备婚礼,只能委屈小月了,本王便没让礼部操持。等战事结束,本王一定……。”

杨巧月笑着摇摇头:“没关系,那我和大哥今日便出发,东西早已收拾好了。”

屋内气氛一下陷入沉寂,忽然提到出发,所有都心头一紧,这时才真正感受到要上战场。

楚叶晨这么多年从未有过泪意,可不知为何,眼下看着杨巧月,鼻子很酸。

“好吧!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那就继续坚定的走下去。”杨贾配眼眶殷红,他真的好担心这是和长子长女的最后一面。

杨巧月看父亲一个大男人,经历这么多都这么难受,还好没让家里其他人知道。

楚叶晨收了收心,“要不派一队暗卫随你们同去!”

杨巧月摇摇头:“不用了,人多反而不好,去再多人也不是十万大军的对手,这不是武力可解的。”

楚叶晨只能点点头,他只是想多点人在她身边保护。

“恩恩,小颜就交给你了,有时候可以找安老王爷和贵妃娘娘。”杨巧月见木恩恩背过身,哭得不成样子,柔声和她说道。

木恩恩带着哭腔,“知道,你放心!一定要……。”

后面“活着”两字她实在说不出来,掩面而泣。

当天晌午,杨巧月和杨承栋悄然出城,等他们走后,才让杨贾配和吕氏说他们出远门的事。

城门外,楚叶晨一人相送,杨巧月坐在马车上,拢起轿帘布,两人四目相对。

siluke.com

杨巧月嫣然一笑:“记住,你欠我一场婚礼!”

楚叶晨酸涩点点头,佯装轻松:“那时铺十里红妆,一定会让你成为天下最美的娘子。”

轿帘放下,一道长鞭甩出,驾一声,马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