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29章:谁要想伤她,除非我死了

    杨贾配黑着脸看他们能说出什么来,什么理由也不该大晚上和外男出门,这要是传出去,名声还要不要了。

    杨巧月知道这事儿确实比较严重,老实没有说话。

    楚叶晨缓缓说道:“本王是让她们去帮忙治疗一个病人,一个很重要的病人。”

    “什么病人非得让恩恩过去?宫里的太医,甚至是民间大夫都可以呀!”杨贾配皱起眉头,这个理由可不能让他信服。

    “他的身份特殊,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太医。”楚叶晨停顿几息,“他是本王皇长兄!”

    “即便是王爷皇长兄也不……。”杨贾配话未说完,脸上愤怒的神情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认真问道,“王爷的皇长兄?”

    楚叶晨淡淡嗯了声,声音很轻却十分肯定。

    杨贾配没有听错,对方说的就是皇长兄,面露惊色:“可……大皇子不是十几年前死于火灾吗?”

    当年他已经是进士为官,在京师自然对此事也听过一二,可楚叶晨绝对不是为了解释而信口开河的人,他见杨巧月反应平淡,显然也知道此事,木恩恩则反应有些诧异。

    “此事说来话长,皇长兄当年从火灾下死里逃生,这些年一直在边城生活。前段时间辽东一行找到了他,却也打破了他生活的平静,害他差点丢了性命,这才连夜让木姑娘帮忙,都是叶晨的错,还望杨大人不要责备于她们。”楚叶晨再次恭敬行礼道歉。

    杨贾配愣住,态度和缓,若真如他所说是大皇子,那还真不能请太医和民间大夫。

    只是他心中还有犹疑:“那当时一起失踪的皇子奶娘和世子是不是也还在?”

    楚叶晨对此没打算隐瞒,告诉他皇子奶娘便是苏嬷嬷,大皇子的下落也是从她口中知道的。

    至于世子,杨贾配不用他说也已经知道了,安王府前段时间刚封了世子,明面上说是认的养子,如今听来,显然不是,而是十几年前失踪的世子,年岁正好对得上。

    “那小颜呢?远房表孙只是个借口吧!”杨贾配下意识问道,他心中的震撼已经不能用正常表情来反应。

    “他是皇兄长的孩子!”

    杨贾配闻言,脑子都不够用了,刚刚得知大皇子世子在世,现在又多出来一个皇长孙。一肚子疑惑,又不知从何问起,淡淡哦了声。

    这反应让楚叶晨十分意外,疑惑看向杨巧月,她摇摇头,知道父亲已经懵了,得让他缓缓。

    过了好一会儿杨贾配才回过神,他想了很多,大皇子入京师,一切形势可就不一样了。

    “大皇子伤势如何?在哪落脚?”杨贾配问道。

    “伤势木姑娘说还要看两日才能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他现在在城东破庙,阿三在守着。”

    “趁着夜色送到丫头的御雪南庄如何?这样方便恢复,也隐蔽。”杨贾配主动提议。

    杨巧月一拍脑瓜子,“阿爹提醒的对,我怎么把御雪南庄给忘了。”

    杨贾配撇撇嘴,这就让她糊弄过去,不过也没再责怪今晚出门的事:“那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楚叶晨误会了杨贾配的意思,以为问的是他和杨巧月,认真回道:“老师放心,叶晨一定会对月儿负责的,此生定不负于她,也不会纳妾,待京师事情了了便做个逍遥王爷……。”

    他说着说着,觉得院子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木恩恩和杨巧月瞪大眼睛看着他,杨贾配愣住不知作何反应,之前猜归猜,但没想到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听到这番话。

    杨巧月率先回过神,内心十分感动,他下意识的反应,肯定最近一直都在考虑此事。

    虽然很感动,但还是低声提醒道:“我阿爹问你的是大皇子的事!”

    楚叶晨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大家都被他的话吓到了,即便是他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咳……,对于皇长兄和小颜已经不公平了十六年,本王要做的自然是恢复他们的身份,得到他们该有的一切。”

    “该有的一切?”杨贾配喃喃重复了一遍,这是否包括本该立长的太子之位。

    他看不透楚叶晨的行为,难道他对那把龙椅一点想法都没有?

    楚叶晨笃定回道:“是的,该有的一切!我们选择告诉杨大人也是希望得到帮助,此事并不容易。”

    杨贾配自然知道此事不容易,楚叶晨虽然不觊觎那个位置,但不代表楚叶风没想法,他会用尽一切手段阻拦,还有宣德帝对此事的态度,一旦他不愿意承认,都会性命难保。

    楚叶晨看出杨贾配的顾虑,也不想强求,“若是杨大人有顾虑便权当今日我们什么话都没谈过。”

    “阿爹!”

    杨贾配叹了声,“此事下官自会站在王爷大皇子这边,有任何需要用到的尽管说,世事瞬息万变,唯本心能不变。”

    杨巧月露出浅笑,她就知道父亲会应下的。

    楚叶晨目光柔和看了杨巧月,随后说道:“老师,叶晨先前所说您还未回答。”

    杨贾配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后才知道他说的和自家姑娘那事,老脸一下阴沉下来:“名不正言不顺,王爷想要什么答复?不会还想着下官点点头感动的答应吧!你身上流着皇室血脉,能做得了自己的主?

    下官和她六位兄长只希望她一生能平安快乐,找一门普通亲事,家里会给她撑起一片天。皇室内部如何想必王爷自己心中清楚,你能承诺护她一世周全吗?如果不能,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下官权当玩笑过去了。”

    杨贾配的目光落在楚叶晨身上,他话中其实没有完全拒绝,更多的是帮他认清现实。

    对于楚叶晨,他自然清楚这孩子品性优秀,若只是普通官员身份,甚至二三品他现在就能应下了,可皇家身份,实在令人望而生畏,即便他如今做到三品府尹,一门双状元,这些都是皇权赋予的。

    他们之间依旧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只是杨巧月因为不完全是这个时代的人,她对皇权并没有那么敬畏,平时才没特别感受,当他们真的要往下走时,是绕不开那一道鸿沟的。

    杨巧月清楚,楚叶晨也清楚。

    所以两人都没有说话,杨贾配看了眼天色:“好了,时间不早了,王爷快回吧。”

    说着准备离开院子,若是楚叶晨不能坚定守护自家姑娘,杨贾配铁了心也不会让她嫁入皇室的。

    院子十分安静,杨贾配走到院门,身后楚叶晨坚定说道:“本王的命是月儿给的,空洞的承诺我不会说,谁要想伤她,除非我死了!”

    杨贾配听着这有些意气风发的话,没有搭话,摇摇头离开了院子。

    没人注意,他走出院子时,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