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51章 快意人生【终,结局】

    程汐沁被领着,帮着褪去被茶水浸湿的裤子。

    程汐沁耳边落下宇文琪灼热的气息:

    “既然爱妃想要的,今日主动权便掌握在爱妃手里?”

    程汐沁天灵盖一麻,灵魂在某一刻被高高抛起,坠下。

    掌握主动权对程氏的诱惑力实在太大。

    以往都是程汐沁被宇文琪压榨得浑身疲软,嗓子都喊哑了,直想逃。

    然而这回一次接着一次,程汐沁乐此不疲,食髓不知味,甚至觉得宇文琪死在他手上。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宇文琪红着眼尾,欲罢不能,喊“姐姐”求饶。

    程汐沁被快乐冲昏了头脑,完全没空想宇文琪在这方面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宇文琪如此伏低做小,过去定恼羞成怒,觉得丢脸,反被程汐沁玩了,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为了万一程氏贪得一时欢享,舍不得他,同他回宫,便这样配合了程氏。

    结果出乎意料,他学着程氏话本子里的男狐狸精的手段,程氏会如此兴奋,战斗力比过去翻倍,而他的体验感也是前所未有的。

    从白日到黑夜,黑夜到白日。

    程汐沁最后觉得整个人累成一摊烂泥,泡在水里。

    再醒来时,不知宇文琪什么时候拖着她洗了澡,浑身干爽。

    就是有点废腰子,程汐沁想着要吃点什么东西好好补补时,宇文琪从外面进来。

    宇文琪手里还端了一木盘子吃的。

    “爱妃饿了吧。”

    程汐沁猛点头。

    心道:

    【琪美人深得吾心】

    宇文琪:……

    程汐沁打开砂锅,眼睛瞬间就亮了。

    鲍鱼,海参……

    这不是佛跳墙吗?

    看着就补啊。

    宇文琪:“为了感谢爱妃的卖粮于朕,本王亲自下厨,不知味道如何,爱妃尝尝。”

    程汐沁顿了下。

    “陛下还能下厨?”

    【看着好吃,但真的能吃吗?】

    程汐沁质疑着,犹犹豫豫下嘴。

    鲜香瞬间占据程汐沁的整个味蕾。

    程汐沁厨艺不错,又喜美食,尝过的美食数不胜数,但这佛跳墙的味道简直是独具一格,脱颖而出的美味。

    【狗男人这是让哪位厨子做的,回头老子就将人挖过来】

    程汐沁无论如何也是不信这美味出自于看着就五谷不识的宇文琪。

    宇文琪:………

    “味道如何?”

    “好吃。”程汐沁直点头,“臣妾还想吃。”

    不过一会的功夫,一锅的佛跳墙便被程汐沁风卷残云。

    宇文琪给程汐沁擦了擦嘴,又给程汐沁端了一锅,陪着程汐沁吃。

    “爱妃昨晚睡得如何?”

    “舒服,畅快吗?”

    程汐沁吃着东西猛地一怔,没想宇文琪会问得这样直白。

    “嗯哼。”故作镇静:“嗯,陛下很有诚意,臣妾定及时让人给陛下将那些粮运过去。”

    宇文琪:“朕如此可口,爱妃定忘不了朕。”

    咳咳咳——

    程汐沁被宇文琪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骚话给震住。

    “朕不仅可口,厨艺还这样让爱妃满意,爱妃当真不同朕回宫?”

    宇文琪用手指轻轻拭去程汐沁嘴边的食物残渣,像只男狐狸精般勾引着程汐沁。

    敢情等在这!

    程汐沁瞬间清醒下头。

    “臣妾都将粮卖给陛下了,陛下怎能说话不算数呢。”

    程汐沁觉得回宫一事,绝对不止借卖粮这样简单,宇文琪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正打算找个机会开溜时,令程汐沁没想到的是宇文琪如此信守承诺,好说话。

    宇文琪答应不让她回宫,当真没让她回宫,还先一步回京了。

    **

    北辽王这段时间大练兵,打算一举拿下宇文琪那废物。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宇文琪身体并未破败,受他控制。

    反而先一步同他发起战事,宇文琪亲自领兵,礼朝将士士气十足,粮草充足,用兵更是出乎意料,比老皇帝在位时,还要迅猛上不知多少倍。

    北辽军队被打得节节败退,只能求和,完全看宇文琪的脸色。

    更令北辽王头疼的是,宇文琪没染上那毒瘾,反而代姬和图尔蒙染上了毒瘾,人形消瘦,人不人,鬼不鬼。

    抱着宇文琪喜欢代姬的最后一丝侥幸想法,让代姬亲自前往,同宇文琪求情谈判。

    然而代姬到礼朝营队,被宇文琪亲手了结,又将代姬的尸首送给图尔蒙。

    短短数月,宇文琪领兵攻下北辽,将北辽疆土划入礼朝版图。

    **

    “当今陛下当真厉害,领兵打仗那气势简直锐不可当,谁能想到当初温顺小心的太子会有这样的铁血手腕。”

    “陛下过去不是恭顺软弱,不过隐锋芒罢了。”

    “不是说陛下过去和那代姬有一段吗,真没想到陛下杀代姬没半分手软。”

    ………

    程汐沁现在半点没半点心情听人吹颂宇文琪,径直离开茶楼。

    “玛德,狗男人身上长了八百个心眼子,竟然这样算计老子。”

    程汐沁将粮运给宇文琪后,不要说利息了,就是一个子都没能从宇文琪那结到。

    回回去要,得到的就一个答案:

    “程姑娘,陛下说您要钱去宫里亲自找他要,他亲自给您结清,还送份厚礼给您。”

    不仅如此,程汐沁还无意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