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4.15

    和被击晕前的惊惶不一样,杏儿睁开眼了,像个贪欢的宝宝还远离现实好久,

    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就是仿佛自己沉浸在莫大的一团粉红云雾中,无比的美腻啊……

    可她这睁着眼回味的模样,在如意眼中,全剩痴傻,和所有见到他的女人,女孩儿一个样儿,花痴又无耻。

    此时如意裹着筠大衣仰靠车后座,心中除了暴怒还是暴怒,

    他被算计了,

    算计他的,已被他愣是恨不能咬断自己指骨攒下的一点清醒用笔刺向了心窝!——还是刺偏了,人还活着,如意又凭借着莫大的隐忍攒住了怒意,留着,这个女人还得留着……

    再就是身边这个花痴,刚好她就站在车门外,他得泄火否则身体里的毒火依旧能要他的命!——如意不觉又看向一旁趴着睁着眼甚至恨不能吮手指回味的花痴,不由再一层恨怒,怎么偏偏是这么个货,丑不说,看着还不聪明,可,如意自己当然不愿承认,刚才那一会儿,可说他整个小半生最入迷的一刻了!仿若成仙,丝毫不夸张……

    如意不由抿抿干枯的唇烦躁看向一旁,不得不承认,人又丑又傻,可那里实在再好不过。

    就在他望向一旁的一瞬,杏儿清醒回笼,她是一震,刚儿可怕的一幕一股脑冲脑!

    女提,心口一只笔,血流如注……

    好在杏儿是个不爱尖叫的姑娘,她的害怕就是逃,逃得老远,所以行动比思想快,基本出于本能,这姑娘爬起来就要夺门而去,哦,车门锁了,没事,好在车窗微敞,她似乎认为自己能从那扇半关的车窗钻出去,事实,她头已挤出去……

    如意没动,就扭头来看她努力往那头车窗外钻,爬,

    她是真傻吗,她都没穿裤子!

    如意厌蠢地一把将她后脖子衣裳拽住扯回来!你知道,杏儿脸蛋儿这下被车窗摩擦剐蹭着多疼啊,嫩白的脸瞬间都刮出红痕,

    可拽回来倒他腿上仰躺着的姑娘却死死闭上了眼,像个即将被行刑的壮士,生死随天了……

    他眼里,绝美的看过太多,这个定当归为丑,可

    这么带着剐蹭红痕的脸蛋儿加上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禁又有些逗笑如意。她有点好,看看,一直没叫。

    如意也没吭声,就这么睥睨她,手上还紧紧拽着她后颈衣裳,

    杏儿紧闭双眼,她脸上火烧的疼,她的心剧烈地跳动,有种真的快死了的感受,爷爷,我快要见到你了吗……

    僵持着,

    这时,一声敲车门,如意要松了手,却见这姑娘神勇倔强地又要一头去钻车窗,不得已刚松又拽回来,低声“再动,抠下你眼珠子。”另一只手已点到她眼睑下……

    杏儿这时候才又睁开了眼,很干脆,睁开就瞪他,死前也要看看凶手长什么样儿吧……没想,杏儿的心魂哟,定在了那里!

    男孩儿松了抓住她颈脖后的手,推开这边车门,去接外面递进来的包裹,只听,外头人说“笔已经取出来了,做过处理。”这边男孩儿一嗯,又合上了车门。

    他挨着她眼睑的手一直没离开,却也注意到女孩儿一直注视他的视线,

    确切讲,是注视着他眉间。